寵寵欲動

作者:今婳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節] [下載]   [舉報] 
文章收藏
為收藏文章分類

    第7章

      小區到了深夜就顯得安靜,只有幾盞路燈散發出朦朧的光暈,男人姿態優雅深沉站在車旁,身影幾乎要融進了身后的夜色之中。
      
      他戴著腕表的左手從西裝褲里拿出了男士袖扣,指腹輕輕磨著上面的藍寶石。
      
      不是當下流行的款式,倒像是幾年前的老款。
      
      徐卿寒目光盯著袖扣,在電話里,重復地問她:“這對袖扣,是你當年在我出國前買的?”
      
      那邊沉默許久,久到只能聽得見彼此的呼吸聲,溫酒再次出聲時,平靜到已經沒了憤怒的情緒:“什么袖扣?”
      
      她反問,把問題扔回來。
      
      徐卿寒總能讓她承認的,語調不緊不慢道:“需要我調出監控錄像給你看?”
      
      溫酒在電話里又是一靜。
      
      似乎是被逼著才認下,又到底是氣不過,諷刺他有失高高在上的總裁身份行為:“好啊,我還沒見過堂堂徐氏集團的董事長去翻垃圾桶是什么樣子,你愿意給也可以的。”
      
      徐卿寒眉宇深壓:“我有說是我去翻的?”
      
      “……”
      溫酒也不管誰把袖扣從垃圾桶翻出來的。總之,令她很心情不美好:“哦,沒別事了吧?別再打來,我睡了。”
      
      她說完就掛,然后拉入黑名單,一氣呵成。
      
      安靜的客廳墻壁上,臺還沒調好。
      
      溫酒白皙的手指握著手機,似有片刻的愣怔。
      
      不過外面沒讓她恍神太久,樓下,一道車子喇叭聲響切在了漆黑的夜色里。
      要是白天倒是沒什么,偏偏是大晚上的,周圍樓層的住戶都已經歇下,這聲動靜,就尤為的突兀了。
      
      溫酒慌忙地跑到落地窗前往下看,一邊把男人的號碼從黑名單放出來,撥了過去。
      
      電話很快被接通,男人討人厭的嗓音傳來:“下樓。”
      
      他有恃無恐地威脅著她,完全沒有在公司與旁人談判時那種商人穩沉內斂的氣度,為了不擇手段達到目的,連起碼的紳士修養也不要了。
      
      溫酒居住在高層,透過玻璃窗其實根本就看不見徐卿寒的身影,只有下方路燈隱隱散發出來的光暈,即便這樣,她還是垂著眼眸,盯著夜色說:“你上樓。”
      
      *
      
      掛了電話,溫酒也沒心思繼續調臺看電視了。
      
      門外鈴聲很快就被摁響,她整理了一下自己松垮的浴袍才過去。
      
      走道上悄然無聲,隨著門打開,一條細細的燈光蔓延在溫酒的腳邊,徐卿寒西裝革履地站在門外等候,沒想到她穿著浴袍就出來了,視線往下,先是落在她線條均勻的小腿幾秒,才不動聲色挪開。
      
      夜深人靜,一男一女本來就是很曖昧的存在。
      在加上溫酒此刻,在男人眼里跟衣衫不整沒什么區別,之間的氛圍有了變化。
      
      他邁步,作勢要朝公寓里面走。
      
      “你做什么?”溫酒迅速將門掩上,沒讓他得逞。
      
      明明白天中午兩人之間還鬧的不愉快。
      這人倒好,現在還癡心妄想進她的門。
      
      徐卿寒見她不讓路,神色卻沒有半分尷尬,而是說:“不是你叫我上樓?”
      
      溫酒看他誤解了自己的意思,黑臉說;“我叫你上樓是因為怕被記者拍。徐總,我可沒有大晚上邀請一個陌生關系的男人進房間的習慣。”
      
      氣氛瞬間一靜,徐卿寒臉色不太好看。
      
      “拿來。”溫酒手心朝上。
      
      男人挑眉問:“什么?”
      
