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案
就算是草芥,也有自己關心的人吧,只是誰來關心他們自己呢?
內容標簽: 陰差陽錯

搜索關鍵字:主角: ┃ 配角: ┃ 其它:

一句話簡介:就算是草芥,也有自己關心的人吧


  總點擊數: 5750   總書評數:36 當前被收藏數:15 文章積分:1,142,472
文章基本信息
  • 文章類型: 原創-言情-近代現代-科幻
  • 作品視角: 女主
  • 作品風格:正劇
  • 所屬系列: 洪飛
  • 文章進度:已完成
  • 全文字數:15498字
  • 是否出版: 尚未出版(聯系出版
  • 簽約狀態: 未簽約
  • 作品簡評:
支持手機掃描二維碼閱讀
晉江APP→右上角人頭→右上角小框

草芥

作者:晴空(九夏)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節] [下載]   [舉報] 
文章收藏
為收藏文章分類

    草芥(全文)

      草芥
      國家空間管理局航天器管制部,秘書小翁推開辦公室的門,把手中的計劃書交給部長洪飛。下午的陽光刺得他的眼睛微微瞇了一下,看到窗外飛舞的暗金色微塵。盡管政府花了不小的力氣,這個城市周邊的沙化一直在持續中,空氣污染始終沒有大的改善。
      洪飛接過計劃書看了看,原來是局里轉交過來的一份關于A國太空站真菌培養試驗的實施計劃,這樣的絕密資料,空間管理局大概也是費了不少力氣才搞到的。
      隨著城市化進程的不斷推進,可用的耕地越來越少,剩下的戈壁、沙漠和雪原又難以開發,所以A國生物研究所打算研制一種成土細菌,在貧水的條件下,通過生化反應,加速石頭的土壤化過程,固水保土。據說他們在這之前,已經做了很久的前期工作,頗有小成。
      洪飛沉吟道:“貧水條件下的成土細菌?水是生命之源,就算是細菌,含水量一般也在80%左右。他們這個想法不好做啊。而且,A國這個計劃要拿到太空站去實驗,他們的打算恐怕沒這么簡單吧?”拿著計劃書陷入沉思。小翁見他不再說話,退了出去。
      小翁在這里干了不少年頭,沒想到和新來的部長洪飛頗為投機,倒是意外之喜。今天是周末,小翁見洪飛到了下班時間還不肯走,一昧低頭對付公文,知道這老小子又無處可去,只好加班混時間,于是笑道:“頭兒,聽說西賓路新開一家川菜館子手藝很好,我們去試試看?”
      洪飛平時沉靜威嚴,私下卻很喜歡喝酒。小翁和他混得熟了,兩人經常約在一起,下班后小斟一番。
      洪飛聞言笑了笑:“好啊。這一陣害你加班不少次,我做東請你吧。”他一邊說一邊收拾東西,動作稍快,文件夾里飛出一張紙,小翁順手幫他撿起來,原來就是那份成土細菌計劃書。
      小翁幫著洪飛收好計劃書,隨口道:“我有點納悶,他們研制成土細菌,怎么想到跑太空里去?”
      洪飛看了他一眼,笑而不言。小翁心頭一動,忽然明白:A國的這個計劃,自然不光是改造荒漠。在太空若能實施成功,改造外星球的環境,甚至可能再造一個地球。這計劃當真宏偉無比。
      他想明此節,吸了口涼氣,低聲道:“這幫家伙真敢想,要是他們成功了,咱們只怕拍馬也趕不上啦。”洪飛淡淡道:“這事已經轉發國家生物管理局,那里的兄弟大概有得忙乎了。”
      小翁的女朋友蘭妮正是生物局的人,這段時間忙得昏天黑地,兩人已經有數周沒見面。他聽了這話,心頭一愣:難說蘭妮最近忙的就是這個?
      他隨即笑道:“這幫家伙想用人力代天工,那可不容易。中學地理課本都會說地球土壤是靠物理風化、化學風化和植物腐質的共同作用形成,而且需要的時間非常漫長。他們光是用細菌能做什么?大不了完成巖石分解,不可能生出腐質土層吧?”
      
