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派親媽的佛系日常

作者:陛下不上朝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節] [下載]   [舉報] 
文章收藏
為收藏文章分類

    第8章

      “cut。”導演叫了停。
      導演面上帶著笑:“這條通過,你們表現得不錯。”
      
      導演一出聲,葉梵就從賀寒的懷里坐了起來,軍裝從她肩膀上滑落下來。一只手從她身后伸了過來,順手接住了外套。
      賀寒在導演喊停的時候,也坐起了身。
      
      葉梵和賀寒兩人各自退讓一步,戲中的情緒完全抽離,重新回到了平時的模樣。
      任誰看都是一對沒有交集的陌生人。
      
      葉梵朝賀寒點了點頭,然后轉身走了出去。
      
      過幾天,葉梵會正式參演舞女的角色,不久前,劇本發到了葉梵的手上。
      葉梵很珍惜這次機會,所以她對待這個角色極其認真。
      
      葉梵把嘟嘟哄睡后,把被子掖好,輕手輕腳地打開房門,出了房間。客廳的燈還亮著,葉梵準備把劇本再看一遍。
      
      葉梵要演的是女主的姐妹,一個流落在外的私生女,錦曇。
      她流落風塵后,輾轉在各色男人之間,游刃有余。她心狠手辣,是個蛇蝎美人,在一個契機下,私底下為日本人效命。
      錦曇的任務是刺殺男主。
      
      葉梵正揣摩人物的性格時,身后的門突然開了。葉梵趕緊放下手上的劇本,轉頭看去。
      不知道什么時候,嘟嘟醒了,他一邊揉著惺忪的睡眼,一邊朝葉梵走了過來。
      
      明明嘟嘟的眼睛仍然半瞇著,但卻跌跌撞撞地往葉梵這邊走。
      “對不起,是媽媽把你吵醒了嗎?”葉梵的聲音很溫柔。
      
      一聽到葉梵的聲音,嘟嘟小嘴一癟,要哭不哭的。他頓時加快了步子,朝著葉梵小跑過來。
      葉梵張開手臂,寶寶一下子就撲到了葉梵的懷里。
      
      “不是媽媽的錯。”嘟嘟搖著頭,“是媽媽不在寶寶身邊。”
      嘟嘟的小肥手緊緊地摟著葉梵的脖子,不撒手,他用自己的肉肉臉一直往葉梵臉上蹭。
      “想媽媽抱抱睡。”嘟嘟軟糯糯地開口。
      
      葉梵摸了摸嘟嘟的臉:“寶寶先睡,媽媽等會再過來好嗎?”
      寶寶嘟著嘴:“不好,媽媽要工作,寶寶陪。”
      葉梵看著嘟嘟認真的小臉,怔了怔。
      
      在葉梵出去拍戲的時候,嘟嘟問了李媽,媽媽去干什么了。
      李媽說葉梵為了寶寶,去外面工作了。而且媽媽工作很辛苦,讓嘟嘟記得對媽媽好一點。
      嘟嘟聽完,一臉嚴肅地答應了下來。
      
      葉梵眼睛有些熱,她把嘟嘟身子放正,讓他縮在自己的懷里。剛才從房間里跑出來的時候,他光著腳,沒穿鞋。
      
      從她穿進這個世界,已經有一段時間了。剛開始,寶寶對她來說,是個陌生的存在。
      她的生命中突然闖進了一個外來之客,但隨著時間的推移,寶寶卻成為了她最重要的人。
      
      葉梵笑了笑,之前她還堅持要獨來獨往,因為不會有任何負擔和麻煩。
      現在看來,沒有什么事情是不能改變的。
      
      嘟嘟看著葉梵沒有開口,他伸出小手捧著葉梵的臉。
      “媽媽,我會快快長大,賺好多好多的錢,讓你住大房子。”
      
      葉梵哭笑不得,心底卻泛著暖,她沒有出聲反駁。葉梵把嘟嘟的小身子往上托了托。
      “那媽媽謝謝寶寶了,不過寶寶要記得,做任何事都要腳踏實地。”
      嘟嘟沒聽懂,怔怔地看著葉梵,一臉懵懂。
      
      葉梵決定一點點灌輸嘟嘟正確的觀念,她不希望嘟嘟長大以后會走上歪路。
      
      “寶寶就在媽媽懷里睡,好不好。”
      嘟嘟湊過來,奶聲奶氣地說:“好。”
      葉梵拿了一塊剛洗好的純棉T恤,她折成長方形,放在了寶寶的眼睛上。
      
      光線一暗,嘟嘟很快就睡著了,綿長的呼吸一起一伏。
      葉梵一只手抱著嘟嘟,一只手翻著劇本。
      她盡量調整好姿勢,讓嘟嘟睡得舒服點。
      
      ……
      
      第二天,葉梵來到片場,走進了化妝間。化妝間里已經坐著好幾個人,她們是這場戲的群演。
      她們演的是葉梵身后跳舞的舞女。
      
      那些人看見葉梵,神色頓時變得異樣。
      其中一個人陰陽怪氣地說:“也不知道她是怎么拿到這個角色的?”
      “明明她只是唐錦的替身,哪來這么好的資源,肯定有鬼。”
      “……”
      
