寵寵欲動

作者:今婳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節] [舉報]
文章收藏
為收藏文章分類

    第1章

      酒店奢華的房間,陽光透過厚重的窗簾縫隙泄露進來,點點金色的光斑經過墻壁延伸到床沿處,一地凌亂,到處散落著男人深藍色西裝,襯衫和西褲。
      
      而女人那套黑色性感的內衣被撕破,一塊薄料落在了枕邊。
      
      溫酒被男人結實有力的手臂抱在懷里熟睡,她恍若置身夢中,感覺有什么炙熱的呼吸聲灑在黏了濕發的脖頸處,可是昨晚喝得太醉了,這會累得睜不開眼,只能下意識伸手去推開。
      
      那白皙的指尖,無意間卻觸碰到男人肌肉結實的肩膀,那樣真實。
      
      很快她的手腕被人用力攥住,低啞的男音伴隨著一股霸道貼著她的耳廓:“如果你還想享受一遍昨晚發生的事,就繼續。”
      
      這句話如同魔咒,讓溫酒驟然驚醒過來。
      她吃力地睜開了眼,突然對上了一雙如深潭般的眼神。
      瞬間,溫酒腦海中一空白,連聲音卡在了喉嚨里。
      
      直直地,看著這個男人隨后松開自己,走下床。
      
      正午的陽光耀眼,照亮了滿室的凌亂狼藉,他身形頎長,英俊深邃的臉部輪廓清晰地映在光線里。這樣挺拔地站著,露著健碩的胸膛,線條肌理分明。修長大手撿起地上的西裝,迅速穿上,禁欲內斂的氣勢就顯露出來了。
      
      和剛才在床上另一面的他差別甚大。
      
      空氣中還彌漫著曖昧的氣息,徐卿寒扣好皮帶轉過身,深斂的眸光落在女人呆滯的表情上:“怎么?躺在床上還意猶未盡?”
      
      男人淡漠的嗓音把溫酒理智拉回,記憶在身體的酸痛中也跟著回籠,她還不知道該怎么面對眼前這個男人,心臟緊張地跳起來,用力攥著被子遮住自己。
      
      半天了,才找回自己聲音:“你轉過身去。”
      
      被子下的她,露著白皙的肩膀,很沒安全感。
      
      徐卿寒眼神靜穆,卻只是將一地衣服扔給她。
      
      溫酒想穿上,抬頭見他還在。
      
      “你要看?”
      
      “昨晚你身上哪一塊地方,是我沒看過?”徐卿寒語調意味不明,最后目光在她身上略略打量,點了根煙,給她時間:“半根煙。”
      
      被白色煙霧繚繞的空氣,讓溫酒呼吸有些不暢快了。
      
      她被脫得躲在被子里,他卻穿得一絲不茍。
      
      要鬧起來,怎么看自己都是受到碾壓的一方。
      
      溫酒審時度勢的選擇不跟他計較,忍著身體酸疼的不適,胡亂穿好衣服。經過一夜放縱,黑色長發有些凌亂披散著,幾縷發絲貼在臉頰,紅唇也沒了口紅,不過卻依舊掩蓋不住她那精致的容貌。
      
      下床后,地板上冰涼的溫度讓溫酒腳趾微微縮了下,她抬頭看到男人坐在沙發上,目光沉靜,像是在等待她開口。
      
      溫酒站原地遲疑了下,沒經驗,不太清楚這事該怎么妥善處理,不過得把這男人先應付過去了。
      
      她翻出包里的錢,全部都給他。“是我昨晚喝醉了,不過徐總放心,我現在是完全清醒的狀態。今年二十五歲了,不是未成年,知道昨晚都是你情我愿的事。”
      
      成熟男女之間用來紓解寂寞的一種默契而已。
      
      房錢她來付,夠意思了吧?
      
      徐卿寒長指彈掉一截煙灰,薄唇緩慢溢出說出的話,讓房間氣氛變得一片寂靜:“徐總?溫酒,毀完我清白就裝作不認識了?”
      
