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魔尊御龍的一百種方法(重生)

作者:九粟殿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節] [下載]   [舉報] 
文章收藏
為收藏文章分類

    第二十四章重巒山(修文)

      第二十四章重巒山(修文)
      
      敖御知道伽羅曜一直在查找董閻和伽羅滕的下落,也知道他一直在關注火族大軍的情況。今天風鈞與瑤童能如此迅速的反應,只有一種可能,那就是伽羅曜事先已經安排好了。可惜他始終對敖御只字未提。
      
      “魔尊早就注意到了董閻與火族之間的不安分,他不想讓王妃您擔心,所以一直在暗中調兵遣將。”風鈞一回來就來向敖御稟告。
      
      風鈞與瑤童雖然善戰,可惜燁兒被他們控制,眾人一時之間無法放開手腳與大王子戰斗,還是讓董閻逃走了。
      
      “……所以他讓我每天跟著伯顏姒姜學習大典的規矩,其實是為了支開我……”
      
      敖御坐在伽羅曜的床邊,看著床上臉色蒼白的人,心里一陣緊似一陣。
      
      “魔尊沒有把叛軍與火族的事情告訴您,是不想再讓王妃擔憂……不過魔尊確是有意把您支開……”
      
      “為什么?”敖御轉過頭看著風鈞,輕聲問道。
      
      “魔尊親自打造了一把寶劍,本來是想大典結束時送給王妃,只可惜……”
      
      風鈞雙手舉過頭頂,手心中就出現了一把通體白透的寶劍。
      
      “魔尊說,如果大典之后,他無法親手把劍交給王妃,就讓屬下代他把劍交給您!”
      
      敖御接過一看,是一把與玥吟劍一模一樣的寶劍……
      
      為什么……
      
      伽羅……你一開始就知道他們會對你不利,為什么不早些告訴我……
      
      我不是說過……千斤重擔,有我與你一起擔……
      
      敖御不禁把劍柄緊緊握住,身體都忍不住微微的顫抖。
      
      刺中伽羅曜的匕首上淬有火族的劇毒。當日在祭臺上雖然已經將大部分毒血都逼了出去,但是伽羅曜仍然有性命之憂。
      
      隗骨配的藥只能幫伽羅曜提氣,不能解毒。
      
      敖御看著床上已經昏迷了三日的人,心里除了自責還是自責。
      
      如果他不是現在有了身孕,又怎么會躲不過那把匕首……
      
      如果當初不是自己離開了魔境,他又怎么會被詐獸所傷……
      
      如果不是為了救自己,他又怎么會被燭陰咬穿了肩膀……
      
      自己明明已經發誓,只要有自己在的一天,就不能讓那些人傷他分毫,結果呢……
      
      “我要去找董閻要解藥!”敖御挽起盤龍鎖,拿起玥吟劍就要出發。
      
      “王妃不可!”風鈞趕緊攔住敖御。
      
      “除此之外,你還有別的辦法嗎?即使有辦法,你確定伽羅能等到那個時候?!”
      
      敖御怒意一起,風鈞也呆住了。通過他的漆黑的瞳孔,敖御看見自己的發絲已經成了銀色,眸子也泛著綠光。
      
      “叛軍居心叵測,只怕到時王妃解藥未拿到,已經身遭不測了!”風鈞依舊在敖御身前跪著,擋著不讓敖御前進。
      
      “放心!只要我去,董閻一定會給解藥!”
      
      “可是我們還不知董閻的藏身之處……”
      
      “火族!即使他不在,也能在那兒找到線索!”
      
      風鈞一聽,愣了愣,但還是沒有要讓開的意思。
      
      “風將軍,如果你再擋著我,本王妃就不客氣了!”
      
      “王妃,我……”
      
      我們還在爭執不下,伯顏姒姜突然匆匆的走了進來。
      
      “王妃,剛才火族的火焰鳥送來了一封信,要您親啟!”
      
      敖御拆開信封,上面寫著幾行字:明日正午,重巒山巔,只身前往,換取解藥與伽羅鏖燁。
      
      自己還沒去找他們,他們倒自己找上門了!
      
      來得正好!省了一番麻煩!
      
