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兼職都被總裁撞見

作者:百戶千燈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節] [下載]   [舉報] 
文章收藏
為收藏文章分類

    007

      服務生彎腰放酒杯動作微頓,腰.臀對比出的漂亮弧線就這樣明晃晃地落入身前人眼中。
      裴俞聲愈發興致盎然。
      
      盛著冰塊的兩個剔透水晶玻璃杯放在桌面,被汩.汩酒液染上顏色。直到把酒杯倒滿,那名服務生才直身抬頭,露出一雙清澈的,宛如小鹿般的眼睛。
      他微一躬身,行了一個標準的侍者禮,臉上神色也十足恭敬:“先生,請您慢用。”
      說完,他便端著托盤徑直離開,去給其他人倒酒了。
      
      居然是假裝沒有聽見剛剛裴俞聲的話。
      
      裴俞聲也沒伸手去攔,只饒有興致地望著他。
      打從第一次見面起,裴俞聲就注意到了這個外表乖巧,實則卻只是把爪尖藏好了的男孩。
      這次也一樣,他明明擺出了這么恭敬有禮的姿態,做的事卻一點都不客氣。
      
      奇跡。
      裴俞聲心想。
      這個男孩的人和他的名字一樣有趣。
      
      屋內燈光昏暗,唱歌的人抱著話筒鬼哭狼嚎,一旁的連清也在同別人聊天,并沒有人注意到這邊的小插曲。把幾瓶酒依次開瓶倒過之后,剩下的部分就是陪酒生的工作,裴俞聲眼看著祁寄收好托盤,悄無聲息地退了出去。
      
      身形倒是輕巧得很,像踩了肉墊的貓,走路都沒有聲音。
      
      之后便是幾輪亂糟糟的游戲,和停不下來的敬酒。今天的主角本來就是裴俞聲,在場眾人又難得能有個和連清牽上線聯絡感情的機會,自然不會輕易放過。
      等酒喝過兩輪,被敬酒的對象裴俞聲還沒什么反應,其他不少人卻已經開始喝紅了臉,場面也愈發熱鬧隨性。
      
      裴俞聲剛放下酒杯,就聽見一旁的聲音。
      
      “給這個杯子加……加冰,多放冰塊……”
      一句話說得口齒不清,連清明顯是醉了。他酒量不錯,這么快喝醉不太正常。
      
      因為連清沒有點陪酒生,負責給他倒酒的是另一個侍者。裴俞聲見狀,制止了侍者添酒的動作,直接收了連清的酒杯,免得人再把酒全倒給衣服喝。
      連清還想再去夠酒杯,被裴俞聲吩咐著塞了一杯檸檬水。反正他點的那瓶酒已經開了,侍者拿了提成,送水送得都殷勤。
      
      不過即使是這樣,沒等多久,連清也開始泛起了惡心。他撐著沙發想站起來去廁所,一旁的侍者剛伸手要扶,卻被他一巴掌打開了。
      “啪!”
      
      恰逢換歌的安靜間隙,清脆的巴掌聲在屋里有些明顯,聽見動靜,一眾人都抬頭看了過來。
      
      裴俞聲看了眼時間,起身說了一句:“各位慢慢喝。”
      然后他就跟著連清走出了包廂。
      
      離開了嘈雜的房間,隔音良好的走廊里顯得格外安靜。裴俞聲跟在侍者和連清的后面,塞上無線耳機,有意無意瞥了眼墻角的攝像機。
      
      連清醉得狠了,走路都不平穩,侍者不敢再伸手扶,只能小心引著路,看他一路左腳踩右腳,堅強地走完了這段不短的距離。
      走近盥洗區,裴俞聲朝侍者示意讓人離開。他則跟著連清,一起走了進去。
      
      會所內部裝潢精致,陳設一流,連盥洗區都格外優雅。前面幾個隔間都被人占了,直到最后一個隔間才沒有顯示正在使用,門一推就開了。  
      兩人走進隔間,不知是不是空間問題,最后這個隔間明顯比前幾個小了些,門的顏色和門鎖也略有差別。
      不過這里的各種設施一應俱全,并不影響使用。
      
      連清走到洗手臺前,撐著池臺站了好一會兒,最后也沒吐出來,搞得自己愈發難受。
      
      裴俞聲靠在門邊,察覺他的動靜,抬眼掃過來:“想吐?要幫忙嗎?”
      
