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縣令小仵作

作者:少地瓜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節] [下載]   [舉報] 
文章收藏
為收藏文章分類

    第十九章

      外頭大街上果然已經熱鬧起來了,往日明亮閃爍的星星早就被地上流火一般璀璨的彩燈襯的黯然失色,哪兒還瞧得見?舉目四望,到處都是歡笑嬉鬧的人群,只是這么看著,就不自覺被感染。
      
      空氣中浮動著豐富的香氣,時不時還有爆竹聲混著歡聲笑語遠遠近近的傳來,越發將節日的氣氛熏的濃厚了。
      
      晏驕光在大都市承受現代污染了,哪兒經歷過這個?一出門就看呆了,眼睛都舍不得眨。
      
      “這可,真有意思。”
      
      岳夫人就笑,“是吧?你年紀輕輕的,沒事兒的時候別整日家憋在衙門里頭,得空也出來逛逛。”
      
      龐牧一聲不吭的從路邊攤子上買了兩盞花燈,分別遞給自家老娘和晏驕。
      
      見后者有些驚訝,他搔了搔下巴,忽然覺得臉上熱辣辣的,“我看別人家的女眷都提著。”
      
      晏驕略一遲疑,也就大大方方接過,“多謝。”
      
      燈柄不長,交接時兩人的指尖不小心蹭了下,都是一頓,莫名發燙。
      
      一個趕緊撒手,看左看右;一個連忙接過,然后……“哈哈哈!”
      
      龐牧和岳夫人:“……嗯?”
      
      晏驕自己卻在想:一對青年男女相互之間遞什么東西的時候必然手指碰觸,然后齊齊嬌羞什么的……如此狗血。
      
      龐牧都給她笑懵了,“晏姑娘?”
      
      晏驕趕緊擦擦眼角,笑容燦爛,“沒什么,只是想起一點家鄉趣聞,謝謝你啦,燈很漂亮。”
      
      她的眼眶中還有沒擦干的淚水,越發浸的一雙眸子水潤晶亮,猶如夏日雨后荷葉上的晶瑩露珠,好看極了。
      
      龐牧干咳幾聲,忙挪開視線,眼角卻又忍不住偷偷往一側亂飄,見晏驕還在笑盈盈看著自己,眉眼彎彎,他突然就覺得這腔子里啊,一顆心又熱又軟。
      
      岳夫人笑瞇瞇的看,用力拍了拍兒子的胳膊,欣慰道:“長大了,懂事了。”
      
      龐牧無聲傻樂,胸膛又往上挺了挺。
      
      三個人順著人/流往前走,中途還看見好幾個熟悉的值班衙役,正滿頭大汗的維持秩序。
      
      晏驕感慨道:“越到這個時候反倒越忙了。”
      
      瞧瞧這街上吧:
      
      開店的自不必說,但凡有些財力的,必要在自家門口扎門樓、掛紅綢,敲鑼打鼓的攬客,便是街邊擺攤的也比平時多了十倍不止!生生把一條大道擠成羊腸。
      
      更有在街角,甚至路中央搭戲臺、拉攤子的,各種打把式、鬧雜耍的,什么仰頭噴火、桿上倒掛,敲梆子拉弦、開臺子唱戲,踢盤頂缸、大變活人,無所不包。
      
      就連那平時明令禁止的關撲、彩戲也都露了苗頭,因是節日,普天同慶,便是圣人也都睜只眼閉只眼。只要不鬧的過了火,龐牧自然也只當沒瞧見的,不去給自己平白找活兒干。
      
      熱鬧歸熱鬧,這人一多了,難免有些個推搡、口角的,更別提那些渾水摸魚,也想趁著大好日子撈一筆的三教九流。
      
      聽晏驕出聲,龐牧也笑道:“他們還算好的了,老圖從兩天前就開始暴躁,誰都不敢搭腔了。”
      
      這么大的人/流量,平時的那點兒官軍、衙役根本不夠使的,必須得本地巡檢調動軍防,這就該圖磬出馬了。
      
      偏這又是頭一年,格外忙亂,一連三天,圖磬的臉色就沒好看過。
      
      說曹操,曹操到,龐牧的尾音還沒收,就見前頭圖磬不知從哪兒冒出來,雷厲風行的帶著一隊人馬收繳了一個賣狗皮膏藥的江湖郎中的攤子。
      
      本來話就不多的圖磬滿臉寫著“高興”,此刻已經懶得開口了,直接讓副將例行公事嘰里呱啦念了幾句,然后一抬手,把那江湖騙子跟后頭一串兒才剛抓到的,還新鮮熱乎的地痞、扒手、人販子綁在一串,又馬不停蹄呼啦啦走了。
      
      見龐牧笑得有些幸災樂禍,晏驕歪頭看他,“大人怎么這么清閑?”
      