      重巒山在魔界與人界交界處,重巒疊嶂,懸崖峭壁較多,故名重巒。
      
      敖御將魔宮的大小事務細細交代給了伽羅煜焮,不顧眾人的反對,毅然決然的來赴約了。
      
      臨走前,敖御將玥吟劍變成發簪大小,插入了發髻中,還給風鈞留了一句話,“如果魔尊醒了,就說這把劍我很喜歡,我帶在上了!”
      
      重巒山巔風聲嘯嘯,董閻,伽羅滕,還有燁兒都在。
      
      “敖御來了!解藥!放人!”敖御穿了一身白衣,銀色的發絲被山頂的風吹的四處飄散。
      
      “你怎么知道我們會遵守約定給你解藥,或者放人?”董閻冷笑著看著敖御。
      
      “你們傷了伽羅曜,擄走了伽羅鏖燁,不就為了引我來嗎?”敖御毫不客氣的回視著董閻。
      
      “不錯!”董閻手一伸,手上就多了一把偃月刀,“薄姬是我的女兒,本來她應該是魔族王妃,你卻一劍毀了她!你在凡界也沒少斬殺我的部下!我對你,早就是恨之入骨!”
      
      薄姬是董閻的女兒?這個敖御倒沒想到。敖御輕笑一聲,怕是私生女吧……
      
      董閻見敖御面無懼色,反而嗤鼻一笑,更加惱怒,提了刀就迎面砍來。
      
      敖御還沒動手,伽羅滕就一劍制止住了他。
      
      “莫耽誤了正事!”
      
      伽羅滕狠命的喝了一聲,董閻才不甘的收了手。
      
      伽羅滕看了敖御一眼,說道,“想不到,你為了那個人,竟然連命都能不要……”
      
      “所以我說,不要以為你活了萬年,就什么都能明白。”敖御雙手抱胸,“敖御今天來了,就沒打算全身而退。你們也應該遵守諾言,拿出解藥,放人!”
      
      伽羅滕冷笑了一聲,就扔給敖御一個琉璃瓶。
      
      敖御接過,看也不看,一揮手,就用法術將瓶子傳給了守在山下的子髯。按照眾人預先商定好的,子髯會派人立刻將解藥送回魔宮,伽羅曜也就無憂了。
      
      “你就不怕解藥有假?”伽羅滕覺得敖御迫不及待的有些好笑。
      
      “上古就有法度,魔尊更替,能者居之。你們刀兵相見,只要你能公公正正贏了伽羅曜,你們就贏了,完全不用搞這些花招。所以,伽羅曜活著對你們用處更大。”敖御頓了頓,“而且有敖御為質,也就不用懼怕四海的水族插手。”
      
      事實上,玉帝巴不得魔族內斗,而且斗得越厲害越好,他作壁上觀還能坐收漁人之利,省得整日為魔族力量日益強大頭疼。所以只要不是萬不得已,玉帝不會插手魔族的事情。
      
      這個道理敖御明白,伽羅滕也明白。如果他光明正大的擊敗伽羅曜,玉帝念著他是王族,也不會為難他;但是如果他違反法度用陰招,那就是逼著玉帝不得不收了他。
      
      “沒錯!有你在手上,我們就沒有后顧之憂了!我們本來是想直接把你抓來,但是被你躲過了。好在我們還留了后手。”董閻頗有些得意。
      
      “既然敖御來了,你們就要守信譽,不然我寧可自盡,也不會受制于你們!”敖御厲聲說道,“屆時,三界之內,只怕你們是死無葬身之地了!”
      
      伽羅滕和董閻一聽,臉色都暗了下來。
      
      兩人互視了一下,伽羅滕開口道,“剛才我們已經給了解藥,足見誠意。要想我們放人,也容易……”伽羅滕看了看敖御手腕上的盤龍鎖,“上古神器盤龍鎖,七太子還是解下扔過來吧,不然一會我們放了人,您盤龍□□一出手,我們弄不好可是竹籃打水啊……”
      
      敖御握緊了雙拳,金光一閃,盤龍鎖就扔到了伽羅滕的腳下。
      
      董閻見狀,就念了解禁咒,燁兒瞬間就恢復了常態。
      
      “爹爹?”
      
      “燁兒,過來!”
      
