憤怒值爆表[快穿]

作者:諱疾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節] [下載]   [舉報] 
文章收藏
為收藏文章分類

    機甲學院首席(六)

      因為人盡皆知柯爾蘭對謝真的隱秘心思,這句話落在眾人耳中,已經被自動轉換成了“你不配和他比”。
      一心愛慕著柯爾蘭的低年級生臉色更顯得蒼白了,或許是因為憤怒,謝虛的臉頰上浮現出病態般的殷紅,莫名顯出幾分艷麗模樣。他怔怔看著柯爾蘭,像是想要爆發的模樣,最終卻是隱忍了下來,低聲道:“我才沒有。”
      
      好在柯爾蘭并沒有要實施暴力的前兆,傲慢的級長松開了手,冰涼的手指慢條斯理地整理著衣領,觸過謝虛唇瓣的指腹在衣料上摩挲了一下,像是在擦著什么穢物一般,眉頭緊緊皺著。
      級長的服飾與普通學員不同,是可以自己設計定制的,柯爾蘭這套便是熨得筆挺的、金色間雜深藍的軍裝樣式,他這么一打理,就更顯得威嚴而英俊。他望向謝虛,神色已恢復如常,依舊是那副高貴冰冷的模樣。
      
      “跟我來。”柯爾蘭道。
      
      謝虛:“……”噢。
      謝虛神色懨懨,心道果真逃不過這劫,和主角受作對是沒有好下場的。只是表面上,那雙烏黑的像玉石般的眸子卻是亮了起來,亦步亦趨地跟在柯爾蘭身后,兩人離開去了別處。
      
      盧卡斯導師有些猶豫,就算這只是學生間的小矛盾,一旦糾纏到柯爾蘭家這樣一個聲名顯赫的龐然大物,面對的是卡洛斯·柯爾蘭這個被眾人忌憚、肆意妄為的天之驕子,那位一年級生可不會有什么好果子吃。躊躇間,想到那個少年仿佛含著光的眼睛,盧卡斯已是不知不覺走出了一步,想要將謝虛叫回來,讓他一直待在自己的視線前。
      克萊便在此時拉住了他。
      
      這個一向溫和開朗,表現的沒有絲毫攻擊性的二年級級長,正笑瞇瞇地望著他,語氣尊敬地說道:“導師閣下,柯爾蘭學長會很有分寸的。”
      
      克萊將那個尊貴的姓氏刻意讀了重音,讓盧卡斯頓時便如被冷水澆頭。
      在帝國機甲學院,他和柯爾蘭的地位是平等的,甚至能夠驅使這個古老世家的繼承人。但出了學院,他什么也不是,因為一個普通的學生而開罪柯爾蘭,明顯是很愚蠢的舉動。
      
      雖是如此,被“提醒”后,盧卡斯還是免不了用一種新奇的、謹慎的目光看待克萊——看來這個二年級級長,并不如他想象中的熱情單純啊。
      
      克萊也不在意,他露出熱烈得如同驕陽般的笑容,向盧卡斯請示過后,便去檢修接下來課程中一年級生們要用到的機甲了。
      他檢修的動作快而精準,遠超了平時的水平,那些型號落后的機甲們在克萊手下煥然一新,充滿了威懾力。
      
      檢查完后,這位二年級的級長擦了擦手,露出一個漫不經心的笑容,向著謝虛和柯爾蘭離開的地方走去。
      
      他很清楚自己今天失態了,但是“使盧卡斯產生防備”這件事似乎已經不那么重要。克萊現在只想看那個一年級生被柯爾蘭狠狠拒絕打擊后,失魂落魄的模樣。
      至于為什么要這么做……或許是給那個膽敢忽視他的謝虛的小小教訓吧,克萊皺著眉想。
      
      此刻克萊還沒發覺,他只是單純想讓那個一年級生的愛慕落空,放棄柯爾蘭而已。
      
      ……
      第三訓練場的森林中,因為離課程開始尚早的緣故,偏僻叢林旁只零星有學生路過。而細密的草叢,魔鬼般延伸的枝干,已經足夠遮住旁人好奇探索的目光。
      沒人會注意到這個小小角落。
      
      明亮的人造光源下,謝虛微微仰起頭,望著面前的人。
      他膚色本就極白,冷光源下更顯得皮膚每一處都嬌嫩得很,像是精心被人藏起來的珍寶,而不是戰場上披荊斬棘的戰士。
      
      謝虛的“名氣”,已經到了柯爾蘭都聽到過的地步。
      在傳言中,謝虛對別人總是那張偏激、憤世嫉俗的面貌,他暴躁易怒,弱小而不服從管教,在新生中得罪了不少人。但柯爾蘭見到謝虛時,這個一年級新生似乎總是笑著的,或是抬起眼睛望著他,目光專注,無害的如同幼崽。
      而即便是幼崽,也只會將自己柔軟的腹部暴露在最信任的人手下。
      