      ……
      
      溫酒幾乎是奪門逃出酒店,拖著一身疲憊回到住處。
      
      這套公寓位于市中心最繁華的地段,安保的防范做得十分嚴密,不用擔心被人跟蹤潛入,不過作為娛樂圈紅遍半邊天的女明星,她一年到頭經常要拍戲趕通告,幾乎很少入住這里。
      
      進了家門,她一件事就是去洗澡。
      
      淋浴的熱水被開的很大,溫酒脫掉一身皺巴巴的衣服后,閉上眼睛貼在墻壁前,任由水流沿著身材曲線淌下來。
      
      不過,卻怎么也洗不掉男人嘴唇印在她肌膚上那股灼燙感。
      
      即使隔了三年,溫酒還是會輕易想起有關他的一切。
      
      許多畫面從腦海中轉瞬即逝,最后定格在了昨晚的一幕幕上,她本身酒量就淺,加上昨晚在慶功宴上喝醉了,沒想到會遇上徐卿寒。
      
      更沒想到的是……會被這個男人美色蒙蔽了理智,意亂情迷去扯著他挺括的襯衫衣領,吻他薄唇,跟他到酒店開房。
      跟當年的初戀情人一夜放縱?
      她酒醉醒來時,滿腦子都是亂的,只能裝作不熟,不認識。
      該怎么去面對,還沒想好。
      
      溫酒輕輕吐氣,擦干凈身體,披著浴袍往臥室走。
      
      身體和精神雙重被折磨下,很累。
      
      溫酒倒頭就睡,再次醒來時,已經是傍晚了。
      她餓到胃受不了,迷糊間摸出枕頭旁邊的手機。
      
      分外干凈的指尖劃開屏幕,一個未接來電先顯示出來,號碼不明。
      
      一小時前。
      鈴聲時長:六秒鐘。
      
      畢竟是偶像職業,溫酒已經習慣看到這種騷擾電話,想也不想的將它拉入黑名單。吃飯要緊,她給助理發了短信:“隨便給我帶點吃的。”
      
      過十幾秒,又加一段:“……菠蘿油條蝦,奶香凍鱸魚,杭椒脆三鮮,一份蛋炒飯……還有外婆紅燒肉,帶瓶水。”
      
      已經是晚上9點,高層的公寓落地窗外,五光十色的霓虹燈照亮黑夜,遠遠望過去恍若燈海,襯得這座城市越發的繁華迷離。
      
      助理清貝八百里加急地趕來,雙手還提著餐盒,輸入密碼把門打開。
      
      客廳里,一面墻壁上掛著電視機正播放著廣告聲音,除此之外,四處就沒別的響聲了。
      助理清貝探頭探腦找了一圈,終于發現趴在沙發上躺尸的溫酒。
      
      凌亂的頭發披散下,眼睛緊緊的閉著,精致輪廓的臉蛋除了蒼白,就沒有血色了,助理清貝腳步輕輕走過去,試探著喊:“酒酒?”
      
      ……還活著嗎?
      
      半響,溫酒低低應了聲。
      
      “酒酒……你快起來吃點東西吧。”助理清貝小心翼翼的語氣就跟勸她吃斷頭飯好上路一樣。
      
      因為下句就是:“秦哥來了,正在車庫停車。”
      
      她口中的秦哥,是溫酒的經紀人秦眸,在新娛傳媒公司是出了名的雷厲風行,捧藝人很有自己一套章法,溫酒平時工作事務都是全權交給他處理。
      
      “來就來了,怕什么?”
      
      溫酒從沙發慢悠悠的坐起來,松垮的浴袍露著一半白皙肩膀,她甚是不在意,伸手接過餐盒。
      
      助理清貝欲言又止,站在旁邊不知該怎么說才好。
      
      很快,秦眸披著一襲深灰色風衣,沉著臉色大步殺來了。
      
      ……
      
      “溫酒!你今天被曝出和人開房上熱搜,還有心情吃!”
      
      溫酒剛吃幾口飯,就聽見男人怒吼聲,差點沒被咽到。
      
      看她的表情,秦眸身心俱疲,就知道還壓根不知道呢。他讓助理把平板電腦拿來給她看。
      
      亮起的屏幕上,現在熱搜第一這條新聞,是早上七點爆出來的。
      
      媒體的營銷號先放點料預熱一下,然后玩起了猜猜她是誰的游戲。
      持續了一整天,風波仍在發酵中,全網粉絲們都在猜這次被爆黑料的是誰,甚至是有兩位女明星的微博,無辜躺槍被淪陷了。
      
