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十年代之嬌花[穿書]

作者:暮見春深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節] [下載]   [舉報] 
文章收藏
為收藏文章分類

    008

      第8章
      衛云開是他一人跟著宋衛琴的小閨女來的,他推門進來,黃梔子就不由自主抬頭向外看去,魏家的堂屋坐北朝南正對著大門,甫一見到高高壯壯的青年走進來,就先在心里點了點頭,和宋柏恒是一個類型的,月明應該會喜歡。
      
      宋月明也看向門口,那日第一次見衛云開兩人的形象都不算好,但今天應該是特地收拾過的,一套的確良衣褲,腳上穿著黑布白底的千層底布鞋,走起路來不卑不亢,目光坦蕩中又帶有尊重。
      
      她記得,衛云開在農村寄養數十年,不到三十歲便闖出了名聲,后期更是大佬級別的存在,因著家族對女主楊敏極其母親的虧欠,他幫過楊敏不少忙,堪稱楊敏穿越和繡技之外的另一金手指。
      
      也許這人從一開始就能看出不同來。
      
      宋月明在打量衛云開的同時,衛云開也察覺到了她的目光,一雙明眸清澈又好奇,沒有什么膽怯害羞,兩條麻花辮垂在身前,粉底白花的上衣、淺色長褲,露出來的耳垂不再像剛才那樣,像兩片紅寶石。
      
      宋衛琴起身招待,指指早就備好的長條凳:“云開來了,快坐。”
      
      “嫂子,這是我媽讓我帶給你的荊芥苗。”
      
      “哎喲,我差點給忘了,我那塊荊芥苗被雞叨的不成樣兒,這時候也找不到籽兒,正好你媽說你家荊芥多的吃不完,我現在就去種上,澆上水就能活!”黃梔子喜滋滋的接過來,朝黃梔子使個眼色。
      
      黃梔子瞟一眼看不出喜怒的宋月明,跟著起身向外走:“大姐,我幫著給你種吧。”
      
      “好,那個云開,這是我娘家侄女月明,恁倆坐著說說話吧!”
      
      宋衛琴說完牽著小閨女和黃梔子一起出去,她家菜地就在屋后頭,前院的空間全部留給兩人。
      
      衛云開還站在堂屋門口,宋月明抬頭看看他:“你不坐嗎?桌上有大姑給你倒的白糖水。”
      
      “好。”
      
      他身形高大,從門口移開之后,陽光照進來,壓迫感立刻消失無蹤,宋衛琴家是八仙桌加四條長條凳,兩人各占一條面對面坐著。
      
      “我叫衛云開,我的情況你是不是都知道了?”
      
      宋月明抬眸與他對視,一瞬間被他眸中的沉靜吸引,衛云開和她大哥宋建兵同齡,但卻比宋建兵多了幾分穩重與安全感。
      
      “嗯,我叫宋月明,你也知道我家情況吧?”
      
      兩人都點頭,同時意識到兩人的名字有典故,宋月明嘴角慢慢浮現出一個笑容,輕輕問:“你和我的名字,好巧,誰無暴風勁雨時,守得云開見月明? ”
      
      衛云開將她的名字默念兩遍,淡笑著解釋:“我出生前爺爺身體不太好,出生后他們希望很快云開霧散,父親就給我取了這個名字。”
      
      “我的名字就很簡單啦,出生在八月十五,爺爺給我取了這個名字,后來才想起這句話,一直讓我背下來。”宋家已經去世的老爺子曾經是鎮上的教書先生,年老后就一直閑在家里,喜歡帶著孫子孫女念書識字。
      
      “很好聽。”
      
      宋月明勾著麻花辮繞來繞去,迎著衛云開疑惑的目光慢吞吞說:“那個,之前你救我,現在是不是我連累你了?”
      
      衛云開微怔,“不會,我還以為你會恨我。”
      
      畢竟,人工呼吸的事被人傳出去,損傷最大的是女方,不是他。
      
      宋月明立刻搖頭,乖乖又討好的說:“我當然不會很你,那不是恩將仇報了嗎?”
      
