評《穿成炮灰哥兒后我嫁了反派》

作者:史蒂芬熊

雖說主線已經告一段落,仍意猶未盡地想嗑湛策糖,只好腦補當初湛策在小竹林天雷勾動地火的戲了。(大誤)
------------------------------
隨著時間流逝,原先的狂風驟雨業已漸漸停歇,李湛以劍支撐著身體靠坐在一叢綠竹下。
聽聞不遠處響起的足音,他警惕地抬眸看向來者——
沒等到意料中的護衛或刺客,倒是看到了和他向來不對盤的虞策。
只見清雅矜貴的青年長身玉立在竹林中,察覺李湛在場后,一貫風度翩翩、灑脫不拘的虞大公子臉上僵硬了一瞬,隨即換上疏離而客套的態度,面無表情道:"好巧,大皇子也在。"
李湛輕輕頷首,卻沒有再開口。出于某種隱密的心思他并不愿讓虞策摻進這趟渾水,但又微妙地期待眼前之人的響應,他不想讓自己的言行影響虞策的決定,索性閉口不語。
以往虞策見了李湛時的氣氛總是劍拔弩張一觸即發,恨不得繞道走,但今次看他帶著一身血污頹然坐在地上的模樣,莫名又讓虞策有些心氣不順起來。他皺眉打量李湛身上仍淌著血、看來特別深的傷口,不加思索地走到李湛面前伸出手,有些別扭又矜持的開口:"大皇子不如和我一起走罷。"
李湛似乎沒料到虞策的舉動而有些怔愣,遲遲未接受他難得的好意。虞策見李湛的模樣誤以為他還心有余悸,于是特別鄭重地保證:"大皇子請放心,下官絕沒有欲行不軌,你身上就沒有我想圖的,待出了這竹林,我倆就當今晚沒見過。"成功說黑了李湛一層臉色。
李湛抿了抿唇,出聲解釋:"后頭或許還會有刺客。"說罷,他不動聲色地看向虞策,心里已做好被丟下的最壞打算,卻又忍不住期盼會有不一樣的結果。
虞策聽完并未產生動搖,他挑眉看著李湛:"大皇子覺得下官是那等貪生怕死之人?"他頓了頓,彷佛想到甚么值得懷念的事情,眸底產生一絲笑意:"況且不是有大皇子陪我嗎?有甚么好怕的?"
眼前清新俊逸的男子似乎與記憶中那一抹少年身影重疊,讓李湛心中一動,目光有些恍惚。半晌他回過神,卻發現虞策已低頭去看地上那具刺客尸體,他迅速地站到虞策身旁攬住他的腰,也擋住了那人探究的視線,悶聲說道:"走。"
虞策雖覺得李湛的反應有些奇怪,手擺放的位置也有點不對,但多年來的良好教養讓他不至于矯情到對一個負傷之人提出疑問,總歸能盡早離開讓他快點去尋找自家不省心的弟弟也好。
兩人走了一陣,虞策聽到李湛低沉的聲音在耳邊響起:"你今晚為何出現在此處?"
這倒不是甚么難以啟齒的事,虞策大方坦言:"舍弟頑皮,偏要進竹林看看。"提到虞笙他語氣不自覺地泛著溫柔。
李湛看著虞策眉眼含笑的模樣,想起自己的二皇弟,不禁有些心澀。兄友弟恭是不可能的,甚至連今晚的刺殺他都懷疑是否出自那個好皇弟和蕭貴妃的手筆。
察覺到身邊之人有些低落的情緒,虞策悄悄放慢了腳步,連帶扶著李湛的動作都跟著輕了又輕。
向來行事隨心所欲的虞策并不擅長安慰人,也不曾顧慮他不在乎之人的感受,然而他還是破天荒地開了口:"大皇子只要想著如何和下官一同離開就好。"言下之意就是不必在意那些不重要的人,與其說些不著邊際的話,他會直接讓李湛去做他認為應該做的事。
看著虞策一板一眼認真的探路,手上傳來獨屬另一人的溫度讓李湛久違地感受到溫暖與平靜,忍不住勾起了嘴角:"我聽你的。"
------------------------------
銜接回主線的后話:
然而這樣互相扶持的溫情不久就被前來尋人的舒王李欒打破,虞策見李欒帶著大批護衛過來立馬撂挑子不干了,把人推給李欒后隨即轉身告辭。看虞策走得毫不留戀的模樣,雖然李湛早已料想到會是這般結果,但還是覺得有點郁悶。
感受到自家大侄子身上散發出的冷意,李欒也覺得非常無奈。明明已經用最快的速度前來尋人,嚴肅正經的辦事,為何一個兩個都對他甩臉色,做人真難啊。
***
我覺得遇上虞策后智商就越來越不在線的李湛很可愛;反之碰上李湛就化身口是心非炸毛精的虞策也非常可愛,希望他們能長長久久:)
p.s.私心推當看湛策時的BGM
  [回復][投訴]
[1樓] 作者回復 發表時間:2019-09-09 15:38:43
大手一揮,紅包到來
[投訴]
[2樓] 網友:史蒂芬熊  發表時間:2019-09-09 15:46:28
發現漏掉歌名了,戀歌與雨天…認真覺得我能聽歌配湛策吃三大碗白飯_(:з」∠)_
[投訴]

专家预测汇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