      溫酒突然湊近些,伸出白皙的手朝他的西裝褲袋伸去。
      她剛洗過澡,身上和烏黑的發間,都是一股沐浴后的香味,淡的,甜的。讓徐卿寒深眸瞇了起來。
      
      而溫酒卻顧著拿他褲袋里的手機卡了。
      
      這一撈,發現幾乎裝了一口袋。
      
      “徐卿寒你是不是有錢沒地方花?”她瞪起了漆黑的雙眼,直視男人英俊的臉孔輪廓。
      
      徐卿寒將她手腕握住,骨節分明的手指力道不重,卻無法令她掙脫,嗓音無聲沉啞了幾分:“你怎么回事,一上來就摸男人褲子?”
      
      溫酒哪里是要摸他褲子,是要沒收他的新卡。以免一整晚都被電話性.騷擾。
      她的手還在男人褲袋里,正要掙扎,指尖卻不小心觸碰到了什么溫熱的物體,瞬間,指尖連帶整個人都僵了。
      
      徐卿寒瞇緊眼盯著她,接著上句話說:“還摸我……”
      
      “你閉嘴。”
      
      溫酒的指尖就跟被燙傷了,熱度從肌膚迅速地蔓延到了心尖上,她呼吸都快不自然,結結巴巴說:“我又不是故意碰到的,跟你道歉行了吧?”
      
      這時候,要是不服軟恐怕就要被上了,溫酒難得有自知之明認錯。
      
      徐卿寒來這,也不是跟她調情。
      
      那發燙的大手松開了她手腕,下一秒,女人就跟逼瘟神般往后退,就差沒跑進屋了。
      他將身軀內那股強烈的欲壓下,面不改色逼近幾分,與她相隔幾寸距離,高大的影子也壓在了她纖細的身體上:“溫酒,你心里還有我,對不對?”
      
      溫酒原本慌張的情緒,一聽見這句就清醒了。
      
      她猛地抬頭,臉頰還殘留著一抹很淡紅暈,卻愣愣看著他。
      
      過了半響,嫣紅的唇竟輕笑:“我哪一點上讓你誤會了?”
      
      “不然,這對袖扣是什么意思?”徐卿寒將褲袋里的東西拿出來,他說話聲音偏低沉,有意要讓她的偽裝揭露得無所遁形。
      
      溫酒后悔了。
      
      十幾歲時不懂事花了一個月的零花錢買的東西,二十幾歲了還不懂事拿出來。
      真是該打,她暗暗罵了自己。
      
      “說句話。”徐卿寒視線依舊緊盯著她。
      
      溫酒眼眸輕眨,將酸澀的情緒隱藏在心底,要笑不笑的:“那你又是什么意思?”
      
      他沒說話之前,她又說:“想舊情復燃?”
      
      徐卿寒確實是有這方面想法,他英俊的臉孔輪廓被燈光照映得清晰,毫不掩飾自己的神色,開腔低低道:“你當年不是想結婚嗎?”
      
      “十幾歲時的玩笑話,你當真?”
      
      溫酒臉上沒了笑容,出聲打斷他想說的話。
      
      她是一個很不喜歡提起舊事過往的人,活在當下,才能自在才是。
      
      偏偏徐卿寒出現了,還無時無刻將這些事提起。讓溫酒有了忤逆心理,語氣所指:“徐總,三年的時間里會改變很多東西,包括一些不成熟的想法……我們現在對彼此三年里都一無所知,誰要跟你結婚?”
      
      徐卿寒看到女人精致眉眼間的諷刺,大手暗暗攥緊了這對袖扣,神色卻不怒。
      來之前,其實就料到提起結婚這事,等于是在溫酒面前自取其辱。所以他接受想要舊情復燃就得先哄好她的事實。
      
      “那我們重新認識行不行,溫小姐?”
      
