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成霸總的小甜椒

作者:北邊有狼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節] [下載]   [舉報] 
文章收藏
為收藏文章分類

    這就同居了?

      二丫抽了抽鼻子:“向陽哥哥寫得可好了。”
      
      沈向陽赧然,前世他因為學畫畫的關系,順帶練了練字,但也沒到達“可好了”的地步。
      
      陸進民卻不這么想。
      
      前頭說了村子里前前后后來的知青也有三十多個,里頭識文斷字的也不少,至少教這幫孩子綽綽有余,但他們都自成小團體,鮮少和村民提及城里的事。
      
      沈向陽顯然沒有這種優越感。
      
      如果能把他招來當第一個老師,未嘗不能帶動大家……
      
      陸進民思索了一會,突然朝沈向陽招了招手:“你跟我來。”
      
      沈向陽臉上露出些許懵逼的表情,他都已經做好了撕逼的準備,村支書這是什么新套路?
      
      不怪他把人往壞了想,來了這些天,陸家村什么情況也算看得七七八八,上有陸亮庭等一掛蛀蟲作威作福,下有村民各掃門前雪,至于知青,一個個三緘其口,麻木不已。
      
      換句話說,陸家村窮是有原因的。
      
      他站在原地沒動,目光微垂,仿佛在思考著什么,直到陸堯輕輕推了他一把。
      
      “去吧,民叔會還你公道的。”陸堯低聲說。
      
      他抬眼看了看身側的人,邁開了腳步,看熱鬧的村民從中間讓出條道,林小娥還要說什么,被陸亮庭扯了一把,示意不要說。
      
      陸進民帶他去了村委會辦公室,先對跟上來的兩個年輕人說道:“你們先在外面待一會,我處理完這件事再安排你們。”
      
      沈向陽對那個酒瓶底眼鏡青年有印象,上個月搬磚的時候他倆一組,干了一天就暈過去送縣醫院了,好像叫路河,運氣挺好,剛清空磚窯就回來了。
      
      另外一個青年看起來比他成熟很多,搭著路河的肩膀懶懶散散應了一聲,帶著他往旁邊辦公室走去。
      
      解決完這兩個人,陸進民把眼睛往沈向陽身后一瞪:“你也上外邊待著去。”
      
      陸堯才不吃這套,順著門縫往里一擠,熟門熟路地端起桌上的茶缸喝了口水,笑嘻嘻道:“民叔去學習一趟怎么把脾氣給學大了,這不好,不好。”
      
      說著還煞有其事的搖頭。
      
      陸進民聞言把他手里的茶缸奪下,自己灌了一口,抹了把臉上的汗,這才喘勻了氣,指著陸堯恨鐵不成鋼地說道:“臉皮比老樹皮還厚,像你這么大年紀的小伙子誰不卯著勁兒干活攢老婆本呢,就你天天晃蕩,讓我怎么對得起你死去的親人?”
      
      說著他哽咽了一聲,五十多歲的老人眼眶瞬間紅了。
      
      陸堯沉默一瞬,無所謂地擺手:“什么對得起對不起的,我這輩子就這樣了。”
      
      陸進民給他氣得差點把手里的茶缸砸過去,忍了好半天才往辦公桌上重重一擱,板著臉說道:“說吧,你又怎么摻合進知青和村民的矛盾中的?”
      
      沈向陽聞言不等陸堯開口,飛速接話:“和他沒關系,是我個人和林小娥家的矛盾。”
      
      陸堯側頭看了他一眼,嘴角愉悅地翹起。
      
      陸進民這才把目光落在他身上,林小娥是什么人他清楚,甚至陸亮庭那幾個中飽私囊他也知道一點,但村里沾親帶故,傷著骨頭扯著筋,真要追究,同支的幾個長輩會先找他拼命。
      
      沈向陽陳述的時候他已經信了七八分,只是苦于沒辦法把他帶出來,幸好有二丫那句話,如果沈向陽真愿意教孩子們念書,這件事就可以大事化了了。
      
      “你喜歡陸家村嗎?”
      
      令沈向陽意外的是,陸進民沒有問他昨天的矛盾,而是問了他這么個問題。
      
      沈向陽頓了頓,把心里那句“不喜歡”壓了下去,轉而說道:“喜歡一些人。”
      
      比如二丫,比如陸堯……
      
      陸進民點了點頭,直截了當地問答:“如果讓你專門教孩子們念書你愿意嗎?”
      
      沈向陽:“……”
      
      他難得露出些許懵逼的表情,從小到大他的成績都不是最拔尖的,而且念書和教學是兩個概念,他不太習慣每天接觸那么多學生……
      
      反倒陸堯腦子靈活,順桿往上爬:“教書可以抵工分不?總不能讓向陽做兩份工吧。”
      
      陸進民見著他就來氣:“沒你的事,別插話。”
      
      沈向陽沉吟了一會,斟酌著說道:“我好像沒看到村里有學堂,學校是還沒辦起來么?”
      
      提起這陸進民嘆了口氣,把村里的情況跟他說了一遍:“現在新時代了,人總不能一輩子地里刨食,培養高中生大學生我都不敢想,只希望孩子們學點知識,不要被外面的世界拋棄了。”
      
      他一番話真心真意,確實是想把村子建設好,沈向陽心里有些松動,但對于教書這項工作還是有些打鼓。
      
      教師看著簡單,真要上陣系統化和專業化一個都不能少,他不敢貿然答應。
      
      “這樣。”
      
      陸進民見他不說話加了砝碼:“村里給你一個月開十塊錢工資,工分就按基礎的算,林小娥那里我去說,爭取早點讓你獨立出來——”
      
      他話音未落,陸堯就一疊聲答應了:“行,民叔辦事我們放心,向陽答應了。”
      
      沈向陽還想再說什么,被他捂住嘴拖了出去。
      
      剛走出門,沈向陽就扯開他的手,一臉惱怒地說道:“你都沒弄清楚怎么回事兒,替我答應干什么?”
      