      按理說,到了年節,大領導不該忙的腳不沾地?偏他還有閑情逸致來陪老娘逛街。
      
      龐牧也不遮掩,“往年地方官必要召見下頭官員,又有些個富商、鄉紳之流,我不耐煩應付這些,都提前取消了。”
      
      有什么好見的?不過是些席面機關,誰不知道誰心里的算盤?
      
      奉承的再天花亂墜有什么用,能當吃還是當喝?他也不是沒見過只會紙上談兵的文官之流把好好的戰局攪得一塌糊涂。歸根結底,什么都不如真抓實干。
      
      晏驕全程笑吟吟聽著,一雙眼睛被燈火映的亮閃閃,好像天上的星星都溜下來落進去,晃得龐牧頭都要暈了。
      
      備受鼓舞的他才要進一步大說特說,卻被斜前方一陣巨大的,宛如潮水般洶涌的失望嘆息淹沒了。
      
      岳夫人懶得聽他說這些,興沖沖拉著晏驕往前走,“好孩子,咱們也瞧瞧熱鬧去。”
      
      龐牧:“……”
      
      團圓節,關心下兒子不行嗎?
      
      娘,我不是你的好兒子了嗎?
      
      說歸說,龐牧還是認命的在前頭開路,順順當當的幫兩位女眷擠了個前排。
      
      里頭是射箭的,真要論起來,也勉強能算賭錢的一種行當。
      
      現場簡單立了個箭靶,約莫六、七步遠近,上頭畫著幾個圈兒,然后慫恿看客出錢射箭,根據射得環數來決定獎品。
      
      那扎著大紅花的頭獎是一匹光華璀璨的錦緞,大紅的底色,上頭用金線銀線繡了好些精美的紋樣,燈光下熠熠生輝,越發美麗奪目。
      
      岳夫人嘖嘖稱奇,“這樣的緞子若要外頭買去,少說也得七、八兩銀子,他竟舍得?”
      
      普通壯年男子三、四個月也未必能掙得來。
      
      且不說尋常縣城女子都沒見過這么好的料子,便是男子也不免心動:若是在外面賣了,不也能貼補家用?
      
      攤主叫兩個壯漢將銅鑼敲得震天響,唾沫橫飛的喊道:“來啊,十文錢射一回,只要十文錢,諸位鄉親父老,只要十文錢,這匹舉世無雙的錦緞就能抱回家了!足足十兩銀子呢!”
      
      “十文錢換十兩,天下還有比這更劃算的買賣么?”
      
      他故意將價格又抬了抬,話音未落,周圍便此起彼伏的響起一片驚嘆之聲。
      
      是人就喜歡好東西,只是十文錢一回……
      
      須知尋常百姓家,一日嚼用也不過幾十文罷了。
      
      見依舊有許多人面露遲疑,攤主又將兩盞燈往緞子附近晃了晃,布匹表面立刻隨著燈光挪動浮現出一層美麗的光芒,流光溢彩,煞是動人。
      
      “瞧瞧,這可是我從京城帶來的上等好貨,京中貴人們也多有穿著!”
      
      攤主得意洋洋的抱著胳膊環視四周,大聲道:“這樣好貨,莫說十文,便是花上一兩二兩,也是大大的賺了!我不過偶然途經貴寶地,見本地人杰地靈,這才決意做個善事!”
      
      “京中”“貴人”“賺了”
      
      這幾個被刻意強調的字眼進一步刺激著百姓們蠢蠢欲動的心。
      
      等攤主的話告一段落,立刻就跳出來一個年輕人,“我來五回!”
      
      后頭一個穿著水紅襦裙的年輕姑娘含羞帶怯的看著他,一雙眼睛里都帶了情意。
      
      晏驕正看得有趣,耳邊忽然響起龐牧的聲音:“這弓有問題。”
      
      “嗯?”她本能的轉過臉去。
      
      燈火下,龐牧的面龐依舊英俊威武,只是上面的愉悅已全然被冷硬取代。
      
      他朝已經兩箭落空的年輕人手中抬了抬下巴,低聲道:“那弓是特制的,弓身和弦都預先調過,第一次摸的人莫說五回,五十回、五百回他都射不中。”
      
      果不其然,轉眼間那年輕人五箭都射完,盡數脫靶,不覺十分懊惱。
      
      岳夫人也皺眉道:“這人心也忒壞了。”
      
      若是單純戲耍也就罷了,花錢圖個樂子,攤主做到這種地步,已經是明晃晃的騙錢了。
      
      就他們說話的功夫,已經又陸陸續續有好幾人上場射箭,少說也有三四十箭射出。可別說射中了,竟無一箭能中靶!
      