      兩人一起離開空間局大樓,驅車去西賓路。這里是最繁華的步行街,周末又在搞什么活動,越發熱鬧,光是找停車位都費了點力氣。
      兩人走在熙熙攘攘的大街上,洪飛被一個民工模樣的流浪漢撞了一下,一個趔趄險些跌倒,還好被洪飛一把扶住。那流浪漢樣子很是丑陋,一張臉青腫得發亮,有些變形,大概和人打過架。他對小翁咧嘴一笑,揚長而去。小翁皺眉咕噥:“沒禮貌!不是這幫家伙,這個城市的治安也沒這么糟糕。”
      ——現在很多地方實施擴大城市的計劃,造成大量農民失去土地。再加上環境惡化,可耕地越發稀少,政府基于環保考慮,又有休耕養林的政策,山地也不能耕作了,結果大量農民做了民工。
      洪飛搖頭說:“他們不進城做工,又能怎么樣?”
      小翁知道洪飛說得不錯,還是悻然說:“不過剛才那小子,分明不是什么好人。你看他那鼻青臉腫的樣子,定然是和人打架打的。”
      洪飛也記起剛才那民工的臉腫得厲害,喃喃說:“是啊,他的臉太腫了,而且腫的地方不對,只怕是嚴重感染。這種傷,要是不及時救治,一旦弄成敗血癥,搞不好要死人的!”
      小翁沒料到結果如此不妙,“啊”了一聲,忙問:“沒辦法救了么?”
      洪飛說:“快點打一針青霉素消炎,應該就沒事了。只是這種人窮得很,又沒有醫療知識,很容易耽誤了。”說著眉頭一皺:“我們去追他。”
      小翁雖然討厭那民工撞他,卻也不希望一條人命就此了結,叫道:“好啊,那我們快點!”兩人趕緊掉頭尋找那民工,可人潮涌動,哪里有那人的蹤跡?
      小翁在人群中擠來擠去,搞得氣喘吁吁,卻毫無所獲。折騰了半天,和洪飛遇上,問說:“頭兒,你找到那人了嗎?”
      洪飛搖搖頭,擦了一把額角的汗水,沉聲說:“沒找到。”小翁聽了很是沮喪,吶吶說:“那小子怎么回事,跑得真快,他難說不要命?”
      洪飛默然一會,低聲說:“實在找不到,那也沒辦法。”二人遇上這事,心里都有些不快,嘗試新菜式的興頭也沒了,隨意找了家路邊的速食店對付了事。
      洪飛低頭默默吃飯,小翁想起之前的事,嘆氣說:“那民工不知道怎樣啦。”
      洪飛看了他一眼,苦笑起來:“這種事情太多,我們也管不完,盡人事聽天命而已。這些民工本來是農民,現在失去賴以為生的土地了,他們的命運大概和草芥沒什么區別。”
      小翁想著洪飛這話,又想起A國的成土細菌計劃,心想:“如果我們能培養出這種細菌,把西部的荒地全部變成良田,大概能解決土地問題吧。可惜A國大概沒這個打算的。他們培養成土細菌,只是為了在外太空競爭中取得戰略優勢。成就再大,又有什么意思?”
      正在胡思亂想,透過玻璃窗正好看到街上一個臉腫得發亮的民工走過,小翁大叫一聲,跳了起來,沖了出去。洪飛也看到那人,一揚眉,放下一張鈔票,也趕緊出了速食店。
      小翁一路叫道:“前面那個民工,不要跑,不要跑!”那人嚇了一跳,以為小翁要找他的麻煩,跑得越發快了。只是他腳上似乎有傷,跑起來有點跛。眾人還以為小翁在抓小偷,發一聲喊,幫忙把那人截住。
      那民工嚇得結結巴巴地說:“你找我做什么?我又沒有惹你。”口音頗為奇怪,也不知道是什么鄉下來的。
      小翁一邊喘氣一邊說:“你的臉腫得這么厲害,是在發炎呢,小心敗血癥,得去打消炎藥。”
      民工愣了一下,神情古怪,半天說:“不用了,我沒有錢……”洪飛正好趕來,說:“我幫你付,你自己打針吧。”一邊說一邊掏了張鈔票給他。
      那民工愣愣看著二人,面色微微扭曲,隔一會說:“好。”竟不說謝,收了錢,一蹺一拐地去了。
      小翁眼看這人大搖大擺的樣子,不免悻然,低聲說:“民工就是民工,還是一點禮貌都沒有。都不知道說謝謝。”
      洪飛搖搖頭,沒有說話,看著有些出神,也不知道在想什么。走了一會,小翁見洪飛一直沉默,納悶說:“頭兒,你還在想那人的事情啊?”洪飛皺眉說:“我覺得他有點面熟,又想不起來。”
      小翁笑一下:“頭兒,這可是你多心了。”洪飛少年得志,年紀青青就做到航天器管制部的部長,他認識的人自然也是同樣的天之驕子,怎么會有這種低三下四的民工?
      洪飛也笑笑:“嗯,大概是我想多了。”小翁說:“頭兒,我看你這段時間累得狠了,快回家休息吧。”洪飛不答,臉上又現出小翁熟悉的沉寂空茫之色。
      
      小翁回家看到三維電視正在播放新聞,他歪在沙發上隨意看了一陣,忽然霍地坐了起來。
      出現在他眼前的是一張西裝革履的青年人照片,看著眼熟之極。播報員正在介紹:“A國著名細菌學家潘正中先生在對我國做學術交流期間失蹤,有關部門正在全力查找潘先生的下落。A國對潘正中先生的失蹤表示強烈關注……”
      小翁跳了起來,叫道:“是他!潘正中!”怪不得洪飛會說那民工眼熟,潘正中和洪飛都是國際知名的學者,想必在什么國際會議上交流過。
      他想起那民工的模樣雖然浮腫丑陋,面部輪廓卻分明和潘正中極為相似。再想起那人奇怪的口音,這才明白緣故。原來不是什么鄉音,想來潘正中去國多年,本國語說得極不標準。他撞了小翁也不說歉,收了洪飛的錢也不好好說謝,大概是怕說得越多越露出馬腳吧?
      小翁越想越覺得不錯,趕緊給洪飛打電話。洪飛聞言一怔,半響說:“潘正中?我以前作訪問學者時,聽過他一次學術報告,多少還掛著他的面相。嗯,你一說倒覺得有些像他。”
      小翁見自己所料不差,有些得意,忙說:“頭兒,那我們趕緊給警方報案吧。”
      洪飛微一沉吟:“我覺得不要忙,先搞清楚來龍去脈再說。”
      小翁愣了一下,不知道洪飛何以要暫時瞞住消息。他清楚洪飛穩重干練,這么說必有緣故,可這事關系重大,一個搞不好只怕就是奇禍,忙說:“頭兒,他們現在找潘正中找得要瘋了。新聞上講,現在A國著急得很,如果找不出這姓潘的,只怕和我國還有外交糾紛呢。我們還是報警吧!”
      洪飛說:“潘正中是A國頂尖的細菌學家,A國剛出臺的成土細菌計劃,他應該也有份參與。他在這時候失蹤,只怕其中大有文章。小翁,我們今天看到的那人,雖處境狼狽,行動應該自由。而且他寧可冒著性命危險也不向人求助,可見極不愿被別人知道行蹤,更不肯和人聯系。如果他就是潘正中,他失蹤就該是自愿的。我想搞清楚他到底發生了什么事,就算我不過問,一旦生物局的關老爺知道了,他一定也會插手,到時候局面更復雜,我們還不如趁早現在調查。”
      關老爺是國家生物局的局長關云天,這人生得高大威猛,名字又像極了關公,是以得了這個外號。關云天外貌粗豪,做事更是剛斷,多年來在生物局主持了不少頗有爭議的研究項目,諸如利用人類基因在動物身上培養人體器官以供手術使用、截取人體腦電波信息作間諜用途之類,在國人心目中毀譽參半,他卻滿不在乎。大概對他而言,科技進步的吸引力遠遠大于道德的約束力吧。
      小翁久聞這人大名,知道洪飛說得不錯。他沉默一會,越想越是心驚。看來潘正中的事情很棘手,得小心處理。想不到他們吃飯也吃出麻煩了。他無奈問:“頭兒,你打算怎么辦?”
      洪飛說:“我想去西賓路再打探一下那個民工的下落。”
      小翁一愣:“現在去?潘正中只怕早就走了。”
      洪飛笑了笑:“今天我們進西賓路時,遇到潘正中朝路口外面走。后來在西賓路的快餐店吃飯,居然又遇到了他。潘正中在西賓路走來走去,要么是住在那一帶,要么就是在附近打零工。我們去問一問,或者有用。”
      小翁恍然說:“不錯。”洪飛說:“我開車過來接你,我們一起去。”小翁愣一下,連忙應承。本來洪飛是部長,說什么也該是小翁去迎他,他卻先說要過來,想是不愿人接近住處的意思。小翁知道洪飛孤僻,也不以為奇。
      