      陸堯好脾氣地笑了笑:“不就教書嘛,你可以的。”
      
      再說一個月十塊,還不用干農活,這可是求都求不到的好事,他要不趕緊答應沈向陽這一根筋說不定就推了。
      
      “好了,你好好準備讓村里的娃子多學點知識,不就對得起你的工作了?”
      
      陸堯扳著他的肩往后一轉,嚷嚷著餓死了拉著他往家里走。
      
      陸進民不知用了什么辦法,那件事就這么過去了,只要幫林小娥把雙搶的份額干完,就算還了借住的伙食費,以后各不相干。
      
      反倒是由村支書牽頭,帶著村民熱火朝天蓋起了學校,準備雙搶一過就試教學。
      
      各路知青看著心里毫無波瀾,不說學生愿不愿意花錢讀書,這破村子能請得到老師嗎?
      
      反正他們是不會給這幫蛀蟲的孩子當老師的。
      
      沈向陽被趕鴨子上架,這段時間縮在陸堯家里狂補教學知識,這個時候教學理論書還沒那么普及,他只能就著陸進民買來的幾本書,自己摸索著整理知識點,寫教案。
      
      陸堯則跑了縣里好幾趟,就為了給他買教輔資料,沈向陽給他畫了幾本書的封面,還真讓他找著了,轉頭把資料書往村委會辦公室一懟,要求公賬報銷。
      
      陸進民忍著肉疼給他報銷,摳摳搜搜算著公賬還剩幾個錢,夠不夠請食堂師傅巴拉巴拉。
      
      這晚,沈向陽埋頭在紙上寫寫畫畫,陸堯剛洗了腳,轉頭見他眼睛費力地瞇著,臉都要貼到書上去了。
      
      他連忙把煤油燈芯挑了挑,火光跳了跳,房間亮了一些,沈向陽眨了眨眼,覺得眼睛酸得要命。
      剛閉上眼睛想放松會,手里的筆記就被抽走了:“別看了,明天白天再看。”
      
      陸堯拿著他密密麻麻的筆記本看了幾眼,沒怎么看懂,只覺得上邊的字俊秀飄逸,比他這個人要柔和多了。
      
      沈向陽用指腹按了按眼睛,忍過那一陣酸澀后再睜開,瞬間整個眼前都是模糊的,他不得不閉上再歇會。
      
      “明天就開始雙搶了,我沒那么多時間再學習,萬一做不好不是讓你難堪么?”他撐著腦袋說道,不算長的睫毛在燈光下打出一片陰影。
      
      他是陸堯保下來的,就算不為自己,也得為了他爭口氣。
      
      陸堯嘩啦啦翻著他的筆記,對他的緊張心態仿佛沒有察覺:“你做得太詳細了,別說孩子,村里那些大人都看不懂。”
      
      沈向陽笑了笑:“這又不是給他們看的,是幫助我自己梳理知識點的,教學內容在反面。”
      
      陸堯把本子翻過去,果然看明白了。
      
      沈向陽把內容分成一個課時一個課時的,由易到難,學完考試后可以跳級,這樣方便各年齡層面的學生。
      
      只是這樣一來,他一個老師肯定是忙不過來的,得再找幾個。
      
      陸堯把本子擱在衣柜里,轉身去廚房打了盆洗腳水:“回頭我跟民叔說說,把我跟你分到一組,你上午就別去了,在家看書,我幫你割了。”
      
      沈向陽覺得眼睛好些了,睜眼就看到他端著洗腳盆進來,疑惑地問道:“你不是剛洗完腳嗎?”
      陸堯把裝滿水的盆放到地上,十分自然地說:“你不洗?”
      
      原來是給他打的么?
      
      沈向陽心中一動,目光落到正在脫衣服的陸堯身上。
      
      最近天越來越熱,陸堯每晚都要光膀子睡覺,熱氣騰騰的身體一湊過來,沈向陽別提有多別扭了。
      
      關鍵他現在欠人太多了,連提意見都不那么理直氣壯,吃人家的住人家的,醫藥費也沒還,上次淑芬奶奶還特地給他蒸蛋吃……
      
      陸堯脫得只剩條四角褲往床上一躺,抬頭問一動不動的他:“怎么,水太熱了?”
      
      “沒有。”
      
      沈向陽否認,胡亂洗了洗腳,穿著草鞋去倒水,后頭傳來陸堯的聲音。
      
      “倒院子里就行了,盆擱邊上,明天我拿過去。”
      
      前兩天沈向陽在廚房灶臺邊上看到一條黑蛇,嚇得摔了筷子,好幾天都不敢過去。
      
      基于對廚房的陰影,沈向陽最終還是聽話地把盆擱在墻角,轉身進了屋里。
      
      陸堯拿著蒲扇沖他揚了揚:“過來睡。”
    插入書簽 

    作者有話要說:
    都已經同居了,距離被吃掉還會遠嗎~感謝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哦~
    感謝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
    檸檬 60瓶;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



    該作者現在暫無推文
    支持手機掃描二維碼閱讀
    晉江APP→右上角人頭→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頂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點) 手榴彈(×5) 火箭炮(×10)
    淺水炸彈(×50) 深水魚雷(×100) 個深水魚雷(自行填寫數量)
    網友: 打分: 評論主題:
    分享到:
     
     
    更多動態>>
    愛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評論



    本文相關話題
      以上顯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條評論,要看本章所有評論,請點擊這里

      专家预测汇总