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成霸總的小甜椒

作者:北邊有狼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節] [舉報]
文章收藏
為收藏文章分類

    吃上肉了

      陸堯睨了他一眼,忖度著這家伙牛肉干麥乳精說掏就掏,指不定真能幫上什么忙,頭一揚示意他跟上。
      
      蔣日升倒沒擺什么架子,他讓朋友從北京寄過來的那些東西雖好,路河卻一點也不敢收,不如跟著陸堯去山里看看,打回來的野物總能吃了吧。
      
      “等會,先去我家拿個東西。”他領著那幫人往自己家走去。
      
      蔣日升來村里的官方說法是陸進民的遠房外甥,住的也是陸進民騰給他的老房子,獨門獨院,他從床底下抽出一把“好東西”,和陸堯一伙呼啦啦上山。
      
      這邊沈向陽見人走得看不見影了才把院門關上,對路河說道:“放心吧,你們的事我就當沒看見,陸堯也不會說出去。”
      
      路河點了點頭,他個子不算高,五官平凡,鼻梁上架著一副厚厚的圓形眼鏡,襯得他整個人呆呆的,甚至有點木訥。
      
      如果不是親眼看見那一幕,他絕對不敢相信他是那么膽大的人。
      
      沈向陽見他沒有要走的意思,索性把放在墻根底下的腌菜壇往廚房搬,這幾天忙著收割都忘了,再曬下去恐怕壇子要裂。
      
      正搬著路河突然跟上來,學著他的樣子往里搬。
      
      沈向陽也沒管,這年頭腌菜可是家家戶戶必備的東西,沒了它們年景更難熬。
      
      路河生長在北方,只見過半人高的醬菜缸子,這邊的壇子才不到小腿,一溜兒的排排坐在陰涼的墻根下,上頭的凹槽都灌滿了水,一時學霸習慣作祟,想揭開蓋子看看里頭的原理是什么。
      
      沈向陽正擺好最后一個,轉頭就看見路河蹲在那要揭壇蓋,連忙跑過去阻止:“別開,還沒腌好,進了空氣容易壞。”
      
      說著把壇蓋按回去,又往里搬了搬,身邊突然傳來路河的自言自語:“我知道了我知道了,原來凹槽里面的水是用來密封的,我得去試試……”
      
      說著起身快速走了出去,看來是去驗證自己的想法了。
      
      書呆子。
      
      沈向陽心里突然冒出這三個字,接著搖了搖頭,把昨天剩的豆角熱了一下,出門尋淑芬奶奶去了。
      
      說起淑芬奶奶,除了有點老年癡呆,身體是倍兒好,能吃能睡,自從沈向陽給她畫了陸爺爺的畫像了,她就天天帶著從村頭溜到村尾,逢人就炫耀,弄得村里人都知道沈向陽是個大畫家了。
      
      這不,沈向陽找到她的時候她正坐在柳樹底下跟一幫老太太吹呢。
      
      “我們向陽那字可漂亮了,那什么,教案上,誒喲嘖嘖嘖……”老太太比著手指頭一晃:“整本都是知識呢,文曲星下凡也就這樣了。”
      
      旁邊幾個老太太聽得一愣一愣的,她們年輕的時候正逢亂世,十里八鄉能找出一個認字的就不錯了,現在時代好了,娃娃們也能去鎮上的學堂念書,但也就學個加減乘除和常用字,哪像淑芬說的。
      
      光寫教案就寫了一整本,看來村里真要出個有學問的先生了。
      
      那可得搞好關系,家里的孫孫都等著念書呢。
      
      沈向陽還不知道淑芬奶奶無形中替他打了波廣告,上前叫了聲“奶奶,我們回家吃中飯。”
      
      淑芬奶奶看到他和看到陸堯完全是兩個態度,乖乖被牽著回家吃飯。
      
      吃完飯沈向陽在淑芬奶奶的鼾聲中把整個學期教案的最后一點內容完善,帶著去了村委會。
      
      陸進民正在躺椅上小憩,聽到門響才醒來,見是沈向陽臉上先露出了三分笑臉。
      
      “支書,我把教案和課時安排整理出來了,您過目一下。”
      
      陸進民接過本子,原本對沈向陽不抱太高希望,能識字會簡單算數就行,誰知翻開第一頁就被驚了。
      
      這也……太詳細了!
      