      舞女錦曇的戲份雖不重,但比起群演來,不知道要好多少。葉梵能演這個角色,大家心里多多少少帶著嫉妒。
      
      聲音細細密密地傳進葉梵的耳中,葉梵神色未變。
      她十分清楚,娛樂圈就是這樣。你不去招惹別人,有些人有些事也會主動找上門。
      她只要做好自己的事情就行。
      
      這時,一個人出聲:“真是好笑,別人怎么拿到角色的,關你們什么事?”
      說話的人叫宋漫,她也是群演之一。
      
      那天葉梵代替唐錦演下雨那場戲的時候,她也在場。
      葉梵NG了這么多次,沒有一絲不耐煩,越到最后,完成得越好。
      
      宋漫冷聲道:“你們有功夫說閑話,還不如好好反思,為什么別人能拿到角色,而你們卻不行。”
      “很多事情不是靠嘴皮子就能得到的。”
      宋漫一開口,那些人都不說話了。
      
      宋漫坐到葉梵旁邊,葉梵看向她,認真地說了一句:“謝謝。”
      宋漫笑了:“不客氣。”
      她欣賞葉梵的認真,自然會幫她。
      
      葉梵剛要繼續說話,這時,化妝師叫了她一聲,讓她過來化妝。
      葉梵面帶抱歉:“我先過去了。”
      宋漫點頭。
      
      葉梵坐到化妝師面前,化妝師仔細看著葉梵的臉。
      
      葉梵很美,但是她的臉卻有些清冷。而錦曇是周旋于各個男人之間的舞女,因此,這次妝容要稍稍做些改變。
      
      化妝師在葉梵臉上細細描繪,過了一會,妝容完成。化妝師停下動作,看向葉梵。
      
      葉梵皮膚雪白,紅唇微抿,眼角稍稍挑起。她緩緩地看一眼,眼底仿佛都是蠱惑。
      葉梵看了一眼鏡子里的自己,然后她拿起面紗,蒙在臉上,只露出一雙眼睛。
      錦曇這個角色剛開始出場時,并不露臉。之后才會摘下面紗。
      
      其他群演和葉梵一同離開了化妝間。她們來到片場,眾人看了過去,呼吸一滯。
      
      眼前只看得到為首那個女人。
      
      葉梵穿著暗紅色的旗袍,烏黑的長發挽起。
      旗袍勾勒出她的身材,纖細的腰肢,修長的大腿掩在旗袍下,身姿婀娜嫵媚,帶著別樣的風情。
      
      葉梵指尖雪白,上面覆著鮮紅的蔻丹。
      那樣濃烈的顏色,在葉梵身上,卻似乎不顯風塵。
      
      葉梵臉上蒙著一層面紗,只露出一雙美麗清冷的眼睛。
      
      她雖未露出全貌,但片場的人都不由得晃了神,他們心里有了一個念頭。
      葉梵就是這十里洋場里,最風華絕代的美人。
      
      賀寒淡淡瞥了一眼,面上沒什么表情。
      
      導演心想,他知道葉梵是個美人,之所以讓她演舞女,也是給她一個機會。
      
      這個機會,葉梵如果抓住了,對她來說,是一個很好的契機。
      但如果葉梵演技不過關,僅僅只是一個花瓶,那么也就到此為止了。
      
      導演臉色未變,開口:“準備一下,這場戲馬上開始。”
      燈光師準備就緒,鏡頭也已經調整好了,場記板打響,葉梵進入了角色。
      
      這場戲演的是舞女表面勾引男主,實則想要刺殺男主。
      
      歌舞廳里,柔和的燈光下,葉梵蒙著面紗,站在臺上,她風情萬種,嫵媚極了。
      臺下的男人們目不轉睛地看著葉梵,露出癡迷的神情。
      
      只除了一人。
      葉梵的目標人物,賀寒。
      
      賀寒坐在下面,從他進了歌舞廳開始,視線自始至終沒看葉梵一眼。
      葉梵微瞇了眼,面紗下的紅唇抿了抿。然后,她走下了舞臺。
      
      有個人遞給葉梵一件衣服。她輕輕抬手,慵懶又緩慢地披上了衣服。
      葉梵望著賀寒,一步步朝他走來,步子不急不緩,每一步都帶著風情。
      走動間,旗袍微微晃動,隱約能看見修長雪白的大腿,嫵媚迷人。
      
      葉梵走到賀寒面前,賀寒依舊注視著手里的酒杯,眼皮抬都未抬,完全不為所動。
      葉梵繞到賀寒身后,俯下身子,雪白的手覆在賀寒的肩上,一點點下移,帶著蠱惑。
      
      她面上帶著笑,眼底卻隱著冷意。她另一只手伸向腿部,那里藏著一把冰冷的槍。
      
      這時,賀寒忽然轉身,修長的手驀地掐住了葉梵的脖頸。
      葉梵被迫仰頭,望著賀寒的眼睛。
      
      賀寒面容冷峻,眼底沒有任何溫度。他的手一點點收緊。
      他瞇著眼,語氣冰冷:“誰派你來的?”
      
