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草太霸道了怎么破

作者:漆環念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節] [下載]   [舉報] 
文章收藏
為收藏文章分類

    第 10 章

      陸容做完早操以后,徑自去往了食堂。他囑咐李南邊:“交給你了。”
      
      李南邊:“放心吧。”
      
      第三堂課是英語老師上的。她是個剛畢業的碩士,身材骨感又不失性感,著裝風格偏緊身,如果不是氣場鎮得住,會成為不少男生的夢中情人。這位俏皮的夢中情人思維敏捷,一進課堂就發現陸容不見了。不過小男生遲到也不是什么要緊事,她顧自開始上課。
      
      講了十分鐘,陸容還是沒進來,她放下了課本:“陸容今天怎么了?”
      
      李南邊舉手道:“做完操他身體不舒服,我把他送去醫務室了,醫生說要留下來觀察,如果是急性腸胃炎還要送醫院。”
      
      英語老師哦了一聲,提醒諸位同學:“你們平時吃東西一定要小心。”
      
      同學們心中都涌起了絲絲溫暖。
      
      “急性腸胃炎”的陸容此時正在視察學校食堂的食品安全工作。他大喇喇地晃進了后廚,很快被人叫住:“干什么的?!這里不能隨便進來,沒看見嗎?!”
      
      學校食堂窗口的后面是很深的廚房,白墻,地面鋪著白色小方形地磚,總是濕漉漉、油膩膩的,踩上去像是走在沒徹底凝固的柏油馬路。廚房里陳列著清一色冷鐵色的流理臺,和同樣材質、同樣色澤的灶臺,巨大的通風管道在頭頂通過,整個呈現出一種社會主義大工廠的機械朋克感。
      
      在這里做工的廚師也全然沒有什么情調,穿著白色的廚師服、白色的廚師帽、胸前懸著又沉又硬的深色圍裙,踩著黑色套鞋忙忙碌碌地走來走去,沒法分清是社會主義廚師還是社會主義養豬人。
      
      這樣的地方自然管理森嚴、條例諸多,“閑人免入”是首當其沖的第一條,穿著校服的陸容闖進寫著“后廚重地”的那扇門后,在整個黑白灰的廚房世界里特別扎眼,第一時間就被管理員勒令退出。
      
      陸容不緊不慢地走到管理員面前:“教導主任叫我來的。我沒有吃完餐盤,又忘了把剩菜剩飯倒到桶里,主任罰我來這里幫忙半天,讓我感受食物的來之不易。”
      
      陸容平時是把餐盤舔干凈再彎腰擺進回收桶里的好學生,可他不止一次看到諸仁良站在回收桶前訓人,來食堂幫忙不是沒有前車之鑒。
      
      果不其然,管理員做了個怪相。這確實是諸仁良會干的事兒,老往他們廚房塞問題學生。
      
      他敷衍道:“這里沒什么要你幫忙的,你回去吧。”
      
      陸容:“我回不去,老師那邊要罵我。”
      
      管理員道:“那你在這里待著不要亂晃,不要妨礙我們工作。”
      
      陸容:“行。”
      
      管理員走了以后,陸容立刻亂晃起來,眼神在一個個大廚身上逡巡。后廚現在正井然有序地準備食材,生火做飯,只有窗口邊打飯的湊在一起聊天說笑。有幾個人手里夾著煙,好奇地盯著陸容。
      
      陸容收回了目光,專注后廚這邊。走了好幾間屋,他眼前一亮,是這個人!
      
      他走上去問:“請問您是在做小魚餅嗎?”
      
      廚師長:“有眼光啊小兄弟。”
      
      陸容:“有什么可以幫忙?”見廚師長面露戲謔,“我是發配給你打下手的。”
      
      廚師長喲呵了一聲:“發配?”
      
      陸容:“嗯——您這是在打漿?連骨頭一起打碎?”
      
      廚師長:“沒錯,小梅魚骨頭細軟,平時清蒸也是連皮帶骨吃,打漿的時候去了頭,整條扔進去就是了。你懂的還挺多嘛,會做菜?”
      
