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士無雙(完)

作者:回心石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節] [下載]   [舉報] 
文章收藏
為收藏文章分類

    第四章

      
      信天王府已經許久沒有如此熱鬧了。
      
      邊關北陽軍軍心日益渙散,流紫郡王乘勢揮軍大破之。北陽軍慘敗,望風披靡。勝兵似水,流紫郡王又乘勝攻陷了四座城池。捷報傳來,滿朝歡動。
      
      福無雙至今日至。蜀地巴坎率眾流寇接受朝廷招安,歸順信天,其間未費一兵一卒。
      
      信天軍雄風重振,信天王龍顏大悅,下令擺宴王府,犒賞三軍。
      
      山光西落,池月東上。小竹斜倚闌干,隔著岫湖遠眺又華園。
      
      彩袖顏紅,舞低楊柳,歌盡桃花;綺羅弦管,吹斷水云,天上人間。
      
      那是不屬于她的喧鬧,絢麗而奢華。
      
      南疆北關大捷,她當居首功。可她卻無意于世俗的名利,置身事外,固守著浴蘭軒的清凈。
      
      暮色下,白朗悄然而來,在軒外止步。
      
      她臨湖而坐,輕袍緩帶。晚風送爽,掠過裙裾,漾起層層漣漪。
      
      風乍起,吹皺一池春水。他為之失魂。
      
      小竹微微側首,看見了他,起身,迎風而立,如緞般的青絲輕舞飛揚,美得縹緲而虛幻。
      
      “世子?”她有些詫異。
      
      他微笑,溫柔而純粹。
      
      小竹靜靜地望著他,冷淡以對:“王爺大宴群臣,世子卻中途離席,恐有失禮。”
      
      聞言,唇邊的笑容有些僵硬,道:“官場應酬太過虛偽了。”稍頓,又道:“蜀地之行,辛苦你了。你,沒事吧?”
      
      “多謝世子關心,小竹不敢當。為王爺效力,不敢言苦。”
      
      白朗苦笑道:“世間硝煙四起,烽火連天,你何苦以身犯險呢?”
      
      “天下大治,千載一時。個人安危何足道!”
      
      心神一恍,他癡望,只覺她周身散發著清冷的傲氣,不同于父王與生俱來、君臨天下的氣度,卻似自信、似不屑、似嘲諷,有蘊含了些許孤獨。
      
      遲疑些許,他問道:“你,還記得當年我許下的那個諾言嗎?”
      
      “小竹不記得世子曾許下過只字片語。”
      
        “不,我說過的,在當年李府百花會上。”他的目光有些飄忽,仿佛沉迷于回憶中,低喃道:“百花會上,我第一次見到你,你正身處險境。我著急地喊著你的名字,你卻臨危不懼,還對我笑,純真而無畏。”
      
      “時過境遷,小竹早已忘了。”百花會,那是她多年以來一直故意地甚至是刻意地想要抹掉的記憶。
      
      白朗有些激動,大聲道:“可我卻終生難忘。”
      
      小竹不語。
      
      終于,白朗鼓起勇氣,道:“那時我曾說過,十年后要娶你做我的王妃。如今,雖然時過境遷,但此情此心依舊。小竹,你……愿意嗎?”深情流露,雙瞳灼然凝視,盛滿了殷切希望。
      
      石破天驚!小竹震住,秋水般的眸子難以置信地望著他,有些不知所措。
      
      他靜靜等待著她的回答,心中忐忑。
      
      許久,她方才回神,恢復一貫的冷淡,道:“兒時戲言豈可當真?世子選妃,滋事體大,不可率性為之。”
      
      瞬間,白朗臉色慘白,黯然無語,眸中淚光隱隱。
      
      硬下心腸,她別過臉,不再看他。
      
      “晚妝初了明肌雪,春殿嬪娥魚貫列。鳳簫吹斷水云開,重按霓裳歌遍徹。王弟,放著美人溫柔不享,悄然離席,叫我好找啊!”渾厚的嗓音伴著爽朗的笑聲破寂而來。
      
      循聲望去,竹影斑駁間,一抹高大的身影踏月而來。俊偉的身形與信天王爺有幾分肖似,只是少了份儒雅,更多的卻是桀驁不遜的霸氣。
      
      他笑道:“臨風誰更飄香屑,醉拍闌干情未切。王弟好興致啊!”
      