      連清原本還在煩躁地扯衣領,聽了這話卻是一個激靈,忙不迭拒絕:“不不不不用!”
      他還醉著,卻依然清晰記得之前那次自己吃壞了肚子不舒服被對方好心幫忙的事。
      
      那時裴二少才剛退役回來,見連清要吐不吐折騰得難受,直接伸手在人上臂不知道哪個穴位按了幾下,就瞬間讓連清半身發麻,毫無準備地吐了個昏天黑地,差點沒被自己嗆住。
      而且裴二少也沒留手勁,搞得之后大半個月,連清都一直覺得手上麻筋疼。
      
      那次好心幫忙留下的陰影實在太重,連清完全不想再來第二遍。
      
      拒絕了裴二少的“好意”,連清在自動感應的水龍頭下掬水胡亂洗了把臉。他動作并不小心,洗完后衣領和袖口都濕透了,臉上全是水珠。頸后的馬尾也因為動作變得散亂,潮.濕的發絲沾在酡.紅的臉側。
      不過美人就是美人,就算喝得爛醉,看起來也只是朱顏微醺。連醉眼蒙眬望著鏡子的模樣,都堪稱我見猶憐。
      
      裴俞聲半邊耳朵里塞著無線耳機,聽見水聲停下,才抬眸看他一眼。
      “說吧,怎么了?”
      
      連清的狀態明顯不對勁,剛剛的急酒更是反常。
      
      連清深吸一口氣,撐著大理石臺面抬起頭來。
      面前的水晶玻璃鏡里映出一位唇.瓣微腫,眼角緋紅的美人。
      
      “媽.的,還不是方家那個完蛋玩意!”
      只是這美人一開口,就把所有的繾綣朦朧都錘得粉碎。
      
      連清氣得狠了,罵起人來倒是流利了不少,醉意怒氣一同涌上頭,也顧不得在裴俞聲面前收斂脾氣的事。
      “你知道方老三跟老頭說什么嗎?我.操,他非說法敦還有個名額,讓老頭把我也送出去,送個屁,老.子在國內待得好好的,吃飽了撐的跑那兒被他耍著玩兒去?”
      
      裴俞聲轉了下夾在指間的手機。
      “你爸怎么說?”
      
      “他能說什么?老頭本來就想巴結方家,聽見那混.蛋的話,恨不能當場就給我把機票買了。”
      連清咬牙切齒,哐的一拳砸在了洗手臺上。
      “再加上連明的攛掇,我看他就差把我直接送到方老三的床上去了!”
      
      裴俞聲若有所思地看了一眼掌中安靜的手機。
      
      “我跟他說過多少遍了,我他.媽是個直的,比龍門廣場上那升旗的桿還直。誰他.媽愛賣屁.股誰去,老.子才不伺候!”
      連清氣得耳朵都紅了,眉眼愈發艷.麗。
      “媽.的,早知道方老三會這么膈應我,當初二哥你跟他打的時候,我就該跟著多砸他一酒瓶子……”
      
      連清說的是十年前在B城鬧得滿城皆知的那場混架,起沖突的雙方正是裴俞聲和方漾舟。
      早些年間,裴家和方家的關系其實還不錯,結果因為這件事,兩家關系急劇惡化,直到現在都沒什么來往。
      而那一架,也正是裴俞聲紈绔名號徹底傳開的源頭。
      
      想起這個,連清后知后覺地察覺了自己的失言,他噎了一下,抓了抓頭發:“對不起啊二哥……我不是故意提這件事的。”
      他懊惱:“而且老頭最近看連明特別順眼,一直想搭方家的線,我怎么說他都不聽勸……”
      
      “沒事,S市畢竟是方家的地盤。”裴俞聲道。
      
      “那二哥你在這兒……”
      
      “我在這兒能怎么,”裴俞聲笑了一聲,“你還怕我會被誰坑了不成。”
      
      連清醉了,說話也直,他含含糊糊地說:“哥,我不是懷疑你能力,就是擔心你……”
      
      “我知道,沒事。”裴俞聲道,“你先顧好自己。最近也消停點,少喝這種急酒。”
      
      “哦。”
      連清老老實實點頭,情緒也漸漸平復了下來。
      擔心歸擔心,他對這位二哥最不缺的就是信任,對方說沒事,他就信。
      “我知道了,謝謝二哥。”
      
