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言哥兒

作者:鏟屎官兔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節] [下載]   [舉報] 
文章收藏
為收藏文章分類

    第十八章

      過了冬祭,沒兩日便到了臘八,這臘月初八據說是佛陀成道節,即“臘日”。在這一日制成的吃食能夠多放些時日,所以村里各家各戶都會在這日開始準備過年的東西。
      
      初八這一日的清晨,木雨來尋方言,此時方言家還未用完早飯。
      
      “言哥兒,言哥兒,我來尋你了!” 未見其人,其聲卻早已傳了進來。
      
      見到來人,方言語帶意外:“怎得來的這么早?可用了早飯了?”
      
      木雨點了點頭,“自是用過了,”見方言還未吃完飯,他倒有些意外,“你怎得這么晚?”
      
      “晚?每日早飯都是這個時辰,怎得就晚了?”方言問道。
      
      見他許是忘記了,木雨便問道:“你是不是忘記今兒個是臘八了!”
      
      臘八?方言還真忘了,這一日縣城里有集市,很多村民都會去買年貨。
      
      想到這里,方言便問:“可是要去買年貨?”
      
      “嗯,嗯,”木雨夸張的點了兩下頭,可見非常高興。方言見他這樣,也多了幾分開心,“來尋我,莫不是同去?”
      
      “自是要同去!我爹娘已經先去了縣城,你可不能辜負我來尋你的好意。”像是怕方言會拒絕,木雨話中帶了些撒嬌的意味。
      
      雖然沒甚心思過年,但是總應買些東西圖個吉利。
      
      從正旦到正月十五,縣城的店鋪都不開門,攤販也都不出攤,需要吃用的得先買下。想罷,方言便點了點頭,“你且等我吃完這口飯,便一起去罷。”
      
      待吃完飯,問過方老二需要買的東西,方言便與木雨出了門。
      
      因著今日去縣城的人多,村子里有牛車、驢車的人家便都將車拉了出來,捎上幾個去縣城的人,便能賺到幾文錢。
      
      走到村口,見有人牽著驢車在等,方言與木雨二人便上了車。
      
      村里的車大多沒有棚子,平日里牲口用來拉磨、犁地,木板車則用來運些糧種、糧食。冬日里沒甚事做,偶爾會拉車出去,像今日這種一次好幾輛車出門的境況,一年也就那么幾次。
      
      這驢車上面地方也不太大,冬日里人們穿的又多,這會兒連著趕車的總共坐了五個人便滿了。
      
      坐驢車并不是什么舒服的事兒,冬日的清晨,本沒有什么風,但是驢車一跑起來,那風呼呼的吹,沒一會便感覺露在外面的臉凍的發僵。好在驢車速度比人走的快,約有半個時辰便到了縣城。
      
      方言二人,付了每人三文的車資,約好回程的時間,便下了車。
      
      良柳縣的西街異常的熱鬧,整條街上人頭攢動,有小販的吆喝聲,亦有討價還價的聲音。
      
      與其說木雨是來辦年貨的,不如說他是來玩的,家里的年貨都是他爹娘出來采買。雖然木雨做繡活每月都有進項,但一年賺那幾兩銀子都存起來,準備作嫁妝錢。今日清早爹娘給了他一錢銀子,讓他出來買些喜歡的東西。
      
      方言則按著方老二的意思,買了幾斤豬肉,買了一幅門神畫,又去草堂買了一副配好的臘藥,想著過幾日再來買一小壇酒,便只剩布料沒有買了。
      
      木雨這一路上東看西看,也沒有買什么,只是幫著方言提了些東西。
      
      待到了布莊,方言將買好東西放到進門處的凳子上,便四下里看了看,這布莊的布甚是齊全,還賣些成衣,只是價格要貴上一些。
      
      方言會做繡活,對布料自然是熟識的很,但家里的條件擺在那里,他也只能挑了棉布,這棉布八十文一匹,算是整個布莊最便宜的布了。
      
      待方言買好布料,便去尋木雨,陪他挑選布料。
      
      這時一個打扮夸張的婦人,帶著個哥兒,向著布莊走來。
      
      那婦人正與跟著的哥兒說道:“你且去那邊的凳子上歇一會兒,娘給你選些合適的布料。”說著抬手指了指凳子的方向,示意那哥兒去坐,但見那上面放了些東西。她隨即用帕子一掩口鼻,嫌棄道:“這是誰放的啊!這么沒規矩,什么亂七八糟的東西都往凳子上放,還叫不叫人坐了!”
      
      方言聞言應是說的自己,趕緊過去將東西拿起來,待直起腰時,便見一熟人,方言喚了一聲:“姑姑。”
      
      見是方言,方淑面露不屑,上次去方家的事她還記得清楚呢,這小哥兒可不是還什么好東西。
      
      “哦,是言哥兒啊!”方淑瞥了方言一眼,本想刺方言兩句,又想著在縣城里沒得丟了面子,若是影響了自家哥兒的親事便不好了。
      
      方言本是想打聲招呼便算了,誰知方淑卻不打算就這么放他走。只聽方淑道:“言哥兒,這是姑姑家的哥兒,你可還記得?”
      
      方言聞言,看了看站在一旁的哥兒,自小也就見過一次,樣貌中等,倒是那面上顏色粉嫩,想來生活是不錯的。
      
      見方言不搭腔,方淑便自顧自的說了起來,“你們倆小時還一起玩過呢!姑姑家的哥兒前幾日剛訂了親,便是對面那家雜貨店的,”抬手指了指對面,又接著道:“今日,姑姑便是來選布料給哥兒做新嫁衣的。”
      
      炫耀完自家哥兒的親事,方淑欲問方言定親沒,想趁機可憐他兩句,誰知木雨便過來接上了話。
      
      木雨本在那邊看絹布,新絹確是漂亮,摸著又順滑,想叫方言也看看,便見有人同方言講話。見那婦人表情不善,木雨便過來看看出了什么事,聽了一耳朵便知這是怎么回事了。
      
      木雨道:“定了對面雜貨店東家的漢子?”
      