      柯爾蘭看著他,那雙燦若黃金的眼睛驟然陰沉下來,不知在醞釀著什么。
      
      謝虛想象中的教訓并沒有直接開始,看來級長大人對自己的名譽尚有顧慮。
      他看見柯爾蘭從上衣中取出一卷羊皮紙,修長的手指按在封口上,金色的瞳孔里沒有一點溫度,冷漠的像是酷刑的執行官一般。
      
      難道是退學自請書?
      謝虛望著羊皮紙,有點為難。
      
      柯爾蘭對謝虛說道:“今晚的訓練,你不用參加。”
      那張羊皮紙展開,出乎預料不是只有簽名空白著的退學自請書,而是新生部批下來的假條。
      
      這里是帝國軍事學院,有多少世家顯赫的嬌氣公子,對著自家長輩撒嬌討好也無法走動關系拿張假條偷懶。而柯爾蘭竟然能在謝虛本人都不知道的情況下,弄來一張蓋著公章的假條,可謂是神通廣大了。
      
      謝虛一臉空白:“……”
      
      “……我知道你的身體情況。接下來所有實訓課我都會幫你拿到假條,成績按及格線算,”柯爾蘭語氣冰冷,“如果可以,我希望你調入機甲理論研究系,我會將手續安排好。”
      為了將緊繃的情緒掩飾的滴水不露,柯爾蘭的態度比平時都要更冷峻一些,簡直像是耐心告罄的通知,仿佛下一刻就要甩袖離去。
      他并沒有注意到,這樣居高臨下的口吻,簡直像是某種威脅了。
      
      這份“口頭承諾”,對在退學的邊緣危險試探的謝虛來說,無異于雪中送炭,解決了所有棘手麻煩。
      謝虛十分感動,然后微微嘆息。
      
      方法雖好,可轉出機甲系他還怎么被謝真打臉?
      怎么努力追求柯爾蘭?
      這與主線相背,是比提早退學更大的錯誤。
      
      想到那句“我知道你的身體狀況”,謝虛有些無奈,相比將他送進軍獄,柯爾蘭現在將他與謝真隔離的手段,只能用“溫和貼心”來形容。或許是因為他還沒有對謝真造成實質性的傷害,名義上畢竟是謝真的哥哥。
      
      謝虛只思考了片刻,便極鎮定地抬起了眼睛,輕笑道:“柯爾蘭學長,你不覺得你這樣……有點欺負人嗎?”
      明明是憤怒的控訴,偏偏謝虛微仰著頭,眼角像染了桃花汁液,竟是有些泛紅,莫名讓人心疼。
      
      精神海被震碎的劇烈折磨下,謝虛尚且能對他笑得出來,湊上去說那些綿綿情話,此時卻是紅了眼睛。
      
      欺負人?
      柯爾蘭怔愣片刻。他從沒有這種煩惱,慣來身為發號施令的上位者,和人平等商討的處事效率太低。又因為一路順風順水成績優異,更忘記了讓一名機甲系學生轉到別的理論專業是多么大的打擊。
      何況謝虛……好像對機甲系尤其執念。
      
      柯爾蘭難得反省自己的行為,莫名有些惱怒。
      
      不等他道歉,謝虛竟已經彎腰鞠了一躬,細軟的黑發落在肩頭,襯得他身形顯出了幾分孱弱。
      謝虛用極認真的口吻道:“請給我一次機會,我不想離開機甲系,也不想放棄訓練,我會盡量不拖后腿,想證明……我不比您喜歡的謝真差!”
      
      柯爾蘭被氣得竟一時不知該從“就憑你那殘破的精神海也想逞強?”還是“我不喜歡謝真”開始反駁起。
      他冷冷盯著謝虛,看著他相比其他學生而言,過分瘦削的身形,強壓下心里的不適感,道:“你要怎么證明?”
      
      
    插入書簽 

    作者有話要說:
    學生時代(?)想批假條就給批難道不蘇嗎,確認過眼神是癡情好攻沒錯了



    該作者現在暫無推文
    支持手機掃描二維碼閱讀
    晉江APP→右上角人頭→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頂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點) 手榴彈(×5) 火箭炮(×10)
    淺水炸彈(×50) 深水魚雷(×100) 個深水魚雷(自行填寫數量)
    網友: 打分: 評論主題:
    分享到:
     
     
    更多動態>>
    愛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評論



    本文相關話題
      以上顯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條評論,要看本章所有評論,請點擊這里

      专家预测汇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