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如我對你的忠誠

作者:嘉鯉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節] [下載]   [舉報] 
文章收藏
為收藏文章分類

    第二十四章

      第二十四章
      
      這邊路華藏岳紫雪兩個人始終不見和好的意思,而汝凌就又陷入了緋聞之中。
      
      不知道是誰傳出來的,說汝凌簡文棟私下里交往已久,什么書信傳情,私底幽會,要不是汝凌自己是當事人,估計自己都信了。
      
      只是借個試卷就被夸張到這個程度,至于嗎?
      
      對這無中生有的謠言,她依舊是置之不理的態度。
      
      送試卷到梅老師辦公室的時候,被留了下來,顯然美女老師對這一緋聞也有耳聞,畢竟現在她也是帶八班的,可惜她站的是鐘誠這一隊。
      
      汝凌:“……”翻白眼。
      
      “汝凌,這肥水不流外人田,你和簡文棟一定是沒什么的,對吧?”
      
      “梅老師,我早說過的,我是對這些校園愛情沒興趣。”
      
      “這就對了,好好學習天天向上才是正道。”
      
      看著梅老師那一臉的笑容,她真是想知道,她到底高興什么?
      
      但是很快,另一個緋聞就把這條當事人無一回應的傳言刷下去了。
      
      課間的時候,岳紫雪按住又跑到汝凌身邊的朱冰珍,一副“我看你哪里逃”的架勢。
      
      “老實交代,你和四班的孟俊洲什么時候勾搭上的!”
      
      汝凌抬起頭,看著面前這幅嚴刑逼供的架勢,弱弱問了一句:“孟俊洲是誰?”
      
      “物生班的,算是問題少年。”岳紫雪壓著犯人,還能抽空回答一下汝凌。
      
      朱冰珍表示無辜:“我和他就是住在一個小區,幾乎沒說過什么話,我怎么知道我和他什么時候被編排到一起的。”越說越憤怒:“到底是誰那么缺德,先是編造汝凌的,然后是我的,不會下一個是班副你的吧?”
      
      放下手里的筆,目光放空:“現在的學生啊,宮斗劇看得太多了。”
      
      “你知道怎么回事?”岳紫雪好奇地問。
      
      “不知道。”
      
      但是她的第六感很少出現,一出現就靈驗。
      
      不管是多少歲,什么身份,洗手間和茶水間永遠都是小道消息的發源地。
      
      汝凌從隔間里走出來,站到水池前洗手,看著鏡子里年輕的臉龐。
      
      沒想到,有一天她也會遭遇到這樣的事情,而且,是在本應該純潔干凈的高中。
      
      害群之馬啊……
      
      下午的時候,發生了一個意外,四班的那個孟俊洲突然出現在了班級門口,召喚著朱冰珍。
      
      可是,汝凌看著抱著自己胳膊不撒手的某人,求助地看著岳紫雪。
      
      門口的孟俊洲不耐煩地踢著走廊的護欄,鐘誠看著影響不好,便走出去和孟俊洲交涉起來。
      
      看到那個傳說中的初中校霸鐘誠如今這幅收斂的模樣,孟俊洲不屑地笑了:“鐘誠,我是來找人的,不是找麻煩,你不用太過當真。”
      
      “你找的人似乎不太想見你。”
      
      “哦,難道你不知道我為什么來找他?”
      
      “我為什么要知道?”微笑反問回去。
      
      被噎了回去的孟俊洲一時之間啞口無言。
      
      鐘誠收起笑容:“傳言這種東西,信則有不信則無。”
      
      看到門口的人離開的身影,朱冰珍感激涕零:“班長,你和汝凌都是我的恩人,我愿意做牛做馬感謝你們。”
      
      “是我打發走了孟俊洲沒錯,但是又關汝凌什么事?”
      
      “自然要感謝汝凌,她最起碼給了我一只胳膊抱。”
      
      “哦,這樣啊,可是你就一個人,怎么給兩個人做牛做馬?”
      
      朱冰珍成功卡殼了。
      
      正在這時,一旁的路華藏拿起桌子上的水杯,離開了座位,鐘誠將自己的也遞過去:“謝了啊。”
      
      朱冰珍目送團支書離開的背影,重新將視線轉回刷著題目的鐘誠身上:“班長,你和團支書關系不錯,那你知不知道團支書到底什么時候去找班副認錯啊。”
      
      “他為什么要認錯?”似笑非笑地轉著筆。
      
      “男女朋友吵架,本來就應該男方認錯啊。”一臉的理所應該:“再說了,之前都是我們班副主動的,這次團支書低個頭很難嗎?戀愛里面,不能總是一方如何如何的。”
      
      “說得好像你談過似得。”不耐煩地揮手:“一邊玩去啊,別煩我了。”
      
      不管怎么說,分班的適應階段還是接近了尾聲,也意味著,暑假快來了。
      
      汝凌拿回了自己借給簡文棟的一摞試卷,為了表達感謝,簡文棟送了一本散文作為答謝。
      
      坐回位置,隨手翻了翻,感慨又多了一本催眠書籍。
      
      為什么不送她小說啊,雜文這類的,她可是一看散文就想睡的性子啊。
      
      扔在書桌上再沒管它,中午的時候就和岳紫雪一起去了食堂。
      
      塞了一口白米飯進嘴里,“汝凌,你暑假干什么?”
      
      “還能干什么,你忘了學校要補課嗎?”
      
      “也不是都補課的嘛,不是還有假期嘛!”
      
      “放心,就算有假期我也沒辦法和你出去玩。”
      
      “真的一點回旋的余地都沒有嗎?”
      
