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控

作者:連朔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節] [下載]   [舉報] 
文章收藏
為收藏文章分類

    09

      “余秘書,”席誠硯收起了手機,目光清清冷冷的看著余悅,“你覺得你現在的關注點應該在這上面嗎?”席誠硯快要被自己的新秘書搞瘋了,難道所有的女人都是這樣奇怪的生物嗎?明明前一秒還惶恐的在為自己辯解,下一秒注意力就立刻轉移到了別的東西上面。
      
      他百年不拍一張照片,今天恰好被他老媽纏的不行,自拍了一張發到了她的微信上,竟然會被她說他偷偷躲在辦公室里自拍!
      
      這怎么行?他怎么可能做那么娘炮的事情!他必須要將這個想法從她腦子里面消除了!不然他在她面前可就真的威嚴掃地了!
      
      席誠硯覺得自己應該拿出老板的氣勢來,讓她意識到她和自己是絕對不容冒犯的上下級級別!
      
      “我的扣子你打算怎么辦?”他微微揚著下巴看著余悅,聲音又冷又沉。
      
      “咳,”聽到他的話,余悅終于從老板其實是個悶騷的事情上回過了神,干笑了一聲,看著那件西裝上慘不忍睹的兩顆扣子,說:“這很好辦啊,我明天去買兩顆給你釘上就好了嘛!”
      
      “買兩顆?”席誠硯差點被她氣笑了,“這兩顆扣子是世界上獨一無二的,你去哪里給我買?”
      
      “不過是兩顆扣子而已。”余悅小聲嘟囔了一句,不知道怎么的,自從席誠硯給她看了那張他自拍的照片后,她忽然就對他怕不起來了,說話也大膽了許多,“席總,我手藝很好的,保準給你釘的天衣無縫!”
      
      說著,她麻利的將那件洗壞的西裝收起來放在了袋子里,抬手看了看手腕上的手表,“席總,現在已經八點了,到我家的那班公交最后一班是八點半,我現在馬上給你下去買扣子,然后明天把整理好的西裝給你帶過來。”
      
      一口氣說完一大串話,余悅將肩膀上的包往上提了提,就要轉身離開,誰知道腳步才將將邁出去,就被席誠硯從后面喝止了,“等等!”
      
      余悅回過頭,“席總還有什么事嗎?”
      
      “我馬上收拾好,一起下去。”席誠硯伸手撈起辦公桌上的電腦包,對余悅說道。
      
      “我快來不及了,席總。”余悅為難的說了一句,在看到席誠硯聽了她的話后明顯加快的動作后,頓時恍然大悟,難不成席誠硯這是怕她一個人走害怕?她舒了口氣,說:“席總,你放心吧,我不害怕,公交站離公司不遠,那我先走了啊。”
      
      她話音剛落,還沒等再次邁開步子,就聽見砰地一聲,低頭一看,席誠硯手中的電腦不知道怎么的,忽然一下子掉到了辦公桌上。
      
      余悅眨了眨眼,疑惑的問了一句,“席總?”
      
      “你等等。”席誠硯胡亂的將電腦塞進電腦包里,絞盡腦汁在大腦里想著讓余悅能和他一起乘電梯的方法,“那、那什么,第一天上班就加班,辛苦你了,今晚我請你吃飯,你再等我兩分鐘。”
      
      “不用了。”余悅惶恐的擺擺手,世界上可沒有免費的午餐,晚餐也沒有!自己無功不受祿,按理說來,席誠硯在廣州泡溫泉的時候救了自己一命,又讓自己通過了華宇的面試,其實應該自己請他吃飯才對啊!
      
      只是太高檔了的話自己請不起,而人家估計也不會稀罕和她一起去她常去的小店里吃飯,以后有機會再報答的吧。
      
      “真的不用席總,我回家自己做就行了,再說了,其實應該是我請你才對,你幫了我很多忙。”
      
      “好!”她話音剛落席誠硯就迫不及待的答應了,快的余悅甚至都有些沒反應過來。
      
      “我答應你。”席誠硯手上收拾東西的動作不停,面上卻仍舊是淡淡的沒有什么表情,他看著余悅呆呆愣愣的模樣,又加了一句,“你不是要請我吃飯嗎,我答應你。”
      
      自己什么時候說要請他吃飯了?那是客套話聽不出來啊!余悅在心里猛抓頭發,強迫自己鎮定下來,“可是席總,我今晚還要買扣子,釘扣子,”頓了頓,商量著問道:“不然我們改天去?”
      
      “那就去你家。”席誠硯生怕余悅不等他,這個時候也顧不上思考了,她說什么就是什么,“你做給我吃。”
      
      ……所以說這到底什么情況?余悅呆呆的從四十八樓下來,又呆呆的跟著席誠硯去了地下停車場,直到坐到了他的副駕駛位置上還有些沒回過神來。
      
      于是她上班第一天就把頂頭上司帶回家了?這、這怎么看怎么都不對勁啊!
      
