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情動一場

作者:江子越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節] [下載]   [舉報] 
文章收藏
為收藏文章分類

    07、煙花

      煙花沒心情欣賞,晚飯自然也同樣沒心情享受。
      就著少女落寞的表情,蔣池州潦草吃了幾口,實在沒了胃口。
      經理守在不遠處,只等蔣池州一個眼神,便推著準備好的、剛空運過來的香水百合,送至阮軟面前。
      花瓣上凝著露水,恰好是嬌艷欲滴的模樣,經理看著少女的背影,已經腦補出她收到花時驚喜的表情。
      然而,下一秒,蔣池州借著抿酒的動作,不易察覺地朝他搖了搖頭。
      經理還在怔愣,蔣池州卻站了起來,拉好阮軟身上的外套,表情看不出喜怒:“吃好了?送你回家。”
      阮家就在顧家旁邊,蔣池州來得算是輕車熟路,拐過薔薇盛開的鐵門,車子停在院里一株樹下。
      阮軟魂不守舍,汽車方一歇火,就渾渾噩噩地打開車門,作勢要走。
      這副全然不把蔣池州放在眼里的姿態惹怒了他,他倏地按下中控鎖,制住了阮軟下一步的動作。
      阮軟推不動車門,終于回神,扭頭看他。
      她眼眶干涸,再看不出之前泫然欲泣的模樣。
      蔣池州手指微癢,突然很想摸摸她的臉。
      他薄唇微勾:“不說點什么,就這樣直接走了?”
      “寶貝兒,我是不是說過,利用我是要付出代價的?”
      阮軟扣住車把,手指緊張到指節凸起。
      蔣池州拆開安全帶,傾身靠了過去,如同一只猛獸悄然逼近他的獵物。
      他唇角掛著笑,痞氣十足:“想跑?”
      阮軟后知后覺感到危險,求生欲促使她搖頭否認。
      “很好。”蔣池州這樣說著,鼻尖已經距離阮軟不過一個拳頭的大小,“方才在游樂園讓你笑一笑,你不愿意,既然如此,那我就換個要求。”
      阮軟可沒忘記上次利用他時發生了什么,連忙調動臉頰肌肉,想硬生生擠出一絲笑容。
      誰知,蔣池州卻托出了她的側臉,喉結微動:“寶貝兒,來不及了,我說我想換個要求了。”
      離得很近,他眼底的欲念無所遁形。
      阮軟只覺一股壓迫感從尾椎骨竄至頭頂,她來不及逃離,唇上便貼了軟綿綿的觸感。
      他人是硬的,唇卻溫軟得不可思議。
      她愣了一秒,隨后下意識地,倉皇偏開頭。
      蔣池州的眸色徹底暗了下來,他扣在耳后的手指摩挲著她的脖頸,“寶貝兒,記住了,我不喜歡你這個動作,下次不要再讓我看見了。”
      說罷,不等阮軟反應,俯身就貼了上去。
      車子空間狹窄,蔣池州為了方便行事,一手撐在阮軟大腿旁,一手沿著她的耳垂下滑,逗留在弧度姣好的鎖骨。
      他指腹粗礪,磨過細嫩的頸間皮膚,留下一道敏感的紅。
      阮軟雙手亂絞著擱在腿上,挺直了背脊,像具被定住了的僵尸。
      男性灼熱的氣息密密麻麻,鎖骨處傳來細微的癢意,一點點,擴散到全身。
      “寶貝兒,”她在意識迷糊間聽見蔣池州喚她,“張開嘴,自己把舌尖探出來。”
      車里氧氣絕對不夠了,阮軟想,否則自己怎么會如此聽話,乖乖地伸出去怯弱的一小截。
      她不知什么時候閉起了雙眼,在蔣池州給予的朦朧快感中浮浮沉沉。
      忽然胸前一痛,蔣池州在她胸口揉了一把,剎住了動作。
      他粗重地喘了口氣,嗓音粗噶:“今晚先放過你。”
      他復又低頭,拉下阮軟的領口,在她鎖骨留下一道牙印,抬眸的瞬間,阮軟看見他眼里的血絲。
      “乖,下去吧。”蔣池州解開鎖,“早點休息。”
      阮軟眼尖,早看見了他的反應,一時臉頰猶如火燒,忙不迭開門逃走。
      進門前,鬼使神差地,她悄悄回頭看了一眼。
      蔣池州開了窗,指尖燃著根煙,背后是黑暗中暗香迭放的薔薇,他身處一片盛開中,眉眼卻是說不出的默寞。
      *
      直到進了房間,阮軟也沒能想通,像蔣池州這種花花公子為什么會有那樣孤獨的表情。
      她索性不再想,習慣性拿出手機刷朋友圈,朋友圈入口處亮著個小紅點,是顧星源的頭像。
      阮軟突然感到驚慌,手指卻不受控制地點了進去。
      頁面緩沖,原本打卡學習的同學動態被置換,取而代之的,是她今晚沒能看見的煙花盛宴。
      煙花是真的漂亮,一簇簇,如同燃燒最后一點生命,拼了命也要綻放自己最美的一刻。
      哪怕這一刻只有短短的一瞬。
      哪怕繁華過后是無人問津的遍地殘燼。