      方淑沒想到有人發問,愣了一下,見來人長的甚是水靈,應是沒見過的,便問道:“你是誰?”
      
      “我自是言哥兒的好友,你剛不是說你家哥兒定了親?可是對面那雜貨鋪東家的漢子?”
      
      聽他與方言一路的,又問了這么個問題,方淑就氣的牙癢癢,也不回答,道:“我要帶著哥兒去選布料了,你們且讓讓。”便拉著哥兒錯身走了過去。
      
      見方淑走了,方言還有些詫異,“怎得一句話就問跑了?”
      
      木雨則拉著他往外走,邊走還邊問道:“這人你可認識?不像好相與的。”
      
      “那是我姑姑。”方言道。
      
      聽方言這么說,木雨也不甚在意,捂著嘴與方言道:“我與你講,剛在挑布料的時候,就聽布店的活計說,雜貨鋪的東家本有兩個哥兒,今日天還沒亮,又得了個漢子,據說生在臘八這一日應當是有福的。”說罷,笑嘻嘻的看著方言,“你說有趣不?真是笑死我了。”
      
      原來如此,方淑家的哥兒應當只是與店里的伙計定親了,本想含糊著與方言炫耀一番,沒想到被木雨問住了。
      
      都說生在臘八是有福的,就是不知自己的福在哪里,方言嘆了口氣,陪著木雨又逛了一會,便回家了。
      
      既然東西都買了,方言便都收拾了,做了腌肉、包了餃子、蒸了饅頭,拿到外面凍上,待凍結實了便存到外面一口大缸里,過年時直接拿出來吃即可。
      
      家里人口少,準備的東西也簡單,方言又用買來的棉布給自己和方老二各做了一件外衣,只幾日的時間,過年的物品便準備好了。
      
      待到臘月十二,方言約了木雨同去交繡活。
      
      在交繡活的屋子里見了到了曹管事。這交接繡活都是有個女人負責的,今日見了曹管事也是稀奇。
      
      方言進去交了繡活,本想領些大一點的繡活,便聽那管事的女人道:“曹管事,聽說繡莊里接了個大活兒?”
      
      曹管事聽她這么問,不答反問:“你的消息倒是靈通!哪里聽說的?”
      
      “哎呀,這不是前幾日那有了孕的繡娘回家去養著了,臨走前道咱們繡莊吃的好,工錢給的也及時,接了個大活兒,她卻這會走了,甚是過意不去嘛!”那女人這么說了,既把繡莊夸了一通,又幫著那走了的繡娘說上了話,這說話功夫甚是了得。
      
      方言卻想到繡莊許是缺繡娘了,呆了一會兒,見曹管事出門,便也不領繡活,轉身便追了出去。
      木雨本想要過年了,接個簡單的繡活,可以多些時間玩耍。但見方言出去了,趕緊去追。
      
      待木雨追到回廊,便聽到方言說想接大些的繡活。
      
      曹管事聽聞方言的話,便問道:“接繡活應是去找那管事的女人,怎得來找我?”
      
      方言一揖道:“曹管事,實不相瞞,我家急用錢,想接個大活,多得些銀錢,好應急。”
      
      聽他這么說,曹管事心里有了計較,急用錢卻不是借,也沒有提預支的事,倒是個實在的。想到這幾日莊子里的繡娘,有了孕的、害了風寒的都歸家了,是缺些人手。便道:“你且拿上繡活,與我一同去見婉娘吧!”
      
      聞言方言道了謝,與木雨跟著曹管事,去見了婉娘。
      
      再見婉娘,方言仍是覺得她貴氣逼人,與平日里見慣了的人甚是不同。
      
      一如第一次見時的樣子,婉娘坐在會客大廳主座上喝茶,坐姿端正,微微低著頭,右手拿著杯托,左手用杯蓋輕輕的拂著浮起的茶葉,喝了一口,并未發出半點聲音。
      
      見了她的動作,木雨十分驚訝,面帶沉思。
      
      喝了兩口后,婉娘將茶杯放到了桌子上,抬頭見來人多了兩個,也沒有半點詫異,只道了聲:“曹管事。”
      
      
    插入書簽 

    作者有話要說:
    今日18點18分18秒開新文,歡樂溫馨小萌文,為慶祝兔作者的勤快,今日雙更!
    這幾日小天使留言的越來越多,不停刷新網頁的兔作者患了手指僵硬癥Σ( ° △ °|||)︴
    方言:就沒見過你這么騙安慰的,你把大寶還給我!



    該作者現在暫無推文
    支持手機掃描二維碼閱讀
    晉江APP→右上角人頭→右上角小框
    33

      ↑返回頂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點) 手榴彈(×5) 火箭炮(×10)
    淺水炸彈(×50) 深水魚雷(×100) 個深水魚雷(自行填寫數量)
    網友: 打分: 評論主題:
    分享到:
     
     
    更多動態>>
    愛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評論



    本文相關話題
      以上顯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條評論,要看本章所有評論,請點擊這里

      专家预测汇总 北京快乐8八位走势图 明天那只股票能涨停 广西快3遗漏表 北京pk拾app 黑龙江36选7 112期心水一点必中特 体彩江苏7位数近30期 辽宁快乐12前三组遗漏 甘肃11选五下期推荐 黑体彩11选5开奖结果 甘肃十一选五推荐前三 11选5一定牛辽宁 七星彩排列7走势图 北京pk拾彩票app 云南十一选五开奖今 辽宁35选7近500期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