      教案上不僅知識點全面,往后翻還能察覺各知識點的連續性和系統性,比他在縣里聽過的公開課老師都要強!
      
      他捧著本子的手都抖了起來,咽了口口水才問道:“小沈啊,你是師范大學畢業的?檔案上沒寫這個啊。”
      
      沈向陽見他表情就知道妥了,為了這本教案他不知熬了多少夜,眼睛都快瞎了,還有前世九年義務教育的知識體系加成,總算沒搞砸。
      
      他搖頭:“沒有,可能村委會給我買的書比較全面吧。”
      
      陸進民嘴都咧到了耳后根,心想幸好當時陸堯過來報銷的時候他忍痛全給了,不然哪能見到這么優秀的教案。
      
      陸家村,有希望了!
      
      他拉著沈向陽的手老淚縱橫,反倒后者不好意思起來:“也沒做什么,孩子能讀書,總是好的。”
      
      他腦海中劃過二丫那張黑瘦的臉,她那么渴望念書,希望這次能實現。
      
      接下來沈向陽說了報名和分班的事,還有老師人手不足的考慮,陸進民顯然考慮到了,咬著牙說組織一場考試,取前五名從村里出錢給教師提高待遇,他就不信招不來人。
      
      臨走的時候陸進民握著他的手語重心長地說:“小沈同志啊,辦法總比困難多,我先代表全體陸家村感謝你。”
      
      沈向陽最怕這種場合,面紅耳赤地走了。
      
      陸進民則繼續扒拉算盤,這么霍霍下去村里的錢見底得更快,實在不行只能他厚著臉皮再去縣里要錢去。
      
      從村委會出來經過蓋到一半的村小,沈向陽意外地看見了抱著小草坐在陰涼處的二丫。
      
      “向陽哥哥!”二丫把黏在村小的視線收回來,沖他露出一個笑容。
      
      沈向陽走過去,小草那孩子見著他啊啊啊叫了幾聲,伸手要他抱抱。
      
      他小心地托起她,軟軟小小的身體令他有些手足無措,堅持不過三秒就放回二丫懷里。
      
      “向陽哥哥,你教我的一到十我已經學會了,我練給你看。”
      
      二丫撿了根樹枝,在地上認真寫畫,不多時就寫完了,仰頭亮晶晶地看向他。
      
      沈向陽垂目看著地上的字,一橫一撇都很僵硬,但筆順和字體是沒錯的,看得出練了很多次。
      
      “很好。”他摸了摸二丫干枯泛黃的頭發,聲音柔和:“上次你媽沒有打你吧?”
      
      二丫搖頭,腳尖磨著泥坑上的字:“沒有啦,她挺高興的,正在攢雞蛋拿去縣里賣給大壯湊學費呢。”
      
      其實那天回去林小娥餓了她好幾頓,還讓她歇了讀書的心思老實干活幫襯家里,但這都沒必要和沈向陽說。
      
      沈向陽心沉了沉,他怎么就沒想到,依林小娥重男輕女的性格,怎么可能會花錢讓二丫念書?
      
      他唇角抿了抿,一股無能為力的感覺涌上心頭。
      
      別人穿越金手指要多粗有多粗,怎么到了他這里就步步艱難,連幫助別人都做不到呢?
      