      西賓路到了深夜還是燈火通明,消夜的人來來往往。洪飛和小翁挨個店打聽潘正中的消息,卻沒有收獲。倒是問到一個小店時,旁邊正在收拾煙攤的老板娘插嘴說:“鼻青臉腫的民工?莫非是上個星期死掉的那個?”
      小翁一愣,隨即說:“不是啊,我們今天還看到他的。”心想不知道又是哪個民工死了,可這種最底層的流動工人,大概也沒人太當回事吧。煙攤胖大娘說起那個死亡民工的時候,口氣也是淡淡的。
      老板娘“哦”了一聲,不再開口。洪飛想了想,問:“上星期死的民工?那是怎么回事?”小翁看了洪飛一眼,覺得他也太仔細了。這種民工毫無文化和地位可言,從事的工作大多粗笨危險,死亡機會比一般人大很多,那有什么好問的。他不知為何,就想起洪飛那句“草芥”來,心里莫名其妙地茫然了一下——還真是草芥吧。
      老板娘見洪飛有興趣,又來了精神,語氣倒是生動了不少:“說來是可憐人呢,看著不過三十多歲,也不知道生了什么病。他剛來的時候,身上腫得厲害,又是膿又是血的,看著可怕人了,倒還知道對著人陪笑。白天躲在樹后,晚上就躺在這個花臺下面——”她肥短的手指對著街邊的花臺比劃了一下。這花臺是黑色灑金大理石的面子,造型豪華,和整段街區頗為相稱。
      洪飛無意識地輕輕碰了一下花臺,華麗的臺面應手崩了一小塊。洪飛愣了一下,苦笑:“這么漂亮的石頭,怎么都風化了。嗯,你們接著說。”他的笑聲有些粗澀,似乎在竭力隱藏什么激動的情緒。小翁甚至疑心自己看到了洪飛眼中隱約的悲憫。
      一邊的小店主人見老板娘說得起勁,也插嘴說:“那個民工躺了三天,第一天還能起來躲城管的,第二天就有點掙不動了,偏生晚上又下雨,等我第三天早上一過來,他都死了。唉,造孽,滿地膿水和血,順著雨水到處流,還是我打電話找警察處理的……他恐怕是受了工傷沒錢治病吧。現在到處都是建筑工地,這種事情也多,老板黑心啊……前天還聽說有個打工仔被老板賴了工錢,氣得跳樓……”說著不住嘆氣。
      小翁聽著,不知如何心里悶得厲害,憋了一會忍不住說:“既然這么可憐,你們為什么都不幫他?”
      店主愣一下,臉色變得有些尷尬,張張嘴,沒做聲。老板娘瞪了小翁一眼,尖聲搶白:“我們又不知道他是好人是壞人。現在救人救到無賴流氓,被反咬一口的事情多得很。要是他逼我們付醫藥錢,我們還麻煩得很!”她頓了一下,似乎覺得還是有些不過意,悶悶補了一句:“我送過兩個面包給他。”
      小翁被老板娘的唾沫逼得退了一步,卻沒再說什么。他也明白,胖大娘和小店主人也不過是普通老百姓,兩個面包大概就是他們能做到的同情心了。
      正說著,小店里擺的電視機又在播新聞,正好放到潘正中的事,老板娘愣了一下,忽然嘀咕:“怪了,這么眼熟……”老板抬頭一看,皺起眉頭,也過來插嘴:“是怪啊,有點像那個死了的民工。”說著嘿嘿一笑:“人家是大科學家呢,那個民工算什么。”搖搖頭,自顧忙乎去了。
      洪飛和小翁對望一眼,心中都是震驚莫名。
      那個死去一周的民工長得像潘正中,這意味著什么?他們明明今天才看到那人的,人死怎會復生?
      兩人越想越是狐疑,洪飛沉吟一會,問那胖大娘:“是誰處理的那個民工的后事?”胖大娘想了一下:“好像是這個區的警察老王送去的。”
      老板娘有點懷疑地問:“怎么?他有問題嗎?”小翁隨便編了個理由支吾過去,心頭卻越發嘀咕:“處理了?潘正中明明今天還活得好好的。他到底發生了什么怪事?”再是他性情爽朗,也知道這事頗有古怪,心里有些發沉了,再看洪飛,卻見他臉色鎮定如恒,小翁心頭定了些。
      離開小店,小翁忍不住問:“頭兒,現在怎么辦?我們是繼續在這里找潘正中呢,還是去找那個警察老王?”
      洪飛眼中銳光一閃:“這胖大娘倒是提醒了我。潘正中那個樣子十足像個民工,既然不是露宿街頭,那就到附近的工地找他。”西賓路附近正在修建國家生物局的新辦公大樓,據說打算在過節前修好,所以晝夜都在趕工,也是這個城市民工最集中的地方。
      