      這樣一張被定格了的美麗,讓阮軟產生了兔死狐悲的同感。
      她何嘗不是這樣的呢。
      她用了人生中最美好的六年去喜歡顧星源,只得他漫不經心的一次回眸,而現在,他心心念念的人回來了,于是她被燒成了灰,枯朽在他們看不見的地方。
      敲門聲止住了她漫無邊際的悲觀情緒,她吸了吸鼻子,打開門。
      阮母端了杯牛奶,目光慈愛:“今晚怎么忘了熱牛奶?”
      阮軟接過,手心貼上溫熱的玻璃杯,那點溫度像冬日的火星,逐漸驅散她心里的寒意。她勉強笑了下:“剛才在想事情,就忘了。”
      阮母摸了摸她的頭頂,這個動作,不同的人做起來有不同的感覺,她之前幻想顧星源無奈又寵溺地揉亂她的頭發,心情是雀躍激動的,和每個情竇初開的少女別無二致。
      但一旦由長輩做來,其中蘊含的疼惜,只會讓她想哭。
      “今天和朋友出去玩了嗎?”阮母問得很含蓄,盡管她方才已經從花房里看到了蔣池州的存在。
      阮軟垂下頭,避開阮母的眼睛,低低地“嗯”了一聲。
      她猜到阮母接下來會說些什么了。
      果不其然,下一刻,阮母開了口:“我聽你馥蘭阿姨說,你和星源分手了?”她語氣百般小心,生怕其中某個字眼戳痛了她心肝寶貝的心。
      阮軟卻無端有些想笑,或許是因為阮母的語氣,或許是因為連阮母都不敢相信她會放棄顧星源。
      畢竟,她那么喜歡他,喜歡了那么久。
      那場盛大的暗戀,兩家父母都看在眼里,甚至于,馥蘭阿姨每次在她放假回國時,都會在兩家人面前調侃:“哎呀我們軟軟小寶貝要早點結束學業呀,早點回來當我的寶貝兒媳婦。”
      然后,她的臉就會在滿場善意的笑聲中渡上緋紅,半是害羞半是喜悅地躲回屋里。
      可她當時滿心沉浸在一意孤行的暗戀里,竟沒瞧見阮母眼里的擔憂。
      她想,我實在太任性了。
      她抬眸,眼底的晦澀如同被水清洗過一樣蕩然無存,她彎了彎眼尾,作出少女墜入愛河的嬌俏模樣:“是呀,分手好久了,之前沒想好怎么和你們說,就一直沒提。”
      她松了口氣:“剛好上次大家都在場,我就先找馥蘭阿姨坦白了,媽媽對不起,應該早點讓你知道的。”
      阮母眸光閃過一絲心疼,說道:“怎么就分手了呢?”
      阮軟倏地回憶起蔣池州那雙風流多情的眼,鎖骨那道牙印火辣辣地燒起來,她仿佛看見墜落在地的煙花余燼,被風卷起又吹落,飄向更黑暗的遠方。
      她適時露出羞怯的笑容,像每個少女第一次向家長提及自己的心上人:“大概是留學的時候認清自己的內心了吧,我感覺我沒以前那么喜歡星源哥哥了,可能是小時候不懂事,以為男朋友就跟玩具一樣,長大之后,當初的洋娃娃我早就不玩了,對他也沒有當初的心思了。”
      “還有呀,”她笑,“我最近談了個男朋友,今天剛和他去游樂園玩,他給我買棉花糖,陪我玩激流勇進,還送我回家······我早就放下星源哥哥啦。”
      蔣池州的嗤笑聲仍在耳畔,仿佛在嘲笑她又一次打了自己的臉。
      阮軟僵著笑容,心里卻一陣一陣發冷,她明白自己走進了一個死胡同,從她遇見蔣池州的那天起,不,從她拉住蔣池州衣角的那一刻起,她就回不了頭,找不到出口。
      總有人該為自己的任性付出代價。
      更何況,她需要付出的,只是一段沒人在意的感情。
      表面情侶,她做起來不是相當得心應手嗎?
      
      
    插入書簽 

    作者有話要說:
    看文愉快



    該作者現在暫無推文
    支持手機掃描二維碼閱讀
    晉江APP→右上角人頭→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頂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點) 手榴彈(×5) 火箭炮(×10)
    淺水炸彈(×50) 深水魚雷(×100) 個深水魚雷(自行填寫數量)
    網友: 打分: 評論主題:
    分享到:
     
     
    更多動態>>
    愛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評論



    本文相關話題
      以上顯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條評論,要看本章所有評論,請點擊這里

      专家预测汇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