      陸容:“嗯,會做一點。”頓了頓又道,“以后想做個廚子。”
      
      廚師長:“你這是什么理想。”
      
      現在的小孩子,心氣都高著呢,小的時候想做科學家,長大了就齊刷刷地想一夜暴富,什么剪頭的、掌勺的、開拖拉機、搞汽修的,都入不了他們的法眼。大廚在城南高中干了這么多年,對這批天之驕子的脾氣可拿捏得緊。他家十歲的兒子都看不上自個兒,這幫青春期的小兔崽子就更別提了。
      
      他成天在這里做小魚餅,小魚餅的風靡與榮耀卻與他無關,想起來也是寂寞如雪。寂寞如雪的工作中好不容易來了個不速之客,還是想干顛勺的不速之客,廚師長面露好奇,心生親近,也端起了前輩大拿的架勢,粗聲粗氣地問:“為什么想干顛勺?”
      
      “有意思。”陸容不等他吩咐,便勤快地卷起了袖子,在揉好的面團上掐了一小段,撮了把面粉往桌上一撒,不緊不慢地揉弄起來。
      
      “把水里游的、天上飛的、地上跑的弄成各式各樣的原料,把地里長的、海里生的通過發酵和釀造弄成各式各樣的配料,再按比例煎炒蒸煮結合成新的物品給人類供能。能吃的東西千奇百怪,配方組合無窮無盡,比化學有意思,畢竟化學不能吃。”
      
      有意思嗎?廚師長琢磨了一下,回憶起自己干顛勺的初衷。他可沒想那么多,就是為了學門手藝,賺點錢。
      
      不過聽他一說 ,廚師長油然而生一股所學精深、精妙無窮、還為全人類的生存提供了物質基礎的自豪感,不由得對眼前的工作與身邊的弟子更加滿意了起來。
      
      “揉面揉得可以啊!”廚師長表揚道。剛好魚漿打完了,他把魚漿倒在了盆子里,抓過陸容揉好的面團,用勺子舀了勺魚漿送進去。他飛快地把口子捏牢,渾圓一搓,拍扁了擺在一旁的鐵盤上。
      
      “這魚漿跟我家里打的不一樣。”陸容在一邊仔仔細細看。雖然他的動作也很熟練,但跟廚師長快出幻影來的速度一比,專業與非專業高下立見。
      
      廚師長有意在他面前賣弄自己的廚藝,哼了一聲,驕傲道:“那是,獨門秘方。”
      
      陸容瞄了一眼打漿機:“不是在打漿這一步放的,是腌制過了?”舀了一勺聞了聞:“糖,醋,鹽……這股很香的味道是?”
      
      廚師長得意道:“你猜?”
      
      陸容:“我猜不出來,我沒聞到過這種味道。”
      
      廚師長:“這就對了。我放了豬油。你們這一帶的人似乎不吃豬油,在我們內陸地區,特別是窮地方,豬油可是餐餐必加的東西,吃面的時候舀一勺在里頭,別提有多香了。”
      
      陸容眼睛一亮,臉上不動聲色道:“原來是豬油。”
      
      他陪廚師長把小魚餅都捏好了,外面裹上蛋清和面包糠,廚師長看了看時間:“現在只要等第四節課下了下鍋炸就行了。”
      
      陸容臉上浮現出焦慮的神情,不好意思地多看了他兩眼。
      
      廚師長覺得這些小同學可真可愛,什么都寫在臉上:“干這么點活就肚子餓了?”
      
      陸容幽幽地看著他不說話。
      
      廚師長開了火,等油燒熱了,夾起長筷,把兩個小魚餅放到了油鍋里。陸容走到他身邊,打開了手機開始計時。不多時,小魚餅兩面都炸的金黃,廚師長把小魚餅抄了起來,擺在一邊。陸容低頭看手機,3分23秒。
      
      廚師長威嚴道:“工作時間不許看手機!”
      
      陸容:“哦。可以吃了嗎?”
      
      廚師長:“不行,還有一道重要的工序——復炸。”
      
      陸容:“什么叫復炸?”
      