      “遺憾的告訴你,沒有。”
      
      將筷子一扔:“真同情你以后的男朋友。”
      
      “我是立志要獻身學術的人。”
      
      “……”
      
      一路討論假期安排的回到教室,汝凌走回自己座位上,皺了皺眉,怎么感覺有人動過的樣子。
      
      她的書一向不是按大小排列的,所以看起來會很亂,但是對她來說是立刻能找出自己要用的排法。
      
      可是現在,似乎有些順序不太對。
      
      重新動手整理了一下,抽出那本散文放在一邊,準備用它來催眠自己睡個午覺。
      
      快放假了,中午也沒有午練,懨懨看著優美的文字,眼皮開始往一起合攏。
      
      慢慢地,字體開始模糊起來,突然身后的垃圾房的門一聲巨響,受驚的站了起來,看到一個男生一臉的歉意,也沒說什么,繼續趴回去。
      
      隨手翻了一頁,發現上面似乎有備注,被人用筆圈了幾個字,一股不詳的念頭冒了出來。
      
      立刻翻開扉頁,看著上面獨屬少年的字跡。當初自己沒注意,現在覺得不對了。
      
      迅速翻回扉頁,當初自己還疑惑,現在大概明白了。
      
      扉頁上,筆力遒勁的四個字——游園驚夢。
      
      而剛剛那個被圈起來的就是那個“夢”字。
      
      再將書頁快速的翻著,很快就把被圈起來的幾個字都找了出來,最后的結果證實了自己心里的猜想,果然是那句——
      
      夢不知所止,百轉千回。
      
      那下面不就是,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嗎?
      
      我勒個去,不管是不是自己所想的那樣,這本書是不能要了!
      
      這么想著,只覺得恨不得現在就把書給扔了,太燙手了。
      
      但是沒有什么事比睡覺更大了,將書放到一邊,閉上眼就去養神了。
      
      午休結束的鈴聲響起來的時候,一貫舍不得起身的人立刻彈了起來,瞇著雙睡眼就飄向洗手間,準備洗個臉清醒一下。
      
      感覺腦子開始正常運轉之后,拿起桌子上的書就走了出去。
      
      這大概是汝凌極少數地主動找簡文棟,當事人卻還是無自覺地站在教室門口目光放空。
      
      “怎么了?”少年聲音清冽疏離。
      
      將書遞過去:“謝謝你的書,只是我不太看散文,放在我這兒也是浪費。”
      
      簡文棟也沒急著接過去,反而是看著汝凌不說話。
      
      而被看得人一臉坦然的微笑回視,絲毫不露破綻。
      
      手虛握了一下,才收回了書:“那你喜歡看什么?”
      
      “我嘛?什么都看,唯獨碰到這散文就犯困,所以只能謝謝你了,而且我比較喜歡自己淘書。”
      
      看了一眼時間:“快上課了,我先走了,再見。”頭也不回地進了自己班級的后門,順勢還帶上了門。
      
      簡文棟拿著被嫌棄了的書,皺了皺眉,她到底有沒有看懂。
      
      當然知道她不喜歡看散文,周老師不止一次和他吐槽過她的散文閱讀,完全不走心。
      
      也正是如此,他才送她散文,他既想告訴她,他的心意,又怕被她拒絕,或者是把她嚇走。
      
      因為明知她不會細看,因為覺得她不會細想。
      
      但沒想到,她會把書還給自己,完全斷了他所有的猜想,所有的萬一——萬一哪天她翻到了書里的暗示呢?
      
      無所知的殘忍,懵懂的決絕。
      
      到了正式放假的最后半天,汝凌清理著自己的書桌的時候,朱冰珍已經竄到自己這邊,手里拿著巨大的書包,一臉興奮地問她暑假去哪里玩。
      
      汝凌:“……”都把補課不當回事了嗎?
      
      “哪里都不去。”
      
      “啊~”一臉的失望,“你就待在家里嗎?一直到開始補課都是?”
      
      “對啊,天那么熱。”
      
      “你都不去參觀一下祖國的大好河山!”
      
      “不去。”
      
      “好吧,我還想邀請你一起去海邊呢。”
      
      “那你要先減肥。”毫不留情地掃視一眼朱冰珍的身材后留言。
      
      收到了打擊的朱冰珍默默走回了自己座位療傷去了。本以為自己耳邊清靜了,結果沒幾分鐘,朱冰珍又回來了。
      
      看著對方一臉的期待,汝凌疑惑:“怎么了?”
      
      “你是怎么瘦下來的啊?”
      
      汝凌神秘一笑,勾了勾手指,朱冰珍聽話的靠過去。
      
      “對你無用。”
      
      朱冰珍:“……”
      
      你傷害了我,還一笑而過。
      
      兔子急了還咬人呢!
      
      快要放假的喜氣蕩漾在整座高一教學樓的時候,突然出現了一件意料之外卻又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插入書簽 

    作者有話要說:
    有一個關于胖魚的哀號,下周二,胖魚又要考試,而且據說內容是幾百頁的書,全背。
    不說了讓我哭會兒,下面估計要存稿箱了,托腮望天。



    該作者現在暫無推文
    支持手機掃描二維碼閱讀
    晉江APP→右上角人頭→右上角小框
    25

      ↑返回頂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點) 手榴彈(×5) 火箭炮(×10)
    淺水炸彈(×50) 深水魚雷(×100) 個深水魚雷(自行填寫數量)
    網友: 打分: 評論主題:
    分享到:
     
     
    更多動態>>
    愛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評論



    本文相關話題
      以上顯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條評論,要看本章所有評論,請點擊這里

      专家预测汇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