      工地上一片繁忙嘈雜,明亮的工地燈照得空中飛舞的灰塵都帶著蒼白色。進去的時候,小翁不小心絆了一下,趕緊用手去撐大樓的墻壁。他用力稍大,蹭下一層墻灰,人卻止不住往前栽。幸好洪飛手快,一把拉住他。
      小翁連忙道謝,他驚魂稍定,看了墻壁一眼,居然被他抹得陷下一道印子,忍不住抱怨:“這墻壁怎么一點也吃不住勁兒,材料用得好假,恐怕有人亂吃回扣吧?”
      洪飛拿手一抹,也是應手下來一把墻灰,居然深及磚體。他搖搖頭:“這個樓怎么像泡砂做的。關老爺看到,還不知道說什么。回頭和他打個招呼吧。”
      這個工程極大,大概是分班輪流作業,大批民工正在忙碌,旁邊的臨時工棚外卻有另一撥民工蹲成一圈,一邊吃飯一邊大聲說笑。遠遠可以看清那工棚粗糙凌亂,里面不過是一攤子地鋪,外頭放了個市面上最便宜的高能大鍋子,想是做飯的家伙,早就臟得看不出顏色。
      小翁幾乎沒有和這種底層的人打過交道,不禁想起一些民工造成治安不好的傳說,諸如什么搶劫案殺人案之類的,心里大大嘀咕。洪飛倒是滿不在乎,也不管腳下如何骯臟,大步過去。小翁沒辦法,也跟了上去。
      兩人老遠就聞到一股油膩沖鼻的飯菜味道,明顯不是什么好吃的東西,這些民工倒是吃得津津有味。有人看到洪飛等過來,友善地笑了笑,放碗問:“什么事?”這人身材很瘦,奇怪的是臉上倒是有肉,看著甚至有點腫。
      小翁給那人遞了一支煙,問起潘正中的事情。那人面色微變,狠狠吸了一口煙,卻不說話。旁邊一個小伙子說:“鼻青臉腫的家伙?不就是上次來了又走了,后來死掉那個小潘嘛?還是李哥幫著警察老王把他送去電解的。”說著指了指吸煙的民工。小翁一聽有了眉目,趕緊問:“來了又走了?那是怎么回事?”
      小伙子說:“那人說他姓潘,身上一分錢沒有,想在我們這里干活。李哥看他可憐,就給工頭說情留下他了。小潘干活,嗯,真是差勁得很,還好大伙都包涵他。可不知道他身上帶著什么怪病,來的時候只是臉腫,后來全身都流膿血了。大伙都有點怕,他自己也覺得不好,就走了,想不到沒多久他就死啦。”說著嘆一口氣。
      另外一個工人悶悶地說:“這個城里,死個民工實在不稀奇……”小翁低頭不說話。他聽說上頭每年都要考核民工死亡指標,這也是關心的意思。可這些都是大活人,一個考核指標,那是遠遠不夠代表生命的。難道真是草芥一樣的數目,草芥一樣的命運么?
      卻聽那工人空洞的聲音還在說:“那天要不是李哥正好路過,恐怕我們也不知道小潘的事。”小翁看著小伙子蒼黃的臉,心里也悶得厲害。民工就是草芥,潘正中這樣的學者,混入民工里面,也是一樣的草芥吧。
      那李哥見眾人都看著他,苦笑說:“是啊,我幫忙送去的。他臨死還托我幫忙給農村老家寄了一點紀念品回去呢。”
      洪飛盯著他問:“你真的把小潘送進了火葬場?”李哥面色一變,看著洪飛:“怎么了?”神情戒備。
      洪飛說:“我今天看到他了。”李哥的臉一下子有些發青,喃喃說:“果然不對!”拿煙的手指微微發抖,被煙頭燙了一下也不自覺,定定神說:“沒錯。我們用王警察的車送去的,就放在后座。他死的時候很慘,又是膿又是血,加上那天在下雨,弄得車后座很臟,到處都是紅紅黃黃的水。可他半路不見了。我和老王誰也沒打開車門,他就是不見了!我怎么也不明白,一個明明死了的人,怎么忽然不見了……當時我和老王都驚呆了,還在發愣呢,眼睜睜看著車上的一大灘膿血越來越淡,過一會連影子也都沒啦……就好像什么事都沒有!我……我不知道小潘是不是也這樣不見的!”
      他越說越語無倫次,忍不住打了個寒戰。眾民工還是第一次聽到李哥說起這事,都驚得啊了一聲,這才明白李哥剛才為什么不愿提起小潘。洪飛和小翁對看一眼,告辭而去。
      
      小翁一路心里七上八下,忍不住還是說:“頭兒,我總覺得這事不對。潘正中變成民工已經夠莫名其妙了,這個民工還生死不知……我怕有問題……我們還是把線索交給警方處理吧。”他無法理解,向來穩重的洪飛為什么對潘正中的事如此固執。
      洪飛沉默良久,嘆了口氣:“今天我們遇到潘正中的時候,他滿臉腫得發亮。大娘也說那民工一身膿血,看樣子感染得厲害。潘正中可是國際頂尖的細菌學家,不會連這點常識都沒有。我現在有些疑心他不是一般的感染……潘正中當時可能只是昏闕,醒來就自己走了。可那膿血會無故自行消失,事情不對。”
      小翁一皺眉,脫口道:“莫非他的血液中有什么特別的細菌,遇到空氣后,很快就把血液分解了?”洪飛一震,眼中現出憂慮之色,小翁自然明白他想到的問題,心頭一寒,一時說不出話來。
      如果潘正中的感染和A國的成土細菌計劃有關系,只怕不堪設想。洪飛不肯報警,大概是擔心這個計劃的后果。這種事情,驚動基層警察反而沒好處。
      車才開出去不遠,洪飛忽然變了臉色,指著一個岔道低聲說:“拐進去。”小翁不明所以,還是照辦了,滑入路口的陰影中。過一會,一輛銀灰色的車快速經過。
      小翁心頭一跳,小聲說:“怎么生物局的車來了?”剛才被路燈一照,他正好看清車上坐的是關云天和幾個職員,他的女朋友蘭妮也在上面。這些人都穿著全套防護服,如臨大敵的樣子,看得小翁有些心驚。
      洪飛濃眉一皺:“糟糕。新聞一播出來,可能其他人也認出潘正中,向有關部門舉報了。來的不是警察,竟然是關云天他們,看來關老爺老早就對潘正中有興趣,一直盯著他的消息,所以第一時間趕到。”
      小翁聽得大叫不妙,苦笑起來:“讓關云天那頭老兀鷹看上了……潘正中只怕要倒大霉。”洪飛點點頭:“是啊。我們在這里看看動靜吧。”
      他說這話,并沒征求小翁的意見,小翁倒也沒生氣,知道洪飛是把他真當了朋友,這等大事也沒講客氣了。洪飛既然要管這事,他也只好硬著頭皮奉陪。
      關云天的人下車后跑到那老板娘的店鋪去,關云天親自詢問了幾句什么,老板娘顯然被這個陣勢嚇到了,結結巴巴講了一陣,就見關云天點點頭,指揮手下在花臺的泥土里取樣,又忙碌著對地面噴灑藥劑,過一會,地面上現出一個人形的淡淡陰影,半夜三更地忽然冒出來,看著甚是詭異。
      小翁嚇了一跳,洪飛按住他肩膀,在他耳邊低聲道:“不要怕,這是最新型的顯影劑。”小翁被他一提醒,倒是想了起來,頓時微微定心。以前刑偵用的顯影劑一般是二氨酚顯影劑,和蛋白質作用后變色,可以找出細小的血點。但這類顯影劑最大的問題就是染色效果模糊,像今天這樣凸現出栩栩如生的人形剪影,只怕是生物局的什么新發明。人形所在,想來就是潘正中躺過的地方了。
      小翁正在想著,忽然覺得肩上洪飛的手在微微顫抖,不禁心頭一寒。他知道洪飛是個膽大心細的人,竟然也會暗自震動,恐怕今日的事頗為驚人,只是這時候不方便問。
      卻見關云天凝視著地上的人形影子,神情凝重,小心翼翼地從合金工具箱中取出采樣器,刨了一點地面石磚。小翁眼尖,只見那石磚應手而起,人形陰翳卻深入下面的地面,也不知道下頭還有多深。
      小翁心頭大震,忍不住回頭看看洪飛,卻見他神情已經恢復鎮定,似乎早就料到這樣的情形。那老板夫妻目瞪口呆地看著,竟是一言不發,看來早就嚇傻了。
      