      白朗強笑道:“王兄說笑了。”
      
      他轉身,目光落在了小竹身上,雖含著笑意,卻如鷹般厲銳,“倚青縣主曲小竹,真是百聞不如一見。”
      
      小竹淡笑,微微頷首,道:“見過流紫郡王。”
      
      來者正是信天王爺的侄兒,常年駐守邊關、戰功碩碩的流紫郡王白云深。
      
      白云深戲謔道:“王爺在又華園大宴群臣、犒賞三軍,你這個大功臣卻躲在此處與王弟花前月下,豈不辜負了王爺的一片盛情?”
      
      眼角掃過一臉凄愴的白朗,小竹忽然展顏,漾出一抹甜美的笑,道:“想不到馳騁沙場、令人聞風喪膽的流紫郡王說話竟如此風趣。”
      
      “哦?是嗎?”他別有用意地瞥了白朗一眼。
      
      小竹坦然道:“慶功宴上,觥籌交錯,世子只是不勝酒力,出來透透氣而已。至于我,向來不喜歡應酬,去了也只會讓大家掃興罷了。郡王誤會了。”
      
      “原來如此。”白云深作恍然大悟狀,復向白朗道:“王弟,你果然面色不佳,還是回承景軒好好歇息吧!”
      
      白朗茫然未聞。他驚攝于她方才的那一笑,燦若蓮花。可心,卻痛到無以復加。為什么,她從不曾對自己笑過?冷淡的回避、漠然的拒絕,便是她給的全部了。
      
      “兒時戲言豈可當真?世子選妃,滋事體大,不可率性為之。”這就是他窮十年光陰盼來的回答嗎?覆水難收,卻叫他情何以堪?
      
      頹然地轉身離去,步履有些踉蹌,無限的落寞。
      
      白云深略帶同情地望著他遠去的背影,輕嘆道:“多情卻被無情惱!”
      
      小竹斂笑,不去理會。
      
      “嫁入王室,做世子妃,天下女子莫不夢寐以求。可對你而言,真有那么為難嗎?”
      
      小竹皺眉:“無論如何,我也算是浴蘭軒的主人,郡王你不請自來、竊聽人言,不覺有失身份嗎?”
      
      白云深嘲弄地笑道:“非禮勿視,非禮勿聽,非禮勿言,非禮勿動。孔老夫子的教誨我不敢忘。不過事關王弟的終身大事,我少不得要關心一下。”
      
      兩兩相望,他氣勢迫人,“告訴我,你拒絕他的理由。”
      
      小竹冷笑,“你不是將一切盡收耳中了嗎?”
      
      白云深輕笑道:“那只是借口吧!?”
      
      她冷冷地道:“我沒有強迫你相信。”
      
      他走近,月色下,目光直指人心。“曲小竹,你真是那么無情嗎?亦或是……你已用情太深了?”
      
      風中,纖弱的身軀輕顫。
      
      似笑非笑地,他低語道:“他究竟是怎樣的一個人呢?”
      
      一夜狂歡,舉朝皆醉。所以今日的早朝取消了。
      
      百無聊賴地,她倚在窗下烹茶。水汽氤氳中,茶香四溢飄散,幻如夢境,令人心馳神往。
      
      正魂游太虛間,門外卻傳來了侍女小羅兒、小紗兒的聲音:“奴婢參見王爺。”
      
      她連忙起身,信天王爺已信步推門而入。
      
      “參見王爺。”
      
      “免禮。”換了一身便服的他令人略感親近。他在幾前坐下,饒有興致地持盞而品,贊道:“好茶!”
      
