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系重生

作者:蘇懷荒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節] [下載]   [舉報] 
文章收藏
為收藏文章分類

    第二十章

      “昭王爺。”元老太爺看他進來,臉上明顯是高興的,胡子都翹起來了,但還是囿于禮法,帶著自己的夫人,規規矩矩地給他行了禮,但是很快就被傅知玉扶起來了。
      “您就別這樣了,現在也沒有外人,您也不是不知道我的脾性,什么時候在意過這些規矩?”傅知玉柔聲道,“快坐吧。”
      
      元老太爺被他扶起來,卻還是擺了擺手,嚴肅道:“禮不可廢。”
      
      自己裝病這件事,傅知玉和云皇貴妃認真商量過,都沒打算告訴老太爺,他為人太過正直,也不會演戲,雖然讓他擔心,但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只能過了這段,待到真的不需要再假裝的時候,再向他解釋了。
      
      “快讓我看看,”元老夫人一看他就紅了眼睛,“生了這么大的一場病,不知遭了多少罪。我整夜整夜地睡不著,老爺也一直在嘆氣。”
      
      傅知玉轉了一圈給她看,示意自己身子已經沒事了,又道:“都過去了,沒事了。”
      
      元老夫人檢查完了,擦了擦眼睛,很快又想起來什么一樣,把他拉到飯桌那里坐下,“那就快吃些東西,我特意燉的肉,昭王從小便喜歡吃的,快吃快吃,多長些肉,對身體好的!”
      
      元老夫人給他準備的碗都特別大,比傅知玉的臉都大,里面的燉牛肉堆地像是小山一樣,沒辦法,每一次來都是這樣。
      
      “這又是誰家的孩子?”元老夫人眼睛一瞥,這時候才關注到站在一邊的元明刀,第一反應就是心疼地摸了摸他的笑臉,“怎么也這樣瘦!一看就是沒有吃飽飯的,來來來,先吃一碗肉再說!”
      
      傅知玉:“……”
      
      元老夫人就是這樣的,他在這里呆半天,能活活胖三斤。
      不過也正是因為這個,元明刀住在這里的那段時候長地特別快,一下子從小不點拔成了一個俊朗少年,后來比傅知玉還要高半個頭。
      
      元明刀被元老夫人摁在飯桌邊的椅子上,他拿筷子的手明顯在顫抖著,望著那一大碗肉,仿佛像是回憶起什么事情,有些驚恐地咽了咽口水。
      
      傅知玉和元明刀坐在飯桌上吃了一個下午,才勉強把那碗肉給吃完。
      元明刀今天吃的確實有些多了,上午傅知玉不停地在投喂他,下午又吃了這么多,他揉著自己的肚子,一直在打著飽嗝。
      
      元老夫人的熱情沒人能招架地住,況且她也是習武出身,力氣很大,反正被她摁在椅子吃肉的人不老老實實把碗里的肉吃干凈是絕不可能離開的。
      
      傅知玉也在這一個下午把該說的都和家里說了,除了那些不能透露的,其余的都盡相告知,元家老爺和老夫人聽完之后,也放心許多。
      
      除此之外,傅知玉還帶了許多東西,金銀、衣服還有一些補品,好幾大箱子堆在院子里,他和元家管家交代完之后,又轉頭對他們說道:“過幾天,我找個機會送你們進宮,娘親也很想念你們的。”
      “好好好,”元老夫人不住地點著頭,又忍不住道,“不多留一會兒?至少把晚飯吃了。”
      
      “……我真的已經吃飽了,”傅知玉覺得自己嗓子眼都是食物,別說晚飯,怕是明天也不用吃東西了,“待家里人都齊了,我會再來的。”
      傅知玉指的是他的兩個舅舅,如今都在外面。但他記得明年開春大舅舅就要回京述職,小舅舅的商隊也要回來了。
      
      他與這兩人有要緊的事情要商量。
      
      冬天已經快要過去,離開春也沒多少日子了。
      
      “明刀,”傅知玉說完了,又轉頭對小孩伸出了手,“我們走吧,還有事情要做呢。”
      
      元明刀站在飯桌邊上打著飽嗝,他本來是遠遠看著院子里的傅知玉,沒想到他會轉過頭來對自己伸手。
      他愣了好一會兒,飽嗝都忘了打了,怔怔地走到傅知玉身邊,牽住了那只手。
      
      主子的手真的好軟啊,他偷偷地想。
      
      傅知玉一路牽著他上了馬車,看了看天色,現在已經不早了,黃昏時候,大約還有一個時辰他就要回宮了。
      
      他還沒忘記要去謝家拜訪的事情,但是這件事情在他看來并沒有元明刀和元家重要,他也是故意拖到這個時間點的,打個道送個禮就好了,反正禮數只要周全了別人也挑不出錯來,昨天謝恪的那件事,更讓他堅定了想法。
      
      真的不想再和主角多說一句話了,天知道他會做出什么事情來。
      
      元明刀坐在馬車里,神情還是愣愣的,似乎是陷入什么迷惑之中。
      
      “是不是很奇怪,我為什么沒有把你留在元家?”傅知玉感受到了他的目光,看了他一眼,又補充了一句,“就像,上輩子一樣?”
      