      “爹爹!敖御……”燁兒滿臉淚水,看得敖御心頭一疼。
      
      “什么都不用說,不是你的錯!是爹爹不好,沒有看護好你!”敖御摸了摸兒子臉。
      
      敖御見到燁兒,才想起自己忘記了一件重要的事情,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
      
      敖御接著小聲說道,“替爹爹照顧好你們父王,不要讓他勞神。就說不為他自己,也為了伽羅曜曦,記住了!”
      
      “伽羅曜曦?”燁兒有些迷惑。
      
      “你們父王會明白的……曜曦,記住了!”敖御快速的在燁兒手中寫下這兩個字,然后一推手,就用法術將燁兒送到了子髯的隊伍中。
      
      “七太子,我們走吧!你說我把你留在身邊,那個人會是什么表情?我覺得這比殺了他更讓我痛快!”伽羅滕大笑了兩聲,但是他的表情卻讓人看著覺得有些孤寂。
      
      “有你這個東華帝君轉世的兒子在,我就不怕玉帝還會為難我們!”董閻也是一陣狂笑。
      
      敖御走到伽羅滕面前,不動聲色的小聲說道,“你這樣,也比殺了燁兒更厲害……”
      
      伽羅滕一聽,臉色馬上暗了下來。他沉默了好一會,才狠狠的說道,“七太子如果不愿意,大可以放手與我們一搏。”
      
      “我不是早中了你們的招兒了嗎?還能不愿意嗎?”敖御輕輕一笑,“那個琉璃瓶子,剛才怕是附上了什么了不得的咒吧……”
      
      伽羅滕驚訝道,“你知道有咒還接?”
      
      “不接怎么讓你們信守承諾?”敖御按捺住周身關節不止的疼痛,“想不到兩位竟然如此煞費苦心的要困住我,我還真是受寵若驚……”
      
      “沒什么,火族的炫火咒而已,可無法與魔尊的寸骨釘相比……”
      
      敖御眼眸一沉,“看來火族已經打定主意要趟這趟渾水了……”
      
      “七太子您說呢?”伽羅滕不禁大笑,“本來祝炎還舉棋不定,結果你們兄弟們那么一鬧,他反而下定決心了,沒想到吧……”
      
      敖御冷笑一聲,“這種借口你們也信?只怕最后你們功成之時,魔尊的位子還不知鹿死誰手……”
      
      伽羅曜也冷笑一聲不再作答。
      
      “幫著旁人覬覦自家的祖業,這樣的事,我敖御還是第一次見到……”
      
      伽羅滕一聽,冷不防的用劍抵上了敖御的脖子,“你如果再說一個字,我就一劍了結了你!”
      
      “剛才還說董閻沉不住氣,現在伽羅滕大人怎么也如此沉不住氣了?”看著伽羅滕氣急,敖御反而心情大好。
      
      伽羅滕臉上一陣紅白交替,握劍的手也松了又緊,緊了又松。
      
      終于,他撤下了劍,“現在殺你,易如反掌!七太子還是不要做口舌之爭了,老老實實跟我們走吧!”
      
      伽羅滕說完,一掌在敖御腦后劈下,敖御就覺得眼前一黑,身體一軟,然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等敖御悠悠的醒來,卻發現自己手腳已被鎖鏈捆住,稍一用力,全身關節就像火燒一樣疼。
      
      不遠處就滾滾的熔漿,熱氣撲面,讓敖御一陣頭暈。
      
      一身紅色戰甲的祝炎正坐在敖御的對面。他見敖御醒過來,便慢慢的說道,“七太子,覺得我這火焰山可好?”
      
      
    插入書簽 



    該作者現在暫無推文
    支持手機掃描二維碼閱讀
    晉江APP→右上角人頭→右上角小框
    25

      ↑返回頂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點) 手榴彈(×5) 火箭炮(×10)
    淺水炸彈(×50) 深水魚雷(×100) 個深水魚雷(自行填寫數量)
    網友: 打分: 評論主題:
    分享到:
     
     
    更多動態>>
    愛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評論



    本文相關話題
      以上顯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條評論,要看本章所有評論,請點擊這里

      专家预测汇总 幸运农场 山东11选5五走势 泸州老窖股票 山东时时彩 贵州11选5开奖记 顺丰控股股票分析报告 安徽十一选五走势一 炒股的app 十一选五开奖一定牛 江西多乐彩 今日排列5开奖结果 今天山西11选五走势图 河北快三 7彩乐开奖结果 神庙古墓 福建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