      明眸靈動,小竹道:“王爺屈尊來此,恐怕意不在茶吧!”
      
      信天王爺笑道:“你這率直的脾氣與青冥賢弟很相似啊!”
      
      小竹淺淺一笑,道:“昨夜歡宴方罷,群臣皆宿醉未醒。王爺卻不辭辛勞、親臨浴蘭軒,想必是有什么要事了?”
      
      “昨晚本王大宴又華園,論功行賞。小竹你當居首功,卻為何不見蹤影啊?”他問道。
      
      “小竹只是略盡綿薄之力而已,不敢居功。況且小竹素來不喜喧鬧,所以就留在了浴蘭軒里。”
      
      他凝望著她,“你可知,朗兒昨日醉倒在承景軒,至今未醒。”
      
      她垂眼,“王爺是來向小竹問罪的?”
      
      信天王爺搖頭,道:“兒女之事,本就該兩情相悅。你又何罪之有呢?只是……我沒有料到朗兒對你用情至深。”
      
      心中有一絲歉意,她道:“世子錯愛,小竹承受不起。”
      
      “可是……淑太妃對此事也已有所耳聞了,她似乎有成全之意。”
      
      她愕然,道:“小竹不認為那是王爺所樂見的。”
      
      “但我更不樂見朗兒借酒澆愁,痛不欲生。”
      
      “那……王爺有何打算呢?”她不安地問道。
      
      目光寒酷,他道:“讓朗兒對你徹底死心。小竹,你明白該怎么做吧?”
      
      她暗自松了口氣,道:“小竹明白,定當盡力而為。”
      
      信天王爺滿意了,“那本王拭目以待。”
      
      他四下張望,眼光落在了九霄環佩琴上。“我記得……令堂精通音律,深諳古琴之道,想必你也得其真傳了。可愿為本王撫一曲?”
      
      她輕笑,“小竹恐怕要讓王爺失望了。”
      
      她的違逆讓他感到意外,沉聲問道:“為何?”
      
      “人間絕響,九霄環佩,唯風華絕代堪配之。小竹資質平庸,不敢褻瀆名琴。”
      
      信天王爺一愣,抬眼,見她唇角微揚、似笑非笑,頓時五內翻騰,思緒紛紜。他啞聲道:“原來,你知道……”
      
      “天寒翠袖薄,日暮倚修竹。這案九霄環佩琴,王爺其實是想賜給……我娘的吧!”
      
      他萬分感慨,良久,道:“她曾對我說過,她生平所愛,唯有九霄環佩琴,只可惜此琴流失已久,難覓蹤跡。后來,我派人多方尋求,終于覓得了此琴,原想送給她,博她一笑的,可她卻……”
      
      眼圈不禁微微泛紅,她道:“王爺此情此心,娘若地下有知,今生亦了無遺憾了。”
      
      信天王爺離開后不多久,便又有侍女來打擾了:“倚青縣主,流螢郡主有請。”
      
      “知道了。”無力地輕撫額頭,小竹感到一絲倦意。先是信天王爺親臨,接著流螢郡主有請,然后又會是誰?風華王妃還是淑太妃?為何兩人之間的情感會牽動那么多人?難道她直面自己的心意,坦言相告也錯了嗎?身在王室的無奈啊!
      
      飛螢居。奇珍異寶交相輝映,流光異彩,極盡奢華。
      
      “你就是曲小竹?”水晶簾后,傲慢的聲音傳出。侍女們簇擁著一位少女而出。流螢郡主——信天王爺的掌上明珠,云鬢花顏金步搖,端的是明艷動人。
      
      “小竹參見流螢郡主。”藏起一身傲氣,她平凡得不起眼。
      
      流螢挑剔地打量著她,滿目難掩的鄙夷,“相貌平平,氣質也一般,真不明白王兄為何會對你如此癡迷!”
      