      關云天等人總算忙夠了,驅車離去。洪翁二人聽著他們去遠,這才開車出來。小翁只覺一頭一手的冷汗,腳下也有些發軟,忍不住說:“那個顯影劑下去,怎么掘地這么深還有影子啊?我可不明白。”
      洪飛眼中閃過一絲震動,嘆口氣:“他們用的似乎是用來檢查細菌感染的AQZ-II型專用生物顯影劑。這玩意的穿透力很強,只要有特定菌種的地方,它都能滲透進去,有效范圍500米。影子有多深,就說明這種細菌入地多深。”
      小翁聽明白了他的意思,不禁打了個寒戰:“這么說,潘正中身上帶著惡性細菌,而且感染能力非常強,所以他躺過的地面變成這樣子?”
      洪飛皺眉道:“其實我還覺得一事奇怪。那個花臺的大理石似乎很腐朽了,我今天輕輕一踢就坍了一小塊,碎得厲害,后來關云天取樣的地方,本來是花崗石磚的地面,居然也讓他輕輕就切下來一塊。這些石材都朽得離譜。西賓路可是才翻修過的新路段啊,不該這樣。還有,我們去生物局工地,居然一手抹下一大塊墻灰,你不覺得朽得離譜嗎?”
      小翁閃電般想起A國的成土細菌計劃,心頭一亮,喃喃道:“細菌計劃?莫非是潘正中感染了某種促進土壤形成的新型細菌?”
      洪飛拳頭輕輕一扣:“我就是疑心這個。”兩人目光對望,心里一陣駭然。看來A國的成土細菌計劃已經有些成功了,可潘正中怎么會感染了細菌,又在回國期間失蹤?他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
      兩人都是心驚不已,洪飛沉吟道:“不好!潘正中萬一傳染別人……”
      小翁忽然想起那個面目有點腫的李哥,差點跳起來:“慘了!是不是李哥已經被他感染啦?潘正中的臉是腫的,李哥的臉也是腫的!不成,我們得想辦法!潘正中還在到處游蕩,如果細菌再傳染……”
      洪飛眉頭緊鎖,趕緊掏出三維遙感電話,小翁一看他居然聯系關云天,不禁嚇了一跳,趕緊一把搶過電話卡斷了:“頭兒,你要找關老爺?他……可是個不擇手段的家伙,搞不好會把那些民工全部關進生物實驗室!空間局也有太空細菌實驗室啊……我們自己處理好不好?”他一想到大量民工的生命,不禁骨頭發寒。
      洪飛嘴角繃成剛硬的輪廓,沉默不言,隔了一會,深深吸口氣,低聲道:“他中的是實驗室產生的新型菌體,沒有對應藥物,又有很強感染性,連花崗石都可以快速分解……空間管理局根本沒有應付這種細菌的技術,處理不好連細菌實驗室的人自己都要感染。小翁……我們……我們得對社會負責。”他的聲音微微發顫,眼睛卻嚴厲地盯著小翁。
      小翁退了一步,再說不出一句話來。洪飛從他手里掰走電話,只覺他的手冰涼潮濕,微一咬牙,毫不猶豫撥通關云天:“老關嗎?我是洪飛……”他正要說下去,卻見小翁靜靜看著他,眼中神情不知道是痛苦還是迷惘。
      洪飛心里輕輕嘆了口氣,繼續說:“我今天在西賓路吃飯,看到疑似潘正中的男子……”
      對方楞了一下,忽然興奮地大吼一聲:“啊?他現在在哪里?”洪飛正要說話,小翁忽然聽到車尾箱有細微的響動,里面隱約有人在嘶聲大叫:“不行!不要讓關云天插手!洪飛!洪飛!”
      小翁嚇了一跳:“后面有聲音?”心里忽然覺得有點不妙。洪飛眉頭一皺,對關云天匆忙道:“我有點事情,待會打給你!”不顧關云天的咆哮,掛斷電話,停車下去查看尾箱,小翁跟著過去。
      箱門一開,兩人都愣了一下,里面居然有個縮成一團的黑影!小翁還沒反應過來,那人已一躍而起,砰地一拳打在小翁的鼻子上。小翁站立不定,一個趔趄跌出去,那人趁機翻出尾箱,大吼:“你們想帶人去工地?不行!關云天會把那些民工當作白老鼠的!”說著又是狠狠一拳砸向洪飛!
      他才跨出一步,洪飛身子一側避過拳頭,啪地就是一記手刀,切在那人肩膀,打得一聲悶響,帶著輕微的骨裂聲,顯然這一下力道不輕。那人“啊喲”一聲就要栽倒,洪飛變切為抓,硬生生把那人拽了過來,低喝:“想做什么?”
      小翁看得目瞪口呆,一邊抹鼻血一邊嘆氣:“頭兒,你還練過拳腳啊?花樣真不少。”洪飛不答,一把抬起那人面孔,頓時一愣。
      蒼白的路燈照映著他的臉,居然是潘正中!一陣不見,他的面目似乎又浮腫了一些,樣子越發憔悴潦倒,兩眼卻閃著明亮的光,低聲道:“洪飛,不錯,我是A國成土細菌研究組的負責人。這段日子,要不是那群民工收留我,我只怕早就病死了。現在我已經出來,你帶我見關云天就是。但你不要給他說工地的事情,那些民工日子夠艱難了,如果讓生物局帶去,他們都會失業的,只怕連現在的工錢也要被老板趁機賴掉。”
      洪飛苦笑一下:“果然是你,老潘。對不起,就算他們會失業,總比細菌感染了送命好。我必須找關云天,他那里檢測處理能力最強。”
      潘正中神情越發焦急,大喝:“我就是做細菌研究的權威,這種細菌對人體無害!你聽我說完再決定不遲!洪飛,你知不知道,你一個電話會搞掉幾十個民工的工作!這些人都是一家的頂梁柱,李哥家上學的兒子、老吳家等著治病的媽……你要他們怎么辦?”