      不光他們,不少百姓也漸漸起了疑心,可就在這個時候,竟有一個漢子三箭射中了乙等,歡歡喜喜的抱著另一匹略次一等,標價四兩銀子的綢子走了,眾看客又羨又愧,也都主動打消疑慮。
      
      龐牧冷笑一聲,“是個托兒。”
      
      他早就習慣了眼觀六路耳聽八方,等閑風吹草動根本逃不過。才剛他們進來的時候,就瞥見這人與攤主眼神交流。
      
      因托兒的帶動,百姓們越發踴躍,紛紛交錢,攤主準備的六張弓竟不夠使的,好些人在后面排起了隊。
      
      “尋常百姓賺點血汗錢何其艱難,”晏驕又急又氣,直跺腳,“這才多會兒啊,他就空手套白狼的賺了好幾兩銀子了!”
      
      廟會前后三天,這么算下來少說上百兩入賬,這伙人可夠發個大財了!
      
      “他敢!”龐牧冷哼一聲,忽然朗聲道,“我也來試試!”
      
      攤主忙著收銀子,壓根兒沒法分神,倒是一個打下手的小伙計過來麻利的收了錢。
      
      排隊的人雖多,但架不住速度快,不多會兒龐牧手里就拿了把弓。
      
      他上手掂了下,嗤笑一聲,抬手便射。
      
      第一箭毫不意外的落了空。
      
      不過等到第二箭,就穩穩扎在箭靶外緣。
      
      晏驕和岳夫人齊聲叫好,好些圍觀的看客也都跟著喝彩,跟著看過來的攤主臉色瞬間難看了。
      
      龐牧哈哈笑了幾聲,“還有八箭!”
      
      說話間,他已經嗖嗖嗖幾箭射出,瞧著漫不經心,可一箭比一箭更靠近靶心。
      
      等到了后頭五箭,已經都密密麻麻扎在靶心了。
      
      跟他玩兒弓箭?想什么呢!
      
      周圍叫好聲如潮水般響起,而那攤主的臉卻好似無邊黑夜,陰沉的仿佛能滴下水來。
      
      他飛快的跟幾個手下交換了眼神,又朝人群中瞧了幾眼,勉強擠出一絲微笑,“這位客官好俊的身手,不知哪里高就?”
      
      龐牧隨手將弓箭丟回去,不答反問,“你只說射中靶心便是頭獎,可如今我足有五箭,又該如何評判?罷了,我也不挑,就隨便拿些吧。”
      
      他還真就自顧自推開眾伙計上前,將臺上最好的幾件獎品全都搬走了,其中就包括最引人垂涎的那匹錦繡緞子!林林總總加起來,少說也得二三十兩銀子。
      
      那幾個伙計何曾見過這等陣仗?
      
      分明是個戲耍,可來人卻有種千軍萬馬的氣勢,叫他們本能畏懼,攔也不是,不攔也不是,一個個傻雞子似的呆在原地,本能的看向攤主。
      
      錢沒掙來倒先折了血本兒,攤主氣的兩手發抖,偏偏又不好當場發作,兩只眼睛都紅了。
      
      獎品都沒了,還拿個屁來引人上當?
      
      許多圍觀的看客自己沒射中,卻也不想便宜了攤主,如今見總算有人得手,竟也跟著歡喜起來,當即七嘴八舌的大笑道:
      
      “真是好樣的!”
      
      “旁邊的是媳婦和老娘吧?正好年底一人做身好襖子穿!”
      
      “正是這個理兒,哈哈哈,只是……我怎的瞧著這位壯士好生面善,似乎哪里見過似的……”
      
      “你這么一說,好像還真是……到底在哪兒見過?”
      
      龐壯士抱著獎品頭也不回的離去,只壓低聲音對晏驕和岳夫人道:“這會兒廖先生和老齊他們必然在前頭梨花戲院看戲,我送你們去那里。”
      
      晏驕問道:“那你呢?這種行騙的多是團伙作案……”
      
      她已經大約猜到龐牧的打算,不免有些擔心。
      
      “不必擔心。”龐牧咧嘴一笑,簡簡單單四個字卻有著定海神針般的奇效。
      
      也不知怎的,晏驕忽然就不擔心了。
      
      這樣的人物,誰能奈他何?
      