      【某位顏值爆表W姓女星,知名度非常高,崩人設會傾家蕩產。】——這些關鍵詞。秦眸怎么覺得都和他家這位小祖宗對上了。
      
      憑借著他多年來的經驗果然沒預感錯,下午五點多,媒體的記者找上門來談條件了。想到這,他火氣就上來了,把一疊照片甩到茶幾上:“你自己看看。”
      
      溫酒聽得一頭霧水,把餐盒擱在旁邊,伸手拿起來看。
      
      昨晚在酒店門口偷拍的,像素很模糊卻拍的很有技巧,把她的臉完全露出來,而男人只被拍到挺拔身形的側影。
      
      一張張,都在幫她提醒著昨晚發生了多荒唐的事。
      
      “敲詐勒索要坐牢的吧?”
      
      秦眸黑著臉色提醒:“你忘了自己手上接了多少大牌代言廣告?”
      
      助理清貝怕她真不知道,小聲提醒:“上半年酒酒拿下了二十家公司的品牌代言,還有三家珠寶化妝品在談。”
      
      “……有這么多嗎?”溫酒不記得自己這么敬業了。
      
      秦眸氣的快噴火,溫酒三年前出道,是他一手帶起來的,她這張臉,在美女如云的娛樂圈里高辨識度非常高,關鍵還是顏值永遠在線,全年片約不斷,身價早已高居內地一線女星行列,成為了眾多奢侈品牌方的寵兒。
      
      像這種美得沒有一絲煙火氣的女人,最招廣告商喜歡。
      
      然而,這不是重點。
      
      重點是溫酒商業價值級高,公司也在她身上投入大量血本,跟品牌簽約的條款里,都有一條是明確規定她的形象必須零負面緋聞。
      
      倘若毀約,那就將面臨巨額賠償款……
      
      所以他們不可能去跟媒體正面剛,只能選擇花錢息事。
      
      秦眸盛滿怒意的視線在她臉上的表情逡巡幾秒,重重敲了敲這堆照片:“這人是誰?你不是才還完你媽媽的債務,銀行卡里哪來的錢瞞著公司養小白臉?溫酒,你別忘了自己簽署的協議。把那男人聯系方式給我,我去跟他說別在糾纏你。”
      
      “否則,你就看看自己銀行卡余額,夠不夠賠償巨款違約金吧。”
      
      溫酒被余額這兩個字,扎心了。
      
      掛著墻上電視機的屏幕,不知什么時候開始播放起一期采訪財經節目,她抬起頭,正好看見被記者采訪的英俊男人,紅唇喃喃:“如果被曝出我和他……”
      
      秦眸視線也望過去,冷笑道:“徐氏集團這位新上任的總裁?就在上周,他公司代言的女星想借他炒作,剛把消息透露給記者,就被封殺了。消息沒傳出來,還是我一媒體朋友私下跟我說,你別做夢了,想去和徐卿寒扯上關系,小心人家直接弄死你!”
      
      溫酒想試圖給自己挽尊,紅唇剛動,就被秦眸嚴厲打斷:“現在你只有兩種選擇,把私生活交代清楚,公司給你公關。或者你自己給媒體一筆封口費,六千萬!”
      
      “……”溫酒現在銀行卡,六萬都沒有。
      
      她靜了幾秒,說:“我自己解決。”
    插入書簽 

    作者有話要說:
    新文拖的有點久,還是開了。
    這章準備了紅包,記得留言讓我眼熟。



    該作者現在暫無推文
    支持手機掃描二維碼閱讀
    晉江APP→右上角人頭→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頂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點) 手榴彈(×5) 火箭炮(×10)
    淺水炸彈(×50) 深水魚雷(×100) 個深水魚雷(自行填寫數量)
    網友: 打分: 評論主題:
    分享到:
     
     
    更多動態>>
    愛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評論



    本文相關話題
      以上顯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條評論,要看本章所有評論,請點擊這里

      专家预测汇总 华东15选5历史查询 云南省十一选五开奖走势图 甘肃快3投注 黑龙江十一选五和值表 吉林11选五5开奖结果前三 三肖期期准今晚出 好运彩网站可靠吗 赌博运气规律 黑龙江黑龙江省22选5玩法 海南4+1开奖视频 股票技术分析视频 湖北快3开奖软件 如何炒股票新手入门 下载云南快乐10分每天推出的号码 上海11选五今日开奖结果 十一运夺金走势图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