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子恒溫[娛樂圈]

作者:西風不西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節] [下載]   [舉報] 
文章收藏
為收藏文章分類

    終得相見

      在醫院呆了兩天,王大牛的精神已經好了很多,甚至開始已經能纏著溫言問東問西了。
      
      “溫老師,我們這是在B市啊?哇,我從來都沒有出過村子呢,B市是不是好大好大?“
      
      溫言按住他給他擦臉,“別動。嗯……B市是很大,有空溫老師帶你出去玩。”
      
      “哦好耶!”王大牛一把從床上蹦起來。
      
      溫言嚇一跳,眉頭一挑就出現了一副嚴師形象,“坐好。”
      
      “好嘛……”王大牛鉆進被子里,又問:“可是溫老師,我在這里治病是不是要好多錢。”
      
      溫言想起那天王大牛給他形容好大一捆錢的樣子,不由笑了出來,“是啊,要好大好大一捆錢,怎么樣,小朋友要把你自己賣給老師抵債嗎?”
      
      王大牛漆黑的眼珠咕嚕一轉,“那反正我也不值錢,就賣給老師吧!”
      
      說完雙眼一閉,直挺挺躺在床上任君宰割的模樣。
      
      溫言再次失笑,眼角眉梢都彎了起來,本就英俊的臉看起來更生動了。溫言掐了掐王大牛的臉,“好了,不鬧了,起來吃午飯。”
      
      王大牛沒動。
      
      溫言瞥他一眼,“王大牛同學?”
      
      王大牛還是沒動。
      
      溫言的眼神立刻變了,探了探他的鼻息后立馬要摁護士鈴。誰知這時候王大牛突然睜開眼笑起來,“哈哈,溫老師,我騙你的!”
      
      溫言的手指僵在半空。
      
      好半晌,才放下來。“下次不要再這樣嚇溫老師了。”
      
      王大牛說好。
      
      藏在被子下面的手卻緊緊捂住心口的位置,越抓越緊。沒事的,王大牛心里想,我剛剛只是躺得太急了,不會有事的。
      
      在溫言拿放在保溫桶里的午飯的時候,王大牛斜靠在床頭又開始了一番感嘆,“嘖嘖,溫老師,你長得真是太好看了。我看到好多護士姐姐老盯著你看,給我打針的時候都不專心了。”
      
      溫言懶得理他。
      
      “真的!昨天晚上那個姐姐就把我扎得好疼。而且我看不僅是護士姐姐,就連那個醫生叔叔也老看你。”
      
      溫言把盛好的飯放在他床前支起的桌子上,“吃飯!”
      
      王大牛嘟起嘴巴,“連窗戶外面那個哥哥也盯著你看了好久了。”
      
      溫言一個眼神掃過去,“你再胡說我就把你一個人丟醫院。”
      
      誰想到王大牛根本就不怕,而是朝窗外努了努嘴,“我又沒騙你,你看嘛,窗外那有個哥哥呢,只是遮了臉,就跟容哥哥來的時候一樣。”
      
      溫言愣了幾秒,才輕輕說:“那只是隔壁房的哥哥,也許想來串門。”
      
      那是溫衍。
      
      后來的兩天,溫衍又來了兩次。每天都只是在病房外面站一會就走,溫言也只是自顧自的忙進忙出,陪王大牛說話聊天,或者偶爾補補課。
      
      直到最后一次溫衍敲了門。
      
      溫言在門口只遲疑了兩秒,就開了門。
      
      “進來吧。”溫言對他微笑,像陌生人。
      
      王大牛這時候其實已經修養得差不多了,腦袋上的傷開始愈合,人也已經非常精神了。看見溫衍的時候他頓時兩眼冒出精光。
      
      “哇!哥哥,原來你比溫老師還好看。”
      
      溫……老師嗎。溫衍轉頭看向溫言,后者卻沒有看他,而是神情淡淡地跟小孩交代:“正好我要出去一趟。大牛,你跟這個哥哥先玩一會好嗎,溫老師要給你準備東西回去了。”
      
      孩子當然不懂什么,只是笑瞇瞇地說:“好啊。”
      
      溫言拍拍他的頭,然后打算回B市的公寓一趟,地方不遠,所以他也能經常用公寓的廚房給大牛煮東西吃。
      
      誰知道他和溫衍擦身而過的時候,卻被人狠狠地拽住手腕拖了出去。
      
      “溫言。”
      
      溫衍的手很有力,幾乎是瞬間,就把溫言的手抓出了印子。他的聲音沒有什么調子,聽起來只是很平靜地在叫這個人,只是他的心里,卻早已經是翻江倒海。
      
      溫言沒有生氣,甚至沒有什么其他多余的表情,只是輕輕瞥了他一眼,問:“有事嗎。”
      
      “溫言,你是故意的。”
      
      溫衍不明白,第一次見面的時候,明明是他占著上風,明明是他什么都不說就轉了身,可是現在這個男人竟然比他還要心狠。
      
      溫衍幾乎是顫抖著在問:“是不是我今天不敲這個門,你永遠會當做我不存在?”
      