      廚師長把兩個小魚餅的油瀝干,再次放進了油鍋里:“復炸就是炸第二次。第二次下鍋,會把小魚餅中的油全部吸出來。”
      
      陸容再次打開了計時器。30秒鐘后,小魚餅再次出鍋,廚師長給了他一雙筷子一個盆,把小魚餅全都放在他盆里。陸容夾起小魚餅一看,確實是滾燙干燥的,盤子上一點油星子都沒有。
      
      陸容:“厲害。”
      
      廚師長得意洋洋地伸手過來,從他盆里撈了一個,兩個人坐在一起把小魚餅吃了。
      
      陸容:“我們偷吃會不會不太好。”
      
      廚師長:“沒關系,我是這里的老大。”
      
      陸容:“工資高嗎。”
      
      廚師長:“非得問這個嗎。”
      
      陸容吃完了小魚餅,站起來拍了拍褲子:“我的發配結束了,我要回去上課了,下次再來找你討教。”
      
      廚師長:“常來常熟。”
      
      第四節課是班主任的語文課。班主任一上來就問:“我聽你們英語老師說陸容生病了?什么情況,要不要送醫院?班長,你去醫務室看一下。”
      
      李南邊:“老師我也去!”
      
      班主任:“班長語文99你59,你拉下了誰給你補啊?”
      
      李南邊:“班長。”
      
      班長:“……”
      
      李南邊:“老師,萬一陸容需要人扶,班長一個人怎么夠?咱們可是在3樓!”
      
      班主任道:“要真到了這一步,你們還是直接叫救護車吧。”
      
      李南邊一到走廊上就要給陸容發微信,班長眼疾手快地握住了他的手機,警覺道:“他不會是逃課了吧?你給他通風報信?”
      
      李南邊:“怎么會!我跟他又不熟。”
      
      班長:“把手機給我。”
      
      李南邊:“你侵犯我個人隱私!”說著把手機收了起來,“這樣你總滿意了吧?哼,以小人之心奪君子之腹,老子明明是在看黃圖。”
      
      班長:“走路看什么黃圖?!”
      
      李南邊消息送不過去,路過6班的時候假裝絆了一跤,弄出了很大的動靜。顏茍發覺了,立刻發微信到“全員惡人組”里,通報了李南邊與班長一起在走廊里出現的消息。
      
      李南邊和班長一道趕到醫務室,陸容正坐在那里,手里拎著個塑料袋,袋子里裝滿了胃藥。他詳細地詢問完各種藥品的服用劑量,見李南邊和班長進門,跟醫務室老師道:“那我先回去了。”
      
      醫生擔憂道:“我建議你去醫院做個胃鏡。”
      
      陸容擺擺手:“上課要緊。”
      
      李南邊橫了班長一眼,上前將假裝虛弱的陸容攙住。
      
      陸容堅強地推開了他:“我好多了。”
      
      他在食堂觀摩了小魚餅全套生產流程后,馬不停蹄地來校醫院看病。他跟李南邊有默契,李南邊給他請假保準是肚子痛。胃病嘛,癥狀繁多,脹氣、便溺、肚子疼、誒喲誒喲,隨便挑幾樣裝裝,醫務室也開不了重藥,只能給幾片健胃消食片,吃了在一旁觀察一下,他的不在場證明就貨真價實了。
      
      顏茍一發消息,陸容就知道自己的未雨綢繆派上了用場,裝得更加賣力起來。
      
      班長無話可說,上前慰問陸容:“你吃什么了?”
      
      陸容:“我媽做的菜。”
      
      班長:“……”
      
      等班長和李南邊把陸容送回班上以后,李南邊收到了班長的微信:“黃圖傳我。”
      
      李南邊:“……”
    插入書簽 



    痛打妖怪,送去出道
    掄著封建主義大棒、拖把、掃帚暴揍各類牛鬼蛇神的爆笑日常,順便談個甜甜的戀愛~

    支持手機掃描二維碼閱讀
    晉江APP→右上角人頭→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頂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點) 手榴彈(×5) 火箭炮(×10)
    淺水炸彈(×50) 深水魚雷(×100) 個深水魚雷(自行填寫數量)
    網友: 打分: 評論主題:
    分享到:
     
     
    更多動態>>
    愛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評論



    本文相關話題
      以上顯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條評論,要看本章所有評論,請點擊這里

      专家预测汇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