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死對頭扮演情侶之后

作者:十權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節] [下載]   [舉報] 
文章收藏
為收藏文章分類

    第 16 章

      下午的拍攝場地是在一條古典異域風情的街上,劇組在一座茶樓造型的古典建筑內進行拍攝。道具組還把那塊寫著“茶樓”字樣的幌子也帶了過來,插在門口。
      
      這邊的拍攝場地比較簡陋,專用的更衣室和化妝間都很遠,劇組干脆就地搭起了幾個帳篷,充當更衣室用。
      
      等謝卓言穿著一身白袍,掀起門簾從帳篷里鉆出來的時候,其他人都已經就緒了。
      
      他走進茶樓,看見臺上站著位說書先生模樣的人,稀稀拉拉坐著幾個充當客人的群演。
      
      謝卓言按照導演的要求,在一張木桌前站定,造型師走上前來,用一塊白色的綢緞蒙上了他的眼睛。
      
      “準備好了嗎?”
      
      謝卓言試著摸了摸面前木桌的位置,回憶了一下門的方位,隨后略一點頭:
      “可以了。”
      
      “《逐鹿》第二幕2場1鏡,action!”
      
      西北邊陲的一個小鎮上。
      沿街的一座茶樓里,祁遙穿著一身粗布白袍,長發從帽兜里垂下,眼上蒙著塊白綢,手里抓著塊抹布,低著頭用力擦桌子。
      
      天色漸晚,炊煙裊裊,茶樓里零星還有幾個人,一邊喝茶一邊聽說書先生講故事。邊境天高皇帝遠,民風開放,百姓們不僅敢大膽議論天子家事,甚至還敢拿來當話本子。
      
      說書先生把驚堂木一拍,帶著厚重的中原口音:
      “上回說到,這平昭王四子談昱弒父篡位,先帝下令討伐,卻一病不起。先帝駕崩后,據宮廷正史記載,廢太子祁遙與那北昭國的叛臣談昱勾結,先帝臨終前下令處死太子,皇位傳給其弟——翊王,也就是當今圣上……”
      
      祁遙面不改色地擦著桌子。
      
      翊王祁啖對外宣稱太子謀反,已經被處死,可私下里卻派人步步緊逼地追殺他。
      
      這三年啊。祁遙微不可聞得嘆了口氣,這三年,誰知道他是如何躲過來的。
      
      忽然,祁遙的手一頓,朝著門口的方向偏了一下腦袋。
      
      他裝瞎這么多年,聽力訓練地十分敏銳。他能聽見有一批人正在朝這邊靠近,而且聽起來人數還不少,其中還夾雜著馬蹄聲。
      
      那想必是一支軍隊。
      
      祁遙幾乎是瞬間就警惕了起來,迅速地收起桌上的茶碗,扭頭快步往后廚,身后一直傳來說書先生的聲音。
      “……而那廢太子祁遙與太子妃畏罪自盡,被鞭尸八百。陛下寬宏大量心存憐憫,將他二人合葬京城外荒丘。過路百姓無不唾之,還讓小兒往墓碑上撒尿……”
      
      祁遙眉頭緊鎖,閃身進了后廚。
      
      只聽一陣叮零當啷的聲響,馬蹄聲、腳步聲還有兵刃甲胄撞擊的聲音響作一團,將士們紛紛翻身下馬,擺開隊形,立刻將這家小小的茶樓團團圍住。為首的男人不緊不慢地踱步走進來。
      
      那人身著一襲紅衣,容貌邪肆俊美,但是雋秀的眉間卻集聚著散不開的戾氣。他一進門,幾乎讓整個室內的氣溫驟然下降,壓迫和窒息感幾乎讓人喘不過氣來,就好像被一只無形的手掐住了脖子。
      
      霎時間,店里的客人都感覺到了不對勁,扭過頭來看他,有的小腿肚發顫,站起來就想跑。茶樓被士兵們團團圍住,這茶樓老板是個有眼色的,雖然不知道來者何人,但從這陣仗上就能看出這人來頭不小,于是他立刻給其他客人賠起笑臉。
      “小店要打烊了,今天的算我請,幾位爺明天再來吧。”
      
