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如我對你的忠誠

作者:嘉鯉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節] [下載]   [舉報] 
文章收藏
為收藏文章分類

    第十九章

      第十九章
      
      “真的是小妹啊。”女生確定了猜想,沖他們笑笑:“這是怎么了?”
      
      鐘誠看了他們一眼,站了起來:“被摔慘了,好像還挺嚴重的。”
      
      女生一聽也樂了,“沒事,她是從小摔到大的。”走上前拍了拍汝凌:“小妹兒,能起來不?”
      
      “姐,你還笑。”男生也走上前,直接單膝跪下:“小妹,把頭抬起來,讓我看看。”
      
      聽到兩個熟悉的聲音就知道是誰了,舅舅家的哥哥姐姐。
      
      一種莫名的委屈就沖上了鼻頭,抬起頭看著年輕了很多的哥哥,沒忍住就帶了哭腔:“奇文哥哥,我想回家。”
      
      沈奇文看到家里最小的妹妹哭了鼻子,二話不說就把她背了起來:“哥哥帶你回家。”
      
      沈琪雅看著離開的兩個人,只能對著周圍的幾個人笑笑:“你們繼續玩,汝凌很久沒見到我們了,有點撒嬌,不要介意啊。”
      
      說完就跟上去,追著他察看著汝凌的摔腫了的額頭。
      
      玩過頭的岳紫雪和朱冰珍此刻都乖乖低著頭,鐘誠按眉,怎么汝凌總是交到不靠譜的朋友呢?以前以為席閔就夠人煩的了,結果上了高中還遇到了一個岳紫雪。
      
      路華藏看了看低頭懺悔狀的女友,終是開了口安慰:“汝凌應該不會計較的。”
      
      “可是,汝凌爸爸對汝凌可是疼極了的,昨天我還去她家,結果今天就把汝凌弄傷了。”岳紫雪越說越內疚。
      
      “哪能怪誰,只能是你沒輕重。”鐘誠終于開口,語氣很不好。
      
      路華藏皺了皺眉:“等返校的時候看看情況,你們兩個向汝凌道個歉。”
      
      “今天就散了吧,我走了。”扔下這么一句話就離開了。
      
      商量好的游玩最后不歡而散。
      
      汝家里,汝媽媽看著躺在床上開始發燒的汝凌,急的一肚子火沒出發。
      
      本來今天不想讓她出去玩的,以往冬天就是這樣,幾乎不讓她離開暖氣房,結果汝爸爸求情,說女兒難得有幾個朋友,讓她別給攪黃了。結果呢?就變成了這樣。
      
      趁著剛剛還沒燒迷糊的時候問了句怎么回事,結果說自己在書店里睡著了。
      
      書店是什么地方,暖氣足嗎?身上什么都沒蓋,還把圍巾帽子都取了,這不著涼怪誰?
      
      更要緊的是,自家侄子侄女還說是在溜冰場看見的她,那兒溫度那么低,還把圍巾帽子都給弄丟了,發燒肯定是自然的啊!
      
      沈奇文看著姑姑著急的樣子,也只能一邊勸著,一邊讓沈琪雅給汝凌物理降溫,順便給頭上的腫塊冷敷。
      
      汝爸爸一接到電話就趕回來了,此時汝凌已經掛著點滴睡著了,汝媽媽守在邊上,眼眶也紅了。
      
      她這輩子就汝凌一個女兒,小時候就多災多難的,汝凌她外婆為此特地上山求個庇佑,她外公更是翻了多少醫術。每每想到這個,她都后悔,當初懷她的時候就應該小心點,也不至于讓她遭那么多罪了。
      
      好在汝凌沒有遺傳汝媽媽的藥物過敏體質,能夠掛青霉素,所以后半夜熱度就下去了,只是人還在熟睡。
      
      但是次日早上,沈奇文就又上門了。
      
      “姑姑,我爸聽說小妹昨晚的事了,讓我過來看看,也讓爺爺奶奶放心。”
      
      “昨晚上掛完水就不燒了,就是現在還在睡,你小妹一般也不發燒,最多感冒,可是每回一發燒就嚇人。不過還好,她喝了那么久的中藥還是見效了。”汝爸爸比汝媽媽鎮定多了,一邊拍著妻子的肩膀安慰一邊說著現在的情況。
      
      沈奇文聽了點點頭,然后像是想起什么似得:“我昨天看到和汝凌玩得還有兩個男生,姑姑姑父你們認識嗎?”
      