      外面槍聲響起,賀寒這才松了手。
      
      導演:“卡!”
      他的聲音帶著驚喜。之前葉梵只是一個替身,演戲時并不需要露臉,因此對演技的要求也降低了很多。
      
      他本以為葉梵會讓他失望,沒想到這一次,葉梵帶著面紗,他也能體會到她的魅惑,剛才拔槍的氣勢,也讓他心頭一震。
      
      賀寒演技精湛,葉梵雖不及他,但并不讓人出戲。兩人剛才對戲,他仿佛也處在了紙醉金迷的上海灘。
      
      讓葉梵演錦曇,這個決定他果然沒有做錯。
      
      演完這場戲,葉梵又恢復了清冷的神色,她不再是那個嫵媚慵懶的舞女錦曇。
      賀寒眼底的冰冷也散了,表情淡淡。
      
      這兩人入戲都快,抽離角色時,也十分果斷。戲中演的是什么,與他們并無關系。
      
      ……
      
      過一段時間,劇組在網上公布了《潛伏上海灘》的首發片花。
      
      這部電視劇的導演、編劇是行業內頂尖的,主演更是國際影帝賀寒與小花唐錦,因此,從開拍之初,這部劇就有很高的話題度。
      
      片花一發出,就在網上引起了熱議。
      賀寒和唐錦的粉絲在兩人微博下瘋狂評論。
      
      “賀寒穿軍裝的樣子好帥啊,強烈要求劇組多放幾張定妝照。”
      “男神演什么都好看,這部劇我一定會追。”
      “小錦和賀寒好搭啊,他們站在一起,還挺有感覺的。”
      
      正當大家都在討論這部劇的男女主時,這時,一些小小的聲音出現了。
      “只有我在好奇那個蒙著面紗的女人是誰嗎,她的眼睛好美。”
      
      “她只露出一雙眼睛,就已經這么美了,如果露出全臉的話,那該有多漂亮。”
      “娛樂圈有這號人嗎?什么時候出現這么一個大美人了?”
      
      舞女錦曇的戲份極少,在片花里根本不會給葉梵多少鏡頭。但是就這么僅僅幾秒的鏡頭,就讓大家記住了舞女這個角色。
      僅憑那雙美麗的眼睛,和曼妙的身姿。
      
      但是,也有一些不和諧的聲音。
      “你們沒聽過背影殺手嗎,說不定她整張臉就只有眼睛能看。”
      “我看這是節目組搞的一個噱頭,她摘下面紗后顏值一定堪憂。”
      “而且她再美,能有唐錦好看?”
      
      網上的評論越來越多,褒貶不一。不過有一點他們可以肯定,那就是這個演舞女的人,肯定沒有什么背景,要不然怎么連名字都沒有公布。
      
      網上評論兩級分化。一部分人認為遮住臉的這個舞女一定長得很美。他們還把舞女和唐錦放在一起比較,猜測這兩人顏值到底誰更高。
      
      但是大部分輿論是偏向唐錦的,唐錦粉絲量多,他們在微博下刷評論,說到時候劇播出來了,大家都會知道,這個人的顏值和唐錦肯定沒法比。
      
      大家都在猜測,這個神秘的演員究竟是誰。
      一時之間,流言四起。
      
      劇組根本想不到,這樣一個小小的角色,連臉都沒有露全,扮演者葉梵甚至還是唐錦的替身,在網上竟然會引起這么高的討論度。
      
      因為劇組遲遲沒有公開葉梵的身份,導致網上的討論越演越烈,話題持續發酵。
      
      大家都以為這部劇的重點會放在賀寒和唐錦身上,沒想到舞女的角色卻被反復提起。
      
      而她在片花中的鏡頭只有短短幾秒。
    插入書簽 

    作者有話要說:
    明天會更兩章。



    該作者現在暫無推文
    支持手機掃描二維碼閱讀
    晉江APP→右上角人頭→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頂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點) 手榴彈(×5) 火箭炮(×10)
    淺水炸彈(×50) 深水魚雷(×100) 個深水魚雷(自行填寫數量)
    網友: 打分: 評論主題:
    分享到:
     
     
    更多動態>>
    愛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評論



    本文相關話題
      以上顯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條評論,要看本章所有評論,請點擊這里

      专家预测汇总 六合秒秒软件 幸运农场 广西11选5开奖结 上海期货配资 宋钱 河南快3 广东南粤36选7走 春假时光 总进球 新型网络投资理财平台 新疆11选5开奖结 十一选五重号走势图 澳洲幸运8 彩神通3d试机号关 女皇之心 新浪竞彩比分直播 股策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