      梨花戲院距離射箭的地方不過幾百步,三人說了幾句話也就到了。
      
      本縣最大的戲園子,梨花戲院坐落在十字街以南,距離有德布莊不遠,門口也如其他店鋪一般扎著高高樓牌,上面張燈結彩煞是顯眼。
      
      里頭分了三層,正中一座戲臺,四面井字結構,中間穿插著許多賣茶水點心并花卉玩意兒的小販,很是熱鬧。
      
      廖無言和齊遠就在大堂正中視野最好的桌子旁看戲,見他們進來,本想起身招呼,誰知就見龐牧沖他們使眼色。
      
      幾個人都是多年戰場上拼殺出來的,默契驚人,已經抬起胳膊的齊遠也不慌亂,只是裝著叫果子吃,又順勢往門口瞄了眼,果然見幾個渾身上下都寫著“我不是好人”的男子形跡可疑。
      
      他跟廖無言低語幾句,又沖左右飛快的比了幾個手勢,當下就有人笑嘻嘻鉆出去,一點兒痕跡沒露。
      
      龐牧把晏驕和岳夫人安排在緊挨著廖無言和齊遠位置,贏來的東西也滿滿當當堆了一桌子,然后大聲道:“這里頭的果子都不大新鮮,我去給你們買些好的。”
      
      見晏驕還在瞧著自己,他不覺一笑,低聲道:“別怕。”
      
      晏驕抿嘴兒一笑,搖頭,“我不怕。”
      
      那幾個尾隨的正愁戲院人多眼雜,不好光明正大的下手,琢磨是不是在外面找個地方守株待兔,此刻見龐牧一個人出來,心頭一喜,忙一言不發的跟了上去。
      
      好小子,可讓我們逮到落單的了!
      
      龐牧人高腿長,眨眼功夫就出了鬧市,后頭幾個人一路小跑,硬是給急出一身汗。
      
      平安縣城雖大,可絕大部分店鋪、攤販都集中在縱橫十字街,更兼今日佳節,大部分百姓都跑去那邊瞧熱鬧,因此外頭的小街小巷也頗清凈。
      
      幾個人跟了一路,發現周圍越來越荒涼,隱約覺得不對。
      
      “這小子說出來買果子,怎么到這兒來了?”
      
      “別是有詐吧?”
      
      “大劉哥,前兒聽說這里的縣令不是等閑,土匪說剿就剿,咱們別給衙役瞧見了。”
      
      被稱作大劉的長了一身彪子肉,臉上還有一道橫疤,滿是匪氣,聽了這話抬手就給了那人一個嘴巴子。
      
      “混賬,前怕狼后怕虎,能成什么氣候!”
      
      那人挨了一下也不敢出聲,只是原地暈頭轉向半天,這才小聲哼哼道:“大劉哥,那人不見了。”
      
      大劉一愣,又破口大罵起來,“他娘的,還不趕緊去找!”
      
      眾人才要動作,卻忽然聽到后頭傳來一陣放肆的笑聲,“在找你爹我嗎?”
      
    插入書簽 

    作者有話要說:
    這伙騙子當然不是白跑龍套啊哈哈哈哈!
    眾騙子:“好家伙,逮到一個落單的!”、
    龐牧:“好,我逮到一群落單的!”
    這本主要是寫案子,大部分就都比較沉重,所以下一本的話就想要輕松一點,提前開個預收哈,這本沒有要完結,就是今天突然靈光一閃,想起來下一本的搞笑輕松題材,就先預收一下。
    《那個搞養殖的女魔頭》
    養殖家玉清穿成走火入魔的魔教教主,
    看著激戰過后的斷壁殘垣和破衣爛衫,
    她決心帶領大家勤勞致富:
    百鬼窟部眾頻繁出入農貿市場,
    眾江湖客:“一定是想下毒,好卑鄙!”
    百鬼窟部眾開始養豬養牛養家禽,
    百鬼窟部眾開始賣特色農副產品,
    眾江湖客:“……”
    換了芯子的玉魔頭鄙視之:
    “打打殺殺要不得,養殖才是硬道理!”
    一年后,百鬼窟成為最財大氣粗的門派!
    眾江湖客沉思:“現在加入晚不晚?”
    整篇文就是很輕松很搞笑哈哈哈哈,也有點美食和種田元素,戲謔江湖啥的哈哈,感興趣的盆友們可以提前收藏,這本完結就開啦!



    演技派征服世界
    《吃貨偶像》姊妹篇,也是一篇很萌的娛樂文



    這該死的變身
    會72變的姑娘威武雄壯!



    巨星們的糕點屋
    美食文,美食文,圖文并茂的美食文~!



    重生之贏家
    很用心的寫了,現在看也還幾乎是最喜歡的一篇文!!



    星二代的那些事兒
    星二代的那些事兒

    支持手機掃描二維碼閱讀
    晉江APP→右上角人頭→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頂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點) 手榴彈(×5) 火箭炮(×10)
    淺水炸彈(×50) 深水魚雷(×100) 個深水魚雷(自行填寫數量)
    網友: 打分: 評論主題:
    分享到:
     
     
    更多動態>>
    愛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評論



    本文相關話題
      以上顯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條評論,要看本章所有評論,請點擊這里

      专家预测汇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