      “老板,你有什么忌口的嗎?”只是既然事情已經變成這個樣子了,她也只好順其自然了,余悅揉了揉腦袋,讓自己清醒了一些,趁著紅燈停車轉頭問了席誠硯一句。
      
      “我不挑食。”席誠硯沉聲回了一句。
      
      那就好,自己昨天晚上才將冰箱里的菜肉補充上,應該足夠招待席誠硯了,余悅松了一口氣。
      
      “就是不吃海鮮,不吃羊肉、不吃上海青、不吃……”他一下子吐出來一連串個不吃,弄得余悅一口氣沒提上來差點憋死。
      
      這特么也叫不挑食?!那你告訴我什么叫挑食?!余悅恨不得揪住席誠硯的衣領狠狠的質問他一番,只是到底是有賊心沒賊膽,只能憋屈的窩在副駕駛上,蔫蔫的應了一聲,“是。”
      
      席誠硯按照余悅的指示開去了海岸城附近的一個商場,眼睜睜的看著她興致勃勃的在角落的小柜臺前花了十塊錢買了兩顆黑色的扣子,準備釘到自己的西裝上。
      
      算了,反正那件衣服他也不打算要了,由著她折騰吧。席誠硯扶額,跟在余悅后面,目光時不時撇到她裝紐扣的包上,忽然有一種為了找人一起乘電梯而賠上自己一頓飯很不值的感覺。
      
      然而這種想法在他吃到余悅做的飯的那一刻起,便頃刻間消失殆盡了。
      
      許是余悅的手藝好,也許是他太餓了,總之席誠硯覺得,這頓飯簡直太讓他滿意了!
      
      看來自己這個秘書也是有可取之處,飯后,席誠硯坐在余悅家沙發上,一邊喝著熱騰騰的紅茶,一邊在心里盤算。或許以后多來余悅家蹭幾次飯會是個不錯的選擇。
      
      余悅可沒他沒那么閑,她正穿針引線的準備將席誠硯那兩顆扣子釘上去呢。她有點強迫癥,留不住活,否則就心里難受。
      
      余悅奶奶手很巧,針線活尤其厲害,刺繡在當年整個市里都有名,繡什么像什么,尤其是繡的動物,簡直就像是要從綢面上蹦出來一樣。余悅雖然比不上余奶奶,但是好歹跟奶奶一起住了二十年,耳濡目染之下也將余奶奶的本事學了五六分,縫個扣子根本不在話下。
      
      于是,當席誠硯還沒想出以后該用什么樣的借口經常來余悅家蹭飯的時候,余悅已經將他的扣子縫好了。
      
      “席總,好了。”余悅用剪刀仔細的將黑線剪斷,伸手將西裝上不小心被她壓出來的一條褶皺壓平了,方才遞給席誠硯,“你看看怎么樣。”
      
      能怎么樣,他這一件高級定制的西裝上釘上了兩顆五塊錢一顆的扣子還能好嗎?!席誠硯在心里鄙視了余悅一番,伸手漫不經心的接過西裝,想著等會回家就把這件衣服塞到垃圾桶里,沒想到這一看頓時就驚住了。
      
      這、這也縫的太好了吧!簡直一點都看不出來扣子是后來安上去的!
      
      而且最重要的是!席誠硯心里竟然產生了一種這五塊錢一顆的扣子比他高級定制的扣子還要亮眼一些的錯覺!
      
      這怎么可能!
      
      一看他臉上的表情,余悅就知道自己成功了,她沖席誠硯抿唇一笑,給他的茶杯里又添滿了熱騰騰的紅茶,說道:“席總,你放心吧,你這樣穿出去肯定不會有人看出來的。”
      
      席誠硯看看手中縫的簡直堪稱完美的黑西裝,又看看茶幾上的紅茶,最后還瞅了一眼仿佛還殘留著一絲飯香的廚房,心里忽然一動,自己這個小秘書好像田螺姑娘,簡直是居家旅行必備!
      
      如果……如果有一個田螺姑娘在家里……席誠硯修長白皙的手指不自覺的在茶幾上點了點,漂亮黑眼睛漸漸瞇了起來。
      
      而坐在他旁邊的余悅卻忽然覺得后背一寒,怎么覺得好像有一種被什么盯上了的感覺……
      她搓了搓自己手臂上的雞皮疙瘩,可能是自己想多了吧。
      
    插入書簽 

    作者有話要說:
    早安~~~~~起床啦~



    該作者現在暫無推文
    支持手機掃描二維碼閱讀
    晉江APP→右上角人頭→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頂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點) 手榴彈(×5) 火箭炮(×10)
    淺水炸彈(×50) 深水魚雷(×100) 個深水魚雷(自行填寫數量)
    網友: 打分: 評論主題:
    分享到:
     
     
    更多動態>>
    愛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評論



    本文相關話題
      以上顯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條評論,要看本章所有評論,請點擊這里

      专家预测汇总 赛车怎么赢钱方法图片 股票怎么开户 今天福建31选7开奖号 贵州快三推荐号码 什么股票平台 贵州快3走势出好图 买股票的软件 北京快三怎么才能赢 云南11选5如何准确选号 最新双色球一码定蓝 广东11选五开奖直播网 吉林十一选五推荐预测号码 贵州快3最大号码是什么 今晚必中四不像图 浙江6 1的上市时间 时时彩官方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