      平靜下來之后,酒勁重新涌上來,連清撐著洗手臺才站穩,開始犯迷糊。
      “不過我還是沒搞懂,二哥你為什么要來華亭……”
      
      裴俞聲見他已經意識不清了,也沒解釋,只道:“搞不懂就洗臉,把臉洗干凈。”
      
      連清頂著一臉水珠,整個人都濕漉漉的,聲音含糊:“我洗,洗干凈了……想擦臉。”
      他胡亂抹了下臉上的水,茫然地找紙巾,找了一圈,徒勞無獲。
      
      “……”
      裴俞聲伸手,從連清身旁的架臺上拿下一包毛巾,拆開包裝,把仍帶熱氣的毛巾遞給對方。
      
      等毛巾被接過去,裴俞聲把紙質包裝隨手一扔,輕飄飄的包裝紙最難施力,經他之手,卻是精準無誤地落入了另一個角落里的鍍金垃.圾桶里。
      
      連清亂七八糟地擦完臉,還忍不住跟裴俞聲念叨。
      “二哥你說,就方老三那張愣了吧唧冰塊一樣的撲克臉,嚇都能把人嚇跑,老頭和連明還總跟我整這些幺蛾子,煩死人了……我就是個女的也不可能喜歡他,更別說我不是。真是的,小姑娘多好啊……”
      
      見對方沒什么事了,裴俞聲正打算帶人回去,聽見嘮叨,他看了眼手機,似笑非笑地接了一句。
      “哦,那你喜歡什么樣的?”
      
      “我,我喜歡,溫柔,天真的,軟軟的小姑娘……”連清居然真的認真思考了起來,“笑起來有酒窩那種,特甜的……”
      他念叨著,面前的門已經被裴俞聲拉開。外面似乎有人正好要進來,連清整個人暈乎乎的,看了兩眼就突然笑了起來。
      
      “哎,就是這種……我就喜歡這樣乖乖巧巧的,小姑娘,笑起來肯定特可愛……”
      他走路早就不穩了,一個踉蹌,差點沒直接栽到人身上。
      
      “唔……?”
      連清整個人迷迷糊糊的,頭頂冒出幾個問號。
      沒想到這小姑娘看起來香香.軟軟弱不禁風的,竟然有力氣一把就將他給扶住了。
      
      身后傳來裴俞聲的一聲低笑。
      “他是挺可愛的。”
      
      來人扶著東倒西歪的連清,聽見裴俞聲的話,臉上瞬間掛起的標準微笑差點碎裂。
      
      “不過,”裴俞聲站在一旁袖手旁觀,慢悠悠道,“他既不是小姑娘,也一點都不乖。”
      
      “……”
      祁寄深吸一口氣,裝作沒有聽見。
      他重新擺出服務生的恭敬,“這位先生……”
      
      只是他的話沒說完,下巴就突然被旁邊伸出的一只手抬了起來。
      白.皙脖頸被激出一層細小的顫栗,祁寄暗自皺眉。
      
      “嗯……?”
      連清醉得厲害,動作卻還算溫柔。他迷迷糊糊地靠近祁寄,仔細地盯著人看了好一會。
      
      醉了酒的美人依舊是美人,旁人喝成這樣早該一身酒臭,連清卻只是面色酡.紅,身上還帶著一點醉人的香。
      可祁寄現在完全無心品鑒有錢人的香水,他唯一的想法就是把這人的手甩開。
      
      在冒著被扣錢的風險動手之前,祁寄下頜上的壓力突然消失,眼前的身影也猛地后退一大步。
      
      “哎、哎……疼疼疼!”
      連清驚叫起來,他直接被裴俞聲拽著領子拎開了,勒得脖子直疼。
      
      祁寄揉了揉自己的下巴,低頭沒說話。
      裴俞聲掃過來,一眼就看見了他光滑下頜上的指印。
      
      “二哥你拽我.干嘛,她,她不就是……小姑娘嗎?”
      連清滿臉茫然。
      
      祁寄額角隱隱繃出一條青筋。
      
      連清還在嘟囔:“還、還沒成年吧……夠小了……”
      裴俞聲把人拎到半米之外才松手:“你可能更適合大一點的。”
      
      祁寄深吸一口氣,溫聲道:“這位先生,您的朋友好像喝醉了,請問需要幫您把他送回房間嗎?”
      先把人送走再說。
      
      裴俞聲看了眼時間,居然真的點了頭:“行,走吧。”
      