      元明刀一聽此言,猛地一下抬頭看向他。
      
      “這么驚訝做什么?”傅知玉朝他笑了笑,“我一開始見你便猜到了一些,馬車里的其他孩子是你找機會放走的吧?只有你不跑,是想來京城見我?”
      
      元明刀像是還處在震驚中,張了張嘴,沒有答話。
      
      “你呀,”傅知玉看他這樣,只覺得可愛又好笑,伸手捏了捏他的臉,道,“稍微觀察一下就看出來了,又不是什么難事,怎么,只有你能重生,我不能嗎?”
      
      十歲的元明刀和長大了的元明刀在一些習慣和動作上可算得上是天差地別,特別是在元家的時候,他對于元老夫人的態度和神情明顯就不是第一次見她的樣子,傅知玉又不是真的腦子出了問題,已經夠明顯了。
      
      “主子!”元明刀一下子撲進他懷里,聲音也哽咽了,“我……”
      “沒事的,慢慢說。”傅知玉道,他輕輕拍著他的背,“我回來之后也發生了很多事情,待我一點一點跟你說。”
      
      若是元明刀沒有重生,傅知玉再怎么樣也不可能把他帶回皇宮,一個十歲的孩子放在宮里是很危險的,他怕的是明刀很容易被三皇子和太子那邊利用,元府那邊就要安全的多。
      
      但現在元明刀重生了,很多事情他可以理解,也可以說通,那帶入皇宮也沒什么,至少不會輕易為其他人所害。況且如今這宮里只要稍微有點理智的人都不會在這時候去害琉璃宮,反正如今琉璃宮也沒什么威脅,得手了沒什么好處,后患卻無窮。
      
      這種情況下,傅知玉覺得也沒有必須和元明刀分開的必要了。
      這小孩抽抽噎噎的,雖然想要說話,但是也說不清楚幾個字,傅知玉也不急,他知道這件事對他來說沖擊很大,是需要一些時間來緩沖的。
      
      “主子,”元明刀一邊抽咽著一邊說話,“我……我真的很后悔,那時候一時意氣,貿然便離開了,留您一人在宮中,連個照顧的人都沒有,嗚……都怪我。”
      
      “怎么能怪你呢?”傅知玉摸著他軟軟的頭發,輕聲安慰道,“我那時候還未發現,原來明刀為了我可以連命都不要了,也讓我臨死之前也算有個念想,只覺自己做人沒有這樣失敗,還有人愿意真心對我。
      對了,宮里還有一個宮女,名字叫秋容的,陪了我最后一程,年紀小,很是活潑,我也十分感謝她。只是按年份算算,她現在應該才五六歲左右,又不像是京城人,甚至也有可能是進宮之后連名字也被改了,我那時候整日昏昏沉沉,也沒記得太多關于她的信息,現在也實在無從尋起,也不知道是否這輩子還能再見她了。”
      
      但是傅知玉這話說到一半,馬車卻停了下來。
      傅知玉皺了皺眉頭,這還沒有走多久呢,應該還沒出元家那條街,謝府離這里還遠的很。
      
      正在這時候,車外護衛的聲音傳了進來:“昭王,有人攔車,是……謝家謝恪。”
      
      
    插入書簽 



    該作者現在暫無推文
    支持手機掃描二維碼閱讀
    晉江APP→右上角人頭→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頂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點) 手榴彈(×5) 火箭炮(×10)
    淺水炸彈(×50) 深水魚雷(×100) 個深水魚雷(自行填寫數量)
    網友: 打分: 評論主題:
    分享到:
     
     
    更多動態>>
    愛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評論



    本文相關話題
      以上顯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條評論,要看本章所有評論,請點擊這里

      专家预测汇总 15选5 十一选五陕西走势图 金布衣3d高手论坛 安徽11元选5开奖 嘉盛投资 山东省十一选五走势 排列5 好股票配资平台 天津11选5走势图 快乐双彩今天开奖号码 青海快三 詹天佑3d预测 特工简.布隆德归来 配资炒股杠杆经验 山东体彩十一选5开奖结果 云南11选5*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