      這個瞬間,溫衍想起很多。
      
      想起他們之前在那個轉角相撞的時候,他幾乎是大腦一片空白地看著眼前這個多年未見的人,從頭發,到眼睛,再到鼻梁、嘴唇,他墨鏡遮擋下的眼睛幾近是目光貪婪地鎖定住他,卻說不出一句話來。直到被裴初的一句話打斷這一切。
      
      他才想起來他們已經分手了。
      
      說起來,還不是某種意義上的和平分手。
      
      他恨,他不甘心好多年。
      
      當年被這個男人拋下的時候,他幾乎是想抱著他同歸于盡了,一個一個巴掌下去,打得越狠,心里越疼,像多年扎根的大樹被連根拔起——可是最后他還是放了手,自尊耗盡了,前路也是漆黑一片,他已經沒有理由再可以留住這個人。
      
      三年前他在大雨滂沱里看著他走。
      
      三年后他在醫院的轉角想要吃了這個人。
      
      可是理智教他往回走,于是他冷漠地叫上裴初轉身了,但是最后還是沒忍住,他倚在4樓的欄桿上,在隱蔽的地方卻看到他和另一個男人卿卿我我,甚至露出那樣溫柔的神色。
      
      他憋著這股火,每天每天地做夢。
      
      夢里他被溫言貫穿,像很久以前,溫言還愛他的時候,在他的耳邊說情話,一遍一遍,占有他,寵溺他,眼里的溫柔裝著他的全世界。
      
      溫言也看住他。
      
      這還是第一次,他以這種被動的姿勢被溫衍強壓在墻上。
      
      但是低低的,溫言笑出來了,“小衍,你還是跟過去一樣。”
      
      小衍。
      
      溫衍的手不禁再用了幾分力,“你和他在一起嗎?”
      
      “誰?”溫言在他耳邊輕輕問,“鼎鼎嗎?”說完他頓了一下,然后用肯定的語氣說,“那天你偷窺我了。”
      
      溫衍簡直惱羞成怒。一副在別人眼中面癱到沒有救的人在這個叫溫言的男人面前,輕易就卸下盔甲。
      
      “你不僅偷窺我,還去問了護士,知道我有孩子了,對嗎?”
      
      溫言還在問,卻又不是問,他仿佛只是在陳述:“你肯定沒有問孩子有多大了,因為你不敢,你怕聽到這個孩子只有3歲,到后來,你忍不住來看,知道這個孩子和我沒關系了,你才放下心來。”
      
      “你閉嘴!”溫衍壓著他,看著他嘴角挑起的弧度,越發覺得這個人的陌生。
      
      “可是小衍,我們的事,已經過去了,你不該抓著不放的。”溫言說著,然后輕巧地從他的桎梏中脫離出來,變成他反緊握著溫衍的手腕。
      
      溫衍頓時暴怒。
      
      “你混蛋,放手!”
      
      “這稱號,以前你罵過我很多次。”溫言看著他的眼睛,低笑:“呵呵。小衍,我們都要向前看,我是喜歡容鼎鼎,我猜你在劇組為難他了,可是,這只是我們的往事,你不能把他牽扯進來。”
      
      去他/媽的往事!溫衍紅著眼睛。
      
      他完全沒有想到,時隔三年后的對話,竟然是這樣……是這樣讓他難以忍受。
      
      溫衍掙開他,盡力控制自己的表情,擺出不屑、又或者嘲諷的樣子,“呵,溫、大、教、授,你是不是想太多了。”
      
      “我有沒有想多,你不是最清楚嗎?”
      
      “溫言!”溫衍終于還是沒有忍住,他的表情一剎那變得脆弱,“算了……算了。看來我想要的問題答案……不用問了。我還是就當,就當我從來都沒有見過你……”
      
      “從來沒有。”
      
      說完,轉身就走。
      
      轉身的瞬間,眼圈周邊就像疾病擴散一樣,迅速變得通紅。
      
      而溫言的手還是那個在半空中被掙開的姿勢,他看著溫衍離去的背影,嘴角無聲劃出一抹苦笑。
      隨即,他也轉身,回到病房。
      
      小小的孩子乖乖地躺在床上,一雙眼睛睜大著問他,“溫老師,那個哥哥怎么突然抓著你走了。”
      
      “大人的事情,小孩子就別操心了。那既然哥哥走了,老師給你找個護士姐姐過來陪你好不好?
      溫老師還是要去準備點回王家村的東西。”
      
      王大牛眼睛發亮,“好耶!我早就想回去了,不知道王小樹他們有沒有把我的彈珠保管好。”
      