      “可以啊。”
      這次溫酒很好說話就點頭,不過她也是有附加條件的。
      她露齒而笑,很是友好說:“徐總,先把記者手上的照片撤回來刪了。這樣我跟你相處才沒有心理陰影啊。”
      
      “刪了,我們就正常交往?”
      
      “對。”
      她說:“當朋友交往。”
      
      徐卿寒思忖片刻,在利益權衡之下,勉強接受了這個提議。
      先不結婚也可以,就當男女朋友先相處著。他面不改色地算計著,承若道;“你被拍的照片不會曝光。”
      
      “你手機給我。”溫酒不太信他的言辭。
      
      徐卿寒看著她,沒立刻上交手機。
      
      這在溫酒眼里就是遲疑了,扯了扯唇:“放心,我不查你手機里養著多少小情人。”
      
      “……”
      
      他臉色瞬沉,將褲袋里的手機拿出來,連看都不看,就扔給她。
      
      溫酒后背靠在門前,低著頭,秀發披散在肩膀上,領口隱約露出一小片白皙肌膚,不過她不在意,專心致志地打開了男人的手機。
      
      她問他要,不過是要親自給記者發一條短信,以免徐卿寒會反悔。
      
      一條編輯好的短信剛發送出去,溫酒還沒把手機還回去,亮著的屏幕跳躍出了微信的最新消息。
      
      她肢體動作比意識反應的快,指尖已經點了。
      
      【蕭畫:@徐總,抱歉啊,我不小心把偷拍你在垃圾桶找袖扣的英明神武身影照片,發工作群去了……捂臉,明明我只是想給厲雯單獨看的,手誤手誤!】
      
      一目十行,每個字都無比清晰,就連徐卿寒的視線角度都掃得很清楚。
      
      這下好了,不僅全公司的人都知道,溫酒也知道了。
      
      她抬頭,瞇起漂亮的眼睛看到神色僵硬的英俊男人,搖了搖手機,語調慢悠悠地說:“先前是誰說袖扣不是你自己翻出來的?”
      
      徐卿寒被她輕飄飄的一句話,打得左臉疼。
      
      溫酒臉上笑容很是明艷,將手機還回去,用溫柔一萬倍的語氣對他說:“徐總,這袖扣也不值幾個錢,你要就留著吧,給你做個紀念也不錯。”
      
      她很壞,紀念兩個字咬字極重。
      
      徐卿寒視線沉沉盯著她那張壞笑的臉蛋兒,語調隱著危險氣息:“你這么善良,應該不在乎多加一個紀念。”
      
      “什么?”
      
      溫酒尾字還沒出聲,肩膀就被他大手朝后抵在了冰涼的墻壁上,招呼都不打,炙熱灼人的吻攜帶著男性氣息撲面而來。
      
      她嫣紅的唇被觸碰上的那一瞬,下意識想要躲開。
      
      徐卿寒眸色幽深,修長的手指卻捏起她的下巴,濕燙的舌用力抵開了她唇齒間,吻得深,急切又粗暴,過于的親密……
      
      太犯規了!
    插入書簽 

    作者有話要說:
    ——明天雙更,下章上午來看。
    徐總:上了車,還被摸也親了,為什么不跟我結婚?
    傅先生:因為你沒搞大她肚子。
    姜瓷:老公別拿你干的那點事出來丟人好嗎?
    酒酒:不,丟人現眼的我家這位,打臉不怕疼。



    該作者現在暫無推文
    支持手機掃描二維碼閱讀
    晉江APP→右上角人頭→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頂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點) 手榴彈(×5) 火箭炮(×10)
    淺水炸彈(×50) 深水魚雷(×100) 個深水魚雷(自行填寫數量)
    網友: 打分: 評論主題:
    分享到:
     
     
    更多動態>>
    愛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評論



    本文相關話題
      以上顯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條評論,要看本章所有評論,請點擊這里

      专家预测汇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