      心下輕嘆,小竹不語。
      
      流螢又道:“王兄乃嫡出長子,地位尊崇。他不惜紆尊降貴,垂青于你,可你卻冷言相對,未免太過絕情了。”
      
      小竹仿若未聞,依舊不語。
      
      流螢冷哼道:“怎么?自知理虧,無話可說了?”
      
      小竹抬眼,道:“既然郡主認為小竹沒有直言的權利,那我多說也無益。”
      
      流螢怒道:“你……你竟敢頂撞我?!”
      
      她故作謙恭,道:“不敢,小竹只是據實以告。”
      
      流螢氣急色變:“曲小竹!你……放肆!”
      
      “郡主息怒。”她平靜得不帶一絲感情。
      
      流螢恨聲道:“曲小竹,我要治你的罪!”
      
      “誰又得罪了流螢郡主啊?這么大的火氣!”低沉好聽的聲音傳來。
      
      “云深!”流螢郡主不再驕縱,一臉委屈地望向白云深,淚眼盈盈地控訴道:“她對我無禮。”
      
      小竹道:“參見流紫郡王。”
      
      白云深望向小竹,道:“原來倚青縣主也在。如果我猜的沒錯,應該是為了王弟的事吧!”
      
      流螢上前牽著他的衣袖,嬌嗔道:“她傷害了王兄還欺負我,我要治她的罪。”
      
      “治罪?”白云深笑問道:“她所犯何罪?”
      
      “這……”流螢理屈詞窮,不依道:“我不管!反正她就是有罪。”
      
      “流螢,‘莫須有’三字何以服天下?況且,倚青縣主有功于朝廷,即便犯了什么過失,功過也可以相抵。我看……這事就算了吧!”輕撫著流螢如絲般長發,白云深柔聲勸慰著。
      
      流螢不甚甘愿地道:“那……看在你的份上,我就饒了她這次。”復又撒嬌道:“云深,你難得回來金陵,可要好好陪陪我。”
      
      白云深有些為難,道:“我有公務在身,哪能終日留在又華園里呢?”
      
      流螢頗感失望,郁郁不言。
      
      白云深道:“我剛從承景軒過來,王弟已經醒了,你去看看他吧!”
      
      “王兄……”流螢聽聞,欣喜不已,連忙往承景軒去了。
      
      偌大的廳中徒留白云深與小竹二人,兩兩相對。
      
      “王弟他為你落得如此狼狽,你不去探望一下嗎?”白云深問道,眼中笑意濃濃。
      
      小竹愛理不理,道:“我自有打算,不勞郡王操心。”
      
      “語氣不善嘛!”他低喃道。“如果我沒有記錯,昨夜我們是第一次見面吧?我得罪你了嗎?”
      
      小竹不答,只道:“郡王,我還有事,先行告退了。”轉身欲走。
      
      “喂——”白云深喚住了她,“我兩次為你解圍,你卻連聲謝都那么吝嗇嗎?”
      
      小竹回眸,卻淡漠如煙,“郡王不知何謂‘大恩不言謝’嗎?”
      
      長臂微抬,他閃身截住了她的去路,邪邪一笑,“我要出東門辦事,正好順路,一起走吧!”
      
      
    插入書簽 



    該作者現在暫無推文
    支持手機掃描二維碼閱讀
    晉江APP→右上角人頭→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頂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網友: 打分: 評論主題:
    分享到:

    作者加精評論



    本文相關話題
      以上顯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條評論,要看本章所有評論,請點擊這里

      专家预测汇总 幸运飞艇走势技巧易懂教学(新手篇) 七位数怎么看有没有中奖 天津休彩十一选五开 股票上证指数什么意 11选5自创定胆 黄金城电子娱乐 新疆11选5预测 浙江12开奖结果查询 体彩福建22选5开奖结果 时时乐上海走势图连线 福建快3开奖号码今天 七星彩走势图表近30 河南快3开奖结果查询今天 516棋牌游戏中心 福建31选7中奖新规则 2019股票型基金最新排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