      “那,你打算怎么辦?”衛云開眼底有他自己都沒有意識到的笑意和好奇。
      
      “額……”其實宋月明也沒打算以身相許,可直白的說出拒絕來多不好。
      
      她的臉頰以及耳垂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透紅,衛云開掃視一眼,輕笑著將桌上的茶碗推到她手邊:“喝點水吧。”
      
      宋月明摸摸鼻尖,上面有細微的汗珠冒出來,蒲扇就放在八仙桌上,她站起身拿過來慢慢給自己扇風,不知該說什么才好,母胎單身多年連相親都不曾有過的她已然詞窮。
      
      她沒有抬頭看,并不知道衛云開的眼睛直直盯著她顫巍巍的睫毛,姑娘家姣好白皙的臉龐從側面看有細微的絨毛,紅紅唇瓣微抿,像是有什么為難的事情,他稍加思忖便明白過來:
      
      “你們過來的時候路好走嗎?”
      
      “還行,路上沒多少浮土了。”
      
      “東大河里水漲了沒?”
      
      “好像比前兩天漲了一點,你會在水里抓魚嗎?”
      
      “看運氣,偶然抓到給奶奶還有我媽補補身體。”
      
      宋月明及時露出崇拜的目光,在那樣的河水中能抓到魚確實是好本事,而且就那天的表現來看她可能還不如一條鯽魚。
      
      “河里哪里魚多呀?”
      
      衛云開想了想,跟她說了兩個有水草可能魚多的地方,不過,“河里也有水蛇。”
      
      宋月明的雞皮疙瘩瞬間就要冒出來,連忙擺擺手:“我不會下河捉魚的,就是隨口問問。”
      
      她說完不由自主的笑出來,而后反應過來,他倆在相親,她居然能跟衛云開展開閑聊模式?!宋月明忽然覺得沒那么緊張了,日后再厲害的人,現在也沒啥威懾力,況且她什么都沒做呢。
      
      后院里,宋衛琴種好荊芥,黃梔子就催她往前院走,但宋衛琴偏拉她去洗洗手,再往堂屋走,兩人的神情已比方才輕松許多。
      
      “你倆說的咋樣?”宋衛琴徑直問出來,話出口就知道不對來,這也太直接了!
      
      宋月明端起那放涼的開水遞給宋衛琴和黃梔子堵她們的口,她那小表妹魏秀紅走到面前來,拽著她的衣袖眉宇間滿是艷羨,宋月明這一身衣服是新做的,對從小到大都在拾姐姐衣服穿的人來說可太值得羨慕。
      
      衛云開再留下去就不合適了,他等二人喝完水才開口告辭,宋衛琴忙不迭送他到門外,還不忘追問:“云開,咋樣啊?”
      
      衛云開笑容淡淡的,迎著刺眼的日光回應道:“嫂子,你問問人家的意見吧。”
      
      宋衛琴一愣又是一喜,還沒來得及說什么,衛云開便朝她點點頭,大步離開,她連忙回家去,笑容神秘的抓著宋月明的手,殷勤地問:“月明,你覺得這衛云開怎么樣?”
      
      憑這簡短的交談就確定印象嗎?是不是太草率了?
      
      宋月明組織了一下措辭,很謹慎的說:“還行吧,大姑,這事也不是我一個人說了算。”
      
      “咋不是你說了算?我看啊,這事——有譜!”
      
      啥?等待衛大佬拒絕相親結果的宋月明一時說不出自己是驚訝還是驚喜,這和她預料的不大一樣!
      
      黃梔子則驚喜極了,如果倆人都愿意那就是再好不過的事情,“大姐,這個衛云開真愿意?”
      
      “看你這話說咧,當然愿意啦,咱月明長的好看,年輕小孩兒看上不是正常咧?我可準備著給俺娘家侄女添箱,你就等著吧!”
      
      黃梔子大笑:“那你是月明大姑,一定不能給少了!”
      
      “那當然!”
      
      宋月明臉頰紅紅,忍無可忍的跺跺腳:“媽,大姑,你們別胡說!”
      
      八字別說一撇,連下筆的墨水都不知道從哪里來呢,這就想著添箱,未免太積極了,衛云開要是輕易能結婚,那原文里他不會到最后都是單身漢,還要楊敏張羅著給他介紹對象!
      
      見完面,黃梔子就急著回家,宋衛琴留也留不住,只能讓娘倆兒早點回去,這時候走親戚可輕易不給人家家里吃飯,再說,家里也忙的離不開人。
      
      這一回從衛云開家門口路過的時候,宋月明目不斜視,直到走出魏水村,黃梔子催她坐到車后座,再一路給騎回去,正中午的日頭很曬,宋月明從路邊新發的小桐樹上摘了兩片厚厚的葉子給她和黃梔子遮陽扇風。
      
      “月明,那個衛云開咋樣?”
      