      “放心,老師已經叫校長跟他們轉告了。”
      
      的確是該回去了。
      
      這一趟來B市,已經發生很多意外的事情了。
      
      畢竟在他的計劃里,從來沒有會見到溫衍這一條。
      
      溫言開著車,是一直停在他公寓車房里的沃爾沃,之前開出來的時候還因為滿車身的灰塵而送去4S店好好洗刷了一番。這個車并不值什么錢,曾經是他送給溫衍第一次演戲殺青的禮物,那個時候溫衍才出道不久,不好送太貴的禮物,一臺價格適中的沃爾沃倒是很符兩人的心意。
      
      只是后來,他們分開了,溫衍也沒有把這輛車開走——哪怕那時候,幾乎是他最艱難的時候。
      
      想到往事,溫言的臉上的表情明顯柔和下來。
      
      他還記得他第一次看見溫衍的時候。
      
      那時候的少年還沒有像今天一樣光芒萬丈,只是一個瘦瘦高高的高中畢業生,穿著肥大樸素丑得要死的高中校服,一雙已經開裂了的耐克,有一頭亂糟糟看起來桀驁不馴的頭發。
      
      他被父親罵罵咧咧地從門里打到門外,四周的街坊鄰居都好奇地偷窺著,又因為習以為常所以沒有人上前勸解。
      
      直到他被一腳踹到地上,整個人好像蝦米一樣弓起身子。
      
      他那酒鬼父親卻還在罵:“又去見那個臭女人了是不是?”
      
      “穿一雙這么破的鞋子,是要把我的臉都丟光嗎!”
      
      “破鞋送的果然也是破鞋,你個孽種!”
      
      一聲比一聲難聽。直到他這偶然經過巷口的路人都忍不住了——照這么打下去,這少年非得進醫院不可。
      
      于是當初有著極度嚴重潔癖的冷傲青年,幾乎是忍著一陣惡心踏進了那個滿是異味的臟亂小巷。
      
      “住手!”
      
      他戴著昂貴腕表的手牢牢捏住那青筋直迸的拳頭。
      
      醉漢抬頭看他一眼,想要抽手卻發現抽不回。然后他環顧四周,這才仿佛知道自家又被鄰居和路人看笑了笑話一般,用了十成的勁才抽回拳頭大聲辱罵著回了屋子。
      
      但溫言沒想到,他拉少年站起來的時候,少年竟然在笑。
      
      他的嘴角微微翹起,精致的臉龐上雖然傷痕夾雜,可這并不妨礙他眼睛里的光,像星光一樣熠熠生輝,發出誘惑人的訊號。
      
      似乎是察覺被盯住了,少年擦一擦嘴角的血跡,退后一步,完全不感恩地用欠揍的語氣說:“看什么看,沒看過家暴啊?”
      
      溫言倒是覺得他這反應很有趣,于是忍不住還了一句:“沒看過。”
      
      少年也沒理他,自己獨自拍拍身上的灰塵,不經意間看了他幾眼,似乎是發現了他的衣著不菲,又痞氣地笑了起來,“嗤,有煙嗎,來一根?”
      
      溫言一愣。
      
      很久之后,他才盯著少年那盛滿少年意氣亮得扎人的眼睛,笑:“沒有。”
      
      對于這個回答,這回輪到少年愣住了。
      
      可是他才剛說了“放屁”兩個字,他對面的溫言卻已經伸出了手,“抽煙不好,我只有這個,大白兔奶糖,吃嗎。”
      
      天知道,熱愛抽煙的溫言同志,那時候兜里的糖是為了自己即將去探望的福利院的孩子準備的。
      
      不過最后少年還是神情別扭地接過去了,同時小小聲說:“神經。”
      
    插入書簽 

    作者有話要說:
    總覺得晚上十一點更新是不是不太好~~歡迎小天使收藏留評w,等待勾搭~~



    該作者現在暫無推文
    支持手機掃描二維碼閱讀
    晉江APP→右上角人頭→右上角小框
    35

      ↑返回頂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點) 手榴彈(×5) 火箭炮(×10)
    淺水炸彈(×50) 深水魚雷(×100) 個深水魚雷(自行填寫數量)
    網友: 打分: 評論主題:
    分享到:
     
     
    更多動態>>
    愛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評論



    本文相關話題
      以上顯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條評論,要看本章所有評論,請點擊這里

      专家预测汇总 北京PK10计划我 河北快三 中国铁建股票分析 山东11选5一定牛 pk10开奖 11选5北京一定牛 幸运11选5走势图 澳洲幸运10开官网 排列走3走势图带连 江苏七位数开奖号码 河北福利彩票排列7走势图 排列三杀号定胆360 股票涨跌原因 大白话 股票分析 福建快三 混合过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