      他情急之下嗆咳起來,洪飛剛硬的臉微微扭曲了,咬牙不言。二人目光炯炯地對望著,隔一會,洪飛沉聲道:“不行,我要不管這事,更多人會被傳染。”
      潘正中冷笑,就想掙開洪飛,卻被他鐵鉗般的手抓得死緊。小翁一陣血氣上涌,忽然狠狠一拳揍在洪飛鼻子上,大聲說:“潘正中,你快跑!”
      洪飛沒料到小翁忽然來這招,“啊”地一聲,不知不覺手一松,潘正中趁機逃脫,搶先跳上車。洪飛本待抓他,卻被小翁牢牢抱住,一時脫身不得,眼看潘正中一溜煙開走車,洪飛氣得瞪著小翁說:“你瘋了?”
      小翁順手遞給他一張紙巾擦干凈鼻血,見洪飛神情震怒,也覺得怕了,低聲說:“頭兒,潘正中說得有道理……”洪飛只是搖頭:“你犯糊涂了。”
      正在爭執不下,洪飛的電話又響了。二人對望一眼,估摸是關云天打來的,小翁想著潘正中的命運,心里有些發寒。
      洪飛一接電話,果然里面傳出關云天的咆哮:“洪飛,你搞什么名堂?難道你現在和潘正中在一起?你不要走,我們的人馬上到!”他的聲音興奮得微微發抖,小翁在一邊聽到,忽然疑心,關云天根本不是擔心細菌擴散,倒是巴不得有這個研究機會吧?
      洪飛沉聲回答:“剛才是在一起,他揍了我一拳,已經逃走了。”就在這時,電話忽然有個女聲驚呼:“細菌超標的源頭找到了,是……我們的生物局新大樓。”關云天發出一陣響亮的咒罵聲,然后咔嚓一下掛斷電話。
      洪飛眉頭一下子皺緊,小翁不安地問:“頭兒,怎么回事?”洪飛額頭微汗,想了一下才說:“好像你女朋友已經查到細菌源頭了,我估計他們馬上要去生物局的新大樓。那群民工只怕要倒霉了,咱們也去看吧。如果潘正中說的是真的,我們得想辦法幫幫那些人。”
      小翁心頭狂跳,想起剛才潘正中的言語,連忙點頭,忽然覺得洪飛也沒有他嘴里說得那么冷酷無情。車被潘正中開走了,深夜一時叫不到計程車,反正隔不太遠,兩人索性徒步跑去。
      夜深人靜,只有遠處建筑工地的工燈還在明滅不定,光柱中暗白的灰塵飛舞著,顯然這個城市的沙化越發嚴重了。
      今夜,不知又有多少民工在加班干活,這些草芥一樣茁壯頑強的人,大概還在為著工錢熬夜。寒風中,隱約傳來機器轟鳴和工頭的吆喝號令,想必那是潘正中幾個月來熟悉親切的聲音。
      半路上,遠遠傳來警笛轟鳴,正是對著西賓路方向,洪飛喝道:“快!只怕是關云天帶人來了。”小翁想著關云天可能采取的行動,心頭越來越不安,那些民工蒼黃淳樸的笑臉似乎在眼前晃動。
      兩人一路狂沖到生物局大樓工地,看到大隊穿著防護服的特種警察在抓人。李哥被反剪著雙手,正自往警車上推。他拼命掙扎著,不肯上車,看到洪飛,現出驚慌的神色,大聲說:“快走啊,這里在亂抓人!”關云天一見洪飛,微微一呆,又是一聲咒罵,隨即對為首警官說:“別管他,咱們帶人走。”
      李哥奮力往外沖,一只腳剛剛著地,卻被人一把推上車。他沒能站穩,腦袋磕在車門上,悶響了一下,留下淡淡的血痕。已經被推上警車的民工也躁動不已,想掙下車來,卻被硬生生按了回去。
      混亂中,洪飛一個箭步上去,對那警官亮出證件,沉聲說:“我是空間局洪飛,這里的人和我局一個絕密項目有重要關系,請你們把人員移交我方處理。”正自掙扎不已的李哥聽到這句,楞了楞,眼中現出一點希望,特種警察們也紛紛看著他,安靜下來。
      關云天冷笑一聲,搖頭道:“洪飛,你別以為你是空間局的就什么都想管。我查過了,這幫人很可能受到高危細菌的感染,按照咱們的職責分工,只有我生物局才有權處理大規模細菌擴散,你別妨礙我辦公。”
      他說著,側頭吩咐站在一邊發楞的蘭妮:“你馬上給電視臺、電臺發消息,要他們立刻做個滾動新聞,另外通知晨報報社。就說本市某工地的流竄民工發生大規模細菌感染事件,生物局正在調查,有關人員已經被隔離。請知道線索的人士聯系生物局。”蘭妮點點頭,立刻電話聯系媒體。
      洪飛看著他兀鷹般冷酷銳利的眼睛,忽然明白了關云天的真正用意,沉聲說:“其實你也知道,他們不見得被感染。你想用這幫人做人質,放消息引得潘正中現身?關云天,他們也是人,還要管一家人吃飯上學,不該做你的白老鼠——”
      關云天冷笑著打斷他:“好了,洪飛,我是做科研的,你和我說這些沒用。”小翁在一邊聽得火起,忍不住開口譏刺:“做科研?你還是先學會做人吧!”關云天眉毛豎起,咆哮道:“你也敢教訓我?”
      民工們似乎知道了自己的命運,越發躁動不安。為首警官檢查過了洪飛的工作證,對他行了個禮,搖頭說:“對不起,我們接到通知,配合生物局行動,請你不要妨礙我們執行公務。”
      洪飛明知道他說得不錯,自己強行插手是有越權的嫌疑,可眼前情形不能不管。他不覺額頭冒出汗水,心里急速想著辦法。