      宋月明望著前方略顯坎坷的道路,老老實實回答道:“其實我也不知道。”
      
      黃梔子也明白這短短的時間里知道不了多少東西,但誰家不是這么過來的,見面看對眼等個一兩年就結婚,其實私底下說話的時間都沒多少,感情好壞全憑結婚以后過出來,但已經比她小時候見到的、建國前的結婚成親好太多。
      
      她將這些道理掰碎了揉爛了說給宋月明聽,宋月明大多數時間里是沉默的,她根本沒有辦法扭轉黃梔子等人的觀念,卻要在不讓人覺得怪異的前提下活出不一樣的人生。
      
      走到快村口的時候,黃梔子載著宋月明去了集上的供銷社,給她買了一瓶橘子罐頭。
      
      “俺月明這幾天受苦了,你不是好吃這罐頭,回家別叫你二哥看見!”
      
      宋月明抱著罐頭,哼了一聲,“我讓他看到罐頭瓶子,不過罐頭瓶子我也不給他!”
      
      罐頭瓶子還能賣錢呢!
      
      黃梔子失笑搖頭,宋月明掏出手帕遞給她擦汗,黃梔子抹一把汗,心滿意足的說:“俺月明真懂事!”
      
      宋月明握著手帕,再次當個啥也不會的小孩兒坐到自行車后座上,不過從集上到宋家要走不一樣的路,還會路過宋柏恒家,他這次回家休假加上養傷,有好一陣子的時間,和楊敏也是在最近結婚。
      
      黃梔子也意識到走這里是一個錯誤,遇到‘水泥地’下車步行,不時回頭觀察宋月明的臉色。
      
      走到宋柏恒家門前,門外正站著三四個男女,宋柏恒陪他們說這什么,宋母在一旁笑的慈愛欣慰,余光看到黃梔子和宋月明,笑容就是一滯。
      
      宋月明知道為什么。
      
      宋母瞧不上嬌生慣養的宋月明,即使宋月明從前去她家里殷勤獻好,比對黃梔子還用心,宋母還是不喜歡她,因為宋母覺得宋月明是個華而不實的草包。
      
      “梔子嬸,這是干啥去了?”
      
      黃梔子回答的中氣十足:“走親戚回來,順路去供銷社買點東西。”
      
      問話的中年婦女立刻露出羨慕的神情,宋家兩兄弟日子過得好,要擱以前肯定是被整治的那一批!可心里想的啥,表面滴水不漏,還故意殷勤的問:
      
      “月明這身衣裳真好看,月明,你沒事了吧?”
      
      宋月明拿出平時不可一世的架勢,淡淡瞥一下擠眉弄眼的婦女,冷聲說:“我能有啥事兒?你有事兒我都不會有事兒!”
      
      那人訕訕的,嘟囔道:“你這個口妮子,看以后咋找婆家!”
      
      “我咋找婆家用不著你操閑心,誰敢擱背后說我,看我不撕爛她的嘴!”宋月明直接威脅,她就不信針對不了這些流言,管不住別人在背后怎么說,但敢在她面前說三道四,就要做好心理準備!
      
      宋柏恒很意外的看了宋月明一眼,這人和他印象里的模樣很不同,但這個念頭只是一閃而過,他和宋月明原本就不熟悉。
      
      
    插入書簽 

    作者有話要說:
    衛云開:以身相許?
    月明:那是不可能滴。
    口的方言呢,就是很兇很厲害的意思。然后,可以求個營養液嗎?么么噠



    娶妻重生
    潤物細無聲的寵愛



    白月光的養成
    霸總的白月光



    當我熬死皇帝之后
    裝小白兔給人挖坑的帝后

    支持手機掃描二維碼閱讀
    晉江APP→右上角人頭→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頂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點) 手榴彈(×5) 火箭炮(×10)
    淺水炸彈(×50) 深水魚雷(×100) 個深水魚雷(自行填寫數量)
    網友: 打分: 評論主題:
    分享到:
     
     
    更多動態>>
    愛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評論



    本文相關話題
      以上顯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條評論,要看本章所有評論,請點擊這里

      专家预测汇总 大盘涨股票跌 宁夏彩票十一选五 黑龙11选5开奖走势图 山西快乐10分钟开奖前三 陕西快乐十分软件版本 股票是怎么样玩的 2020年年香港今晚开奖结果 重庆幸运农场追号技巧 时时彩平台可靠吗 广东11选五单期计划 福彩p62怎么玩法 上证50指数基金有 内蒙古快三专家推荐号 11选5任四最牛玩法 舟山飞鱼开奖结果 广西 选5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