      這下子汝爸爸也不淡定了:“什么?我昨天送她去的時候,她告訴我是班上的兩個女生啊,其中一個前天還在我們家吃過飯呢!”
      
      “女生也有,其中一個和一個男生好像是情侶,但另外兩個就不像了。”當時路華藏一直拉著岳紫雪的手,傻子都知道怎么回事了。只是看那樣子,就知道小妹會受傷跟他們絕對有關系,所以他現在才多一句嘴。
      
      最起碼以后不能讓小妹再隨便和人出去玩了。
      
      雖然這場病來勢洶洶,但是也只燒了一個晚上都不到,中午的時候,汝凌已經醒過來了。
      
      汝媽媽早就熬好了米粥,放溫了就要親自喂汝凌,本來覺得這么大人還要喂實在是不好意思,但是發現自己全身被燒得毫無力氣,也只能認了。
      
      喂到一半,汝媽媽想起了熬著的中藥,就將碗放到了沈奇文的手里。汝凌覺得這不太好,剛要說自己可以吃,結果就被沈奇文用飯堵住了嘴。
      
      “昨天兩個男生是誰?”一邊喂著一邊發問。
      
      又來了,她過往的28年,感情史幾乎就是透明的,她爸爸問過,哥哥問,然后就是一堆姐姐介紹,最小的女孩怎么了,就因為她最小,所以讓人覺得她最好騙嗎?
      
      “一個是別人的男朋友,一個是那個男朋友的朋友。”干巴巴地解釋。
      
      沈奇文滿意地點頭:“你現在還小,最好不要獨自出去和男生玩,想去哪里告訴我們,那么多姐姐哥哥,帶你玩還不是小事一樁。”
      
      可是,她靈魂的年齡已經28了呢,望天。
      
      直到徹底吃不下了,沈奇文才停住填鴨式的喂食,揉了揉頭:“睡吧,過兩天我把給你帶回來的禮物拿給你。”
      
      精力不濟,自然是聽話的休息了。
      
      將碗拿到廚房,看著忙碌的汝媽媽,沈奇文搭了把手:“姑父呢?”
      
      “他聽說烏雞熬藥更好,就跑去找烏雞了。”想起了之前他的話,就問了一句:“問出那兩個男生是誰了嗎?”
      
      “問出來了,應該沒什么問題。”
      
      放下熬藥用的砂鍋,嘆了口氣:“其實,我對這孩子也沒多少要求,只要她高興就好。可是她偏偏隨了我這么個要強的性子,我也只能順著她。
      
      也不是反對她談戀愛,但是她的身體我們都知道,一段感情里女孩的消耗太大了,這要是受傷落下了心病,這日思夜想的,到底是傷身。
      
      以前我看那《紅樓夢》的時候還不屑,但是到我自己女兒身上,我就寧可錯殺一千也不放過一個了。她還那么小,等以后成熟些了,我也不攔著了。”
      
      沈奇文默默聽著:“姑姑,你放心吧,汝凌是我們當中最小的,我們會留心照看的,以后絕對給她找一個疼她一輩子的。”
      
      兩天假過后,期末成績就出來了,汝凌堅持要自己去學校看成績,任憑汝爸爸怎么說都沒用,最后只能拼命往她身上裹衣服才放心一點。
      
      所以,當汝凌全身裹得臉眼睛都被蓋在了連體帽里出現在教室的時候,正忙著發試卷的美女老師很不客氣地笑噴了。
      
      “汝凌,你這也太夸張了。”
      
      “有點發燒。”開口的時候,嗓音沙啞的幾乎難以出聲。
      
      美女老師反應過來,這孩子尚修說過,身體不好,現在她是見識到了。
      
      岳紫雪看到汝凌裹成這個樣子更內疚了,本來她都做好去汝凌家負荊請罪的準備了。
      
      朱冰珍更是早就迎了上去,在美女老師的目瞪口呆之中扶住了汝凌,一路攙扶回了位置。
      
      “我沒事了,發燒是我自己的原因。”汝凌無奈解釋。
      
      岳紫雪慢慢揭開汝凌的帽子,額頭上的腫塊消掉了不少,還是不放心:“有沒有拍片子,頭暈不暈啊?”
      