      李哥明白洪飛幫不了他們,蒼黃的臉泛過一陣抽搐,顫聲說:“你是當官的吧?求你幫忙和我老婆說一聲,建筑老板拖了我半年的工錢,那些錢足夠娃兒今年的學費,叫她找老板要錢,老板再不給,就算上塔吊拼命,也得把錢要回來。要娃兒好好讀書,我家電話是……”
      他臉上扯出個生硬的笑容,嘴唇卻不住顫抖。小翁聽得一慘,想著潘正中的話,心里一陣攪動。李哥到現在還想著兒子的學費,就算是草芥,也有自己關心的人吧,只是誰來關心他們自己呢?
      洪飛眉頭皺緊,點點頭,正要說什么,車門砰地一聲關上。關云天等人紛紛上車,就要離去。洪飛心里一急,還想阻止,關云天的電話響起,他聽了之后,面色微變,似乎發生了什么事情。
      就在這時,前面急匆匆馳來一輛車,呼地堵住關云天去路。小翁一驚,脫口道:“潘正中?”看來關云天的辦法起了作用,潘正中不知在哪里聽到消息,他果然不忍心拖累這群民工,立刻趕來。
      潘正中下了車,對著關云天笑了笑:“你找我是吧?現在我來了,你可以放人啦。”關云天目光一亮,做了個手勢,幾個人一涌而上,把潘正中牢牢抓住。
      潘正中抬起頭,扭曲浮腫的臉在工地蒼白的燈光下越發詭秘平靜,微笑著說:“你們小心一點,不要……被我身上的細菌傳染。我既然來了,不會跑的。”這話果然有效,幾個人都忍不住松開手。
      車中的民工看到他,都喧嘩起來,有人要他快跑,也有人罵他連累別人。潘正中便又笑了笑:“關云天,我研制的成土細菌對人體本來沒有傳染性,你放了老李他們,我會和你合作的。”
      關云天只是干笑:“可是我怎么知道成土細菌不會傳染人體,你都腫得這個樣子了,該怎么說?”他總算抓到潘正中,頓時眉飛色舞起來,連說話的聲音也響亮了許多。洪飛本待幫潘正中說話,可關云天的問題也正是他的困惑,當下靜靜聽著。
      潘正中淡淡一笑:“我說明一下這個計劃吧,你聽了自然明白。”
      關云天心頭一動,要蘭妮帶著眾人先回生物局等他,只留下幾個助手。他本想趕走洪飛,眼看對方拿出空間局工作需要的理由,就是堅持不動,只好算了。
      潘正中靜靜等他打發了眾人,解釋道:“以前的土壤科學研究,一般考慮是地形、氣候、成土母質、植被、成土年齡五大成土因素,總是不得突破。后來我提出了斷裂細菌DNA鏈、制造變異的設想,頗有效果。所謂成土細菌,完成風化作用之后,會加速DNA鏈的斷裂和重組,發生繁殖變異。變異后新一代細菌的作用接近早期的地球藍藻,能促進腐質層的形成。由于它的變異過程非常集中,就能在短期內改變地質,制造土壤。很幸運,我居然成功了。所以,成土細菌的反應對象是貧水條件下的巖石,人體內的高含水量、有機質環境反而會抑制細菌生長,怎么傳染呢?”
      眾人聽著這個新穎大膽的設想,都有些驚訝地看著眼前浮腫虛弱的病人。潘正中倉促地笑一下,顯然對自己的成就很自豪,隨即又皺起眉頭。
      關云天困惑地想了一會,搖頭說:“你講得倒是有道理,可為什么你還是感染了?”潘正中眼中現出神秘的光彩,笑了一下,慢慢說:“那是我特意在身上注入了專用的誘導劑,然后注射大劑量的成土細菌,經過好幾次才成功的。這些民工雖然和我一起生活,也沒法被感染。”
      小翁大吃一驚,忍不住叫道:“你……你瘋了?那個細菌連巖石都能分解,你……不是找死么?”潘正中苦笑道:“我本來就得了絕癥,活不久啦,死于細菌感染也沒什么了不起。”
      關云天皺眉問:“可是,你為什么這么干?”潘正中默然一會,淡淡反問:“關云天,你做研究,只是為了取得科研成果,是吧?如果我說什么‘理想’之類的東西,大概你覺得很好笑。不過……再造土壤就是我的理想,就這么簡單。”
      他看了看警車中形容黯淡的民工,繼續說下去:“你們恐怕不清楚我的家境。我老家是三百里亂石山,沒有腐土層的石山基本不長植物,窮得厲害,住不得人,年青小伙子都出來做民工,多少年了還是這樣。我向來知道沒土沒地的滋味,做這項研究,為的是改善荒山和戈壁地區的環境,促進土壤形成。可惜A國政府的目標還是太空開發。唉,我游說幾次,他們都不同意作為把這項成果做民用……”
      洪飛似乎聽出了什么不對勁的東西,喃喃問:“所以你寧可用自己的身體將成土菌帶出來,再趁學術交流之際化裝成民工出走,打算回你老家?”小翁聽得一震,心頭一陣莫名的滋味涌上來。
      潘正中點點頭:“是啊。我反正已經要死了,如果死在老家的石山,也許百年之后,那里會有良田。我對征服太空沒什么興趣,可是,沒有土地就人類無法生存。那時候我想,留下的東西若能再造土壤……做研究的人,一輩子最大的成就也就這樣了。”
      關云天聽得興奮起來,大聲說:“好厲害的計劃!老潘,你要是成功了,人類豈不是可以很快進行外太空殖民?怪不得洪飛說你的事和空間局的項目有關!”
      潘正中冷笑一聲:“連地球都越來越沙漠化了,土地是最珍貴的東西,它就在我們腳下,卻沒多少人珍惜,反而追求什么虛無飄渺的太空夢想。A國固然好大喜功,你關云天又有什么兩樣?”