      “好的。”祁寄笑容禮貌,服務周到,“另外,這間盥洗室是員工專用的隔間,先生下次再來,去前面幾間會更加舒適。”
      潛臺詞是,他們走錯了。
      
      裴俞聲揚了揚眉:“好。”
      他看了眼時間,道:“你先把他送回去,要是有人問,就說我要清理,等下回去。”
      
      “是,先生。”
      
      祁寄的語氣依舊客套而疏離。裴俞聲的視線卻落在了他那一身黑白的侍者制.服上。
      老實說,裴俞聲之前一直對情趣這個詞毫無感觸。然而聽見祁寄這句回答,他卻突然有了新的領悟。
      
      那句“先生”……聽起來比想象中有趣得多。
      
      祁寄對此一無所覺,他走過來,將隔間的門推開。
      
      裴俞聲站在一旁,他比祁寄高出許多,垂眼一看,便能從那系到最上面一顆紐扣卻依然寬松的制.服襯衫里,望見男孩光滑細膩的鎖骨,和內里一小片雪白肌膚。
      還有對方白.皙下頜上那依然顯眼的淺粉指痕。
      
      于是他又補了一句:“我朋友不喜歡被人扶,你在前面給他指路就好。”
      
      祁寄樂得不和人接觸,說了聲“請跟我來”,就上前一步走了出去。
      
      連清整個人還暈乎乎的,沒搞懂情況:“她怎、怎么走了……”
      
      裴俞聲抬了抬下巴:“你先跟他回去。”
      
      “哦……”連清老老實實點頭,還朝祁寄叫了一聲,“小姑娘,等等我……!”
      
      兩人前腳離開,裴俞聲后腳就出了盥洗室,不過他并未回包廂,反而掉頭去了另一個房間。
      他本來考慮過帶著連清一起去,聽見對方在盥洗室的那番抱怨之后才改了這念頭。
      
      二十多分鐘后,裴俞聲離開房間。他仍戴著無線耳機,這次里面的聲音卻成了恭敬的提示音,提醒他如何.在走廊中避開人。
      “前方右拐有人,可以直行從九號通道繞行回到您的包廂。”
      
      裴俞聲正想從前面避開走,路過右拐的通道時,卻隱隱聽見了從走廊盡頭傳來的聲音。
      他的腳步不由慢了下來。
      
      裴俞聲聽力絕佳,拐角盡頭的聲音雖小,他依舊從中聽出了熟悉的音色。
      他想了想,沿著通道走近幾步,微一側身,就見走廊拐角的空地上,站著一個身穿經理制.服的中年男人。
      角度問題,那中年男人并未看到裴俞聲。
      
      “別以為給有錢人領個路就能傍上了。”
      因為走得近了,那男經理的惡聲惡氣也愈發清晰。  
      “我告訴你,老老實實把這個任務完成,不然你這星期一分錢也別想拿走!”
      
      裴俞聲遙遙看了一眼經理對面的人,熟悉的身影讓他不由挑了挑眉。
      怪不得剛剛的聲音聽著耳熟。
      
      那人側對著他,身形單薄,發絲柔軟,側腰纖細到仿佛一手可握。
      正是祁寄。
      
    插入書簽 

    作者有話要說:
    文案梗在下一章。
    感謝追文和留言,鞠躬。
    *
    感謝 巖葶占卜師x3、想要一口虎牙x3、草三心_Qx3、宴棲x2、擎天柱的老婆、番茄味薯片、柳祝、一根火柴人、枸紀、松鼠取不好名字 的地雷
    感謝 黑幼x10、月陽x10、就很氣很煩很藍瘦x9、望舒x5、鵪鶉蛋x5、被子喵x3、脆皮鴨鋪x2、Yvonnex2、頭頂青天 的營養液
    感謝支持。



    該作者現在暫無推文
    支持手機掃描二維碼閱讀
    晉江APP→右上角人頭→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頂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點) 手榴彈(×5) 火箭炮(×10)
    淺水炸彈(×50) 深水魚雷(×100) 個深水魚雷(自行填寫數量)
    網友: 打分: 評論主題:
    分享到:
     
     
    更多動態>>
    愛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評論



    本文相關話題
      以上顯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條評論,要看本章所有評論,請點擊這里

      专家预测汇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