      手指突然被拉了拉,二丫朝他笑了笑:“向陽哥哥,你已經很好了,等村小建好,我可以去蹭課嗎,保證不會打擾學生的。”
      
      沈向陽心中微酸,彎腰替她捋了捋枯黃的頭發:“我的課歡迎你隨時來蹭。”
      
      ==
      
      月上中天,蛙鳴一片。
      
      沈向陽在床上攤烙餅似的翻了一個又一個身,最后還是忍不住起床打開院門,坐在臺階上等著。
      他仰頭看了看月亮的位置,估摸著應該到了后半夜,陸堯卻還沒回來,不會出什么事了吧。
      
      他心里七上八下,月光映在窗戶上的影子一會坐著一會站著,時不時來回踱步,幸好淑芬奶奶睡覺踏實,不然乍一看到得嚇出個三魂七魄來。
      
      眼見月亮一點點消失,東邊的天上泛出鴨蛋青般的顏色,沈向陽心一橫,操起墻角的耙子就要往山上走。
      
      剛走出一小段距離,前頭田埂上就出現一伙人,扛著個巨大的東西朝這邊移動。
      
      “噓,快回去開門。”打頭的陸堯沖他比了個手勢,沈向陽反應也快,迅速跑回去把人放進來,接著院門一關,看到幾人往地上扔的東西倒吸了口氣。
      
      竟然是一頭小型野豬!
      
      約莫一百多斤的樣子,嘴里的獠牙才長出短短一截,脖子和肚子上的皮毛被血糊了一片,應該是主要受創部位。
      
      陸堯幾人正把身上掛著的野雞兔子斑鳩啥的往下卸,扭頭就看見沈向陽蹲在那頭野豬旁邊,扒開受傷處的皮毛往里看。
      
      “看什么?”蔣日升眼疾手快捏住他的手腕,目光帶著警告意味。
      
      但是已經晚了。
      
      沈向陽的目光從野豬身上的彈孔收回來,轉而狐疑地看向他:“你居然帶了——”
      
      說到一半就被陸堯打斷了,他把沈向陽的手腕從蔣日升的手下搶過來,笑著捏了捏他的手:“幫我燒個洗澡水,一會跟你解釋。”
      
      他現在的樣子確實狼狽,渾身臭烘烘的,衣服上還蹭了一大片血跡,沈向陽只好吞下滿肚子疑問,悶頭去燒水。
      
      陸堯不知和他們商量了什么,大家先各自回去洗漱,又過了好一會,他才拎著一只野雞和一串鳥兒進了廚房。
      
      “別燒了,我洗個冷水澡就行。”他把東西往地上一拋,對著沈向陽說道。
      
      “隨便弄點東西填填肚子就行,一會我們得上縣里一趟,把這野豬銷了。”
      
      沈向陽撥火的手一頓,眉間浮上擔憂。
      
      “那么多彈孔,誰敢收。”
      
      “沒事,姓蔣的有辦法。”
    插入書簽 

    作者有話要說:
    說日萬的小朋友你粗來,存稿箱不允許我這么任性5555



    該作者現在暫無推文
    支持手機掃描二維碼閱讀
    晉江APP→右上角人頭→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頂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點) 手榴彈(×5) 火箭炮(×10)
    淺水炸彈(×50) 深水魚雷(×100) 個深水魚雷(自行填寫數量)
    網友: 打分: 評論主題:
    分享到:
     
     
    更多動態>>
    愛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評論



    本文相關話題
      以上顯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條評論,要看本章所有評論,請點擊這里

      专家预测汇总 最新体彩七星彩走势图 河北11选5前三直连号技巧 天津乐选11选五玩法规则 腾讯二分彩开奖结果 航新科技股票 幸运赛车软件下载 甘肃十一选五怎么玩 江苏11选五复式玩法 买青海快三的台子 方大炭素股票行情走 吉林快3开奖快结果一定牛 上海11选5走势图开奖完整版 精准一尾中特公式 腾讯分分彩正规合法吗 黄大仙四不像肖图片 天津 11选五最新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