      這話說得小翁一愣,想著洪飛那句“失去土地的民工還不如草芥”,覺得他也有道理,不禁一陣茫然。卻聽關云天干笑起來:“是你答應和我合作的啊,怎么,現在又要反悔?”
      潘正中閉了閉眼睛,鎮定一下,說:“我答應了,自然不反悔。”洪飛一驚,低聲道:“老潘?”潘正中對著他和小翁靜靜一笑:“我反正都要死了,就算把成果留給關云天,也好過什么都不留下就死掉。”這話說得關云天大是高興,哈哈一笑:“說得對!”
      潘正中吸了口氣,接著說:“我身上的成土細菌雖然擴散了一些出來,可惜經過人體作用之后有些性能變異了,不適合研究使用。要提取出性能最強的原始菌體,還是得靠我研制的專用誘導劑。”
      關云天忍不住跨前一步:“誘導劑在哪里?”潘正中指了指空間局新大樓的工地:“我就藏在里面。之前老李不小心當清潔劑用過一點,所以他受到成土菌的輕度感染,不過已經被我處理過,應該沒事了。”
      洪飛一驚,想起之前大樓某些地方觸手就碎,再想起李哥輕微浮腫的臉,喃喃道:“怪不得……”忽然想到一個可怕的問題:要從潘正中身上提取出成土細菌,他還能活下去么?一想到這里,忍不住輕輕說:“老潘,你……怎么提取細菌啊?”
      他這話一說,小翁忽然明白過來,心想:“潘正中會死么?那些細菌連石頭都能化掉,一旦被誘導劑激發,會不會把他分解得連骨頭都不剩?”不禁打了個寒戰,就想阻攔他。
      潘正中鎮定地搖搖頭:“你們不用問,就這樣吧,再見。”天色微白,黎明的天光照在他浮腫的臉上,陰影深深淺淺地斑駁著,顯得有些神秘,可也透著凄涼。他忽然泛出一個平靜溫和的笑容。
      小翁看得心頭一堵,幾乎說不出話來。洪飛忽然伸出手,似乎想阻攔什么,卻被潘正中鎮定的眼神堵住了。關云天卻管不了許多,馬上要他帶著去找。潘正中也不反對,一路走入新大樓。忽然回頭,對兩人做了個手勢,似乎在告別。
      小翁認出那是民工喝酒劃拳時流行的手勢,是弟兄再見的意思。他不忍再看,只好硬生生低下頭,想著潘正中身上發生的可怕事情,遲疑著問:“頭兒,我們也進去嗎?”
      洪飛苦笑一下:“算了,我們回去吧。我要好好想一下。”他神情有些迷茫,似乎有什么東西忽然令他困惑了。
      兩人上了車,小翁忍不住問:“頭兒,你要想什么?”洪飛沉思一會,心不在焉地說:“也許土地短缺真是民工問題的根源,不知道關云天會怎么做?我想,他還是更關心研究成果,至于那些草芥——還是草芥吧。”
      小翁沉默了。
      洪飛靜靜把車開出一段,身后忽然傳來一種可怕的喀嚓聲,連續不斷地悶響著,似乎有什么猛獸在瘋狂地吞噬著虛空中的一切。他一驚,從倒視鏡往后一看,頓時手一抖,車激烈搖擺了一下。
      兩人身后,朝陽正在升起,金紅磅礴的光芒照亮了大地。生物局新大樓雄偉的輪廓在晨輝中越發奪人眼目,樓下煙塵飛揚,在初晨的陽光下泛著朦朦的暗金色。這個高峻的建筑物,正在緩慢而堅定地一節一節向下陷落。
      小翁驚道:“大樓垮了?怎么回事?”激動之下聲音格格發抖。
      洪飛愣了一下,顫聲回應:“大概他們找到了誘導劑,可是出了什么事故,成土菌提取失敗,在大樓中飛快傳播……或者,潘正中怕成土菌落到關云天這種科學狂人手中反成禍事,他是故意的……”
      他的話很快被后方沉悶不絕的巨大聲音蓋住了。
      大樓還在氣勢磅礴地向下沉落著,每塌陷一分,金塵更多,猶如云蒸霞蔚,雄渾的輪廓在薔薇色天幕中緩緩消失,一點一點現出樓后血紅的太陽,燦爛的光線刺痛了兩人的眼睛。
      (全文完)
    插入書簽 



    該作者現在暫無推文
    支持手機掃描二維碼閱讀
    晉江APP→右上角人頭→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頂部
    ←上一篇  下一篇→   作 者 推 文
     
    網友: 打分: 評論主題:
    分享到:

    作者加精評論



    本文相關話題
      以上顯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條評論,要看本章所有評論,請點擊這里

      专家预测汇总 双色球中奖规则和玩法 11选5万能8码4注包中 甘肃十一选五规律 今晚体彩七位数预测 幸运农场中八个多少钱 浙江6十1几点开奖 下半年股市分析 河北十一选五的走势图一定牛 北京体彩快中彩号码统计器 幸运飞艇走势技巧易懂教学(新手篇) 今天福彩排列七的号码是多少 股市下周行情预测 七星彩排除码 江苏11选五遗漏前三直 七星彩自动选号 江苏快三投注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