      說書先生看見這么多士兵,腿腳發抖,轉頭也想跟著跑,還沒跑兩步,兩腿一軟差點跪下來。
      
      面前不過三尺遠的地方,談昱擋在他面前,“錚”地一下拔出了侍衛腰間懸著的劍,猛地一揮砍向他面前的桌子,幾乎是擦著他的面頰而過,利刃撞上桌子發出一聲巨響,硬生生地把那桌角砍掉一大塊。
      
      談昱把劍丟到一邊,朝他無謂地笑笑:“繼續講。”
      
      可憐那說書先生嚇得臉都白了,面前這人就是個蠻不講理的瘋子,說書先生干瘦的手指抖得像中風了似的,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哪里得罪了這尊煞神。
      
      談昱的下屬似乎對他的暴戾見怪不怪了,又敬又畏,此刻一個個站得筆直,手規規矩矩地放在劍柄上,形成了一道銅墻鐵壁,將整座茶樓圍的水泄不通。
      
      說書先生無法,只好壓抑著顫抖的聲線,繼續講下去。
      
      客人們意識到情況不對,都二話不說地往外跑。祁遙在后廚略一徘徊,掀開門簾想從后門離開時,發現門外已經被士兵團團圍住,只好又折回來。
      祁遙把蒙在眼睛上的白綢掀起一點,從縫隙中瞄了一眼,一眼就看見人群中那個熟悉的身影。
      
      容貌好像沒太大區別,但是他這些年來刀尖舔血,私下手段陰狠毒辣,周身氣質也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居然是談昱。
      他怎么在這兒。
      
      向來沉著穩重的祁遙,此刻卻慌了神,整張臉上頓時失了血色,微微顫抖著。
      哪怕來人是他皇叔也好,就算見到誰,他也不想見到談昱。
      
      但是談昱似乎沒有乖乖滾蛋的自覺,茶樓二層是客棧,他們一行人似乎今晚是不打算走了。
      
      祁遙略一思索,把衣袍拉得嚴嚴實實,帽兜往下扯了扯,趁著大堂里一片混亂,渾水摸魚地想往外走。
      
      士兵們手里的劍反射出森森的寒光,距離他不過幾尺遠的祁遙感覺到冷汗直冒。幾乎心都要跳出來了,白袍下的手攥緊了一把短刃。
      
      “站住。”
      
      談昱忽然瞇起眼睛,看著那個不太起眼的白色身影。
      
      祁遙的瞳孔微微收縮,但還是充耳不聞地繼續往外走。
      
      “站住——”
      這次,隨著拉長的尾音落下的還有一柄長劍。
      耳邊忽然傳來利刃刺破空氣的聲音,削鐵如泥的刀刃險險擦著他的喉嚨,隨后“錚”地一聲,鋒利的劍頭重重沒入他面前的墻里三寸。
      
      祁遙終于停下了腳步。
      
      “停!”
      聽到導演喊停,謝卓言猛地松了一口氣,緊繃的神經終于放松了下來。
      
      賀漓不愧是影帝,進門那一幕過于強大的氣場壓迫,連帶著他也緊張起來,這么一帶,入戲的感覺完全帶起來了。
      
      謝卓言找了條凳子坐下來,由著化妝師給他補妝。
      出于拍攝需要,化妝師給他戴上了灰白色的美瞳,營造眼盲的效果,但是看起來的效果有點可怖。謝卓言對著鏡子看了一眼,不由地“嘶——”了一聲。
      
      
    插入書簽 



    該作者現在暫無推文
    支持手機掃描二維碼閱讀
    晉江APP→右上角人頭→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頂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點) 手榴彈(×5) 火箭炮(×10)
    淺水炸彈(×50) 深水魚雷(×100) 個深水魚雷(自行填寫數量)
    網友: 打分: 評論主題:
    分享到:
     
     
    更多動態>>
    愛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評論



    本文相關話題
      以上顯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條評論,要看本章所有評論,請點擊這里

      专家预测汇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