      嗓子說太多話受不了,只能在紙上寫:“沒事了,頭不暈眼不花。”
      
      想了想又補了句:“真不用擔心。只是那天掃你們興了,以后去的話還是不要帶我了,我已經有心理陰影了。”說完,還勉強扯了扯嘴角笑笑。
      
      鐘誠手里拿著一摞成績報告單回到教室,看到了裹得密不透風的汝凌時候,也樂了。
      
      回座位的時候,還沒忍住手賤地抓了一把帽子上的毛毛球。
      
      拿到成績單之后,汝凌淚目了,數學126,可是總分160的說,她那么認真,這怎么還那么慘啊!
      
      尚老師是班主任,所以自然有特權第一門講解數學卷,開口第一句話就是:“這次考試改卷比較嚴,都是按步驟給分的,沒有這個步驟就扣分。”
      
      汝凌:“……”受到了暴擊,她可以把草稿紙交上去再算一次分嗎?因為草稿紙寫的太認真,最后的時間有點緊張,所以試卷上的時候就跳步驟了……
      
      不按套路出牌啊,/(ㄒoㄒ)/~~
      
      情緒一直低落到了語文試卷都講完了也沒有好轉,周老師看到臉色不好的汝凌還特點過來關心了一下。
      
      臨走前囑咐了一句,讓她放學的時候把試卷借給簡文棟,下午就還給她。
      
      果然,一向準時的人在語文課一結束就出現在了班級門口。
      
      看到裹得像個粽子的汝凌的時候,也難得一見的呆了一呆,“怎么穿的那么多?”以前也沒那么夸張啊。
      
      一路尾隨地岳紫雪及時阻止了汝凌再超荷使用嗓子,“她發燒了,說不了話。”
      
      簡文棟點點頭,表示自己知道了就離開了。
      
      岳紫雪看著離開的身影,當即表示:“汝凌你看,他天天管你要卷子,結果你生病了連句關心都沒有,差評!”
      
      結果被汝凌無視了徹底。
      
      下午,簡文棟來還試卷的時候,手里卻還多了一瓶茶葉和一個保溫杯:“這里面是泡好的金銀花,溫度應該剛好,茶葉是胖大海,還不舒服可以用板藍根代替白開水來喝。”
      
      “謝謝,但是不用,我家里有。”
      
      “我借了你一個學期的作文,這就算是答謝,外面風大,你快點進去吧。”說完立刻就轉身離開了。
      
    插入書簽 

    作者有話要說:
    小劇場
    鐘誠是個運動達人,但是汝凌卻懶得動,這在圈子里是眾所周知的。
    某日,鐘誠被約出去滑冰,汝凌也跟去了,到場之后,不知道為什么,汝凌突然想學滑冰,就讓鐘誠教她。
    可是高中的事情印象太深刻,鐘誠生怕自家媳婦兒再出什么事,死活不答應。
    最后,汝凌毛了:“你不教我我讓別人教,給你動手動腳的機會都不要!”
    鐘誠秒懂。
    最后,汝凌還是沒學會滑冰,但是鐘誠倒覺得,不虛此行。
    存稿第四發,絞盡腦汁的一個小劇場,將就看看吧。
    突然想起今晚要血拼了,希望都能殺到自己想要的~
    順便,記得過了明天還有手拆快遞~2016.11.10



    該作者現在暫無推文
    支持手機掃描二維碼閱讀
    晉江APP→右上角人頭→右上角小框
    25

      ↑返回頂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點) 手榴彈(×5) 火箭炮(×10)
    淺水炸彈(×50) 深水魚雷(×100) 個深水魚雷(自行填寫數量)
    網友: 打分: 評論主題:
    分享到:
     
     
    更多動態>>
    愛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評論



    本文相關話題
      以上顯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條評論,要看本章所有評